[原创]大爆炸

大爆炸 收藏 1 28
导读:[center]前言[/center] [face=宋体] 当今世界,由于民族和宗教矛盾的日益激化、社会贫富分化的逐步加剧和个别西方国家的强权统治等原因,国际恐怖主义不断升级,被称为“21世纪政治瘟疫”的国际恐怖活动已对世界和平、经济发展乃至人类文明构成巨大威胁和严峻挑战。 随着全球恐怖活动的日益泛滥,其存在和发展也严重影响到我国的安全与发展。近年来,由于我国国内民族分裂主义有所抬头、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增多和非法宗教团体、邪教组织的出现,使我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较为严峻,而爆炸恐怖活动的威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言

当今世界,由于民族和宗教矛盾的日益激化、社会贫富分化的逐步加剧和个别西方国家的强权统治等原因,国际恐怖主义不断升级,被称为“21世纪政治瘟疫”的国际恐怖活动已对世界和平、经济发展乃至人类文明构成巨大威胁和严峻挑战。

随着全球恐怖活动的日益泛滥,其存在和发展也严重影响到我国的安全与发展。近年来,由于我国国内民族分裂主义有所抬头、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增多和非法宗教团体、邪教组织的出现,使我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较为严峻,而爆炸恐怖活动的威胁在其中最为突出,也最为现实。我国近年来的涉爆案件频率很高,涉爆案例以每年12%的速度增长,2000年的涉爆案件高达4074起,已具有明显的恐怖性。

恐怖活动是威胁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国际公害,也是危害中国安全与稳定的潜在因素。为了普及反爆炸恐怖的知识,支持国家的反恐斗争,我撰写了这本《大爆炸》,既是为了宣传普及防爆炸恐怖袭击知识,也是为了向牺牲在一线的排爆警察们致敬。

由于本人知识水平有限,所以书中难免出现错漏之处,还请各位批评指正,我会立刻改正。

我的邮箱是:dabaozha110@163.com






第一章 新一连一班



第一节



阴沉了半上午的天空中终于出现零零星星的雪花,时间不长,纷纷扬扬的雪花像撕碎的棉絮一样,不断地从铅灰色的天空中飘落下来。如果这时候能有幸去太空中看一眼地球你会发现,中国的小半个土地已经统一的变成银白色。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


傍晚,雪将停的时候。位于北京西郊的一处军营里变得喧闹起来,穿着草绿色涤卡军装的战士和穿着棕绿色毛料军装的干部,喜气洋洋地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从营房里跑出来扫雪。今天是1991年12月10日,92年度的第一批新兵会在晚间的某个时候到达,这群年轻人或者应该统称为“老兵”的军人们,准备让新兵第一眼看到至少要生活三年的军营时,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军营!


兵们的脸上挂着喜气,尤其是91年度的战士们。他们脸上都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新兵来了他们就是老兵了,虽然一身“国防绿”还穿的皱皱巴巴不甚整齐,但是随着这批新兵的到来,从此不会再有人指着鼻子骂他们是“新兵蛋子”了!


部队干什么都讲究一个干脆、利索,熄灯号响起之前硕大的营区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所有的积雪全部变成同样规格的锥形体,横平竖直整整齐齐地堆在一棵棵高大粗壮的白杨树下,雪堆外面还被拍上了一层兵们特意用脸盆从远处端来的干净雪,显得雪白雪白的。操场边上那一列白底红字的标语牌也被擦拭得鋥亮,远远看去,就像是阅兵式前提前入场肃立的标兵。


雪后的夜晚没有起风,变得干冷干冷的。一弯月牙静悄悄的从云朵后面跳出来,不眨眼地盯着沉寂下来的军营。整个营区仿佛都进入了梦乡,只有巡逻士兵偶尔响起的脚步声和远处火车站传来的汽笛声,短暂的打破这如水般的寂静。


凌晨两点,几道雪亮的光柱照亮了被战士们戏称为“长安街”的混凝土干道,几辆罩着棚布的解放卡车“隆隆”地开进大院。两名正在沿“长安街”徒步巡逻的士兵,连忙闪到路边抬手向驶向团部大楼的车队敬礼。


还挂着列兵军衔的士兵看了一眼车队,用力挺了挺胸膛低声对着同伴说:“新兵们到了!”


另一名同样挂着列兵衔的士兵长吐一口气,眉开眼笑地说:“应该说是新兵蛋子们到了,我们成老兵了!”


团部大楼前的篮球场上,传来如同集市般的喧闹声,暂时打断了两名哨兵兴致勃勃的交谈。穿着87式冬季作训服的新兵们像羊群一样乱哄哄地从卡车上跳下来,塞满了卡车前的空地。


“看那儿!那儿有一门大炮!”


“看哨兵,哨兵有手枪!”


……




跳下卡车的新兵们活动着有些麻木的腿脚,肆无忌惮地亮开嗓门向同伴们炫耀着自己的“新发现”,全然不顾来自试图把他们聚拢在一起,脑门上已经急得冒汗的接兵干部,要他们不要说话的警告声。


“我地个娘哟!那个咋指着俺呢,不会走火吧?”一个显然是来自农村的新兵跳下车,第一眼就看见了那门架在团部大楼前,曾经为共和国的建立立下不朽功勋的美制37毫米战防,立刻惊呼起来。老农一样憨厚的方言立刻引来一阵善意的笑声。


两名巡逻哨兵远远看着新兵们乱哄哄的集合,满脸的不屑皱着眉头吐出一句:“新兵蛋子!”摇着头走开了。他们好像忘记了,一年前他们在团部大楼前集合的时候,与今年的新兵没什么两样。


足足过了五分钟,喧闹的团部大楼前总算是安静下来。来自三个省市的150名新兵终于站成在任何一个,那怕是最散漫的军人眼里也不能称之为“队列”的“队列”。


鸿飞是最后一个从卡车上跳下来的,他提着背包跑到同车来的新兵后面站好。懒洋洋地看着接兵班长,在乱哄哄的新兵中间钻来钻去的清点人数,然后跑到蓝球场边上,对那个站的像根棍子似的少校军官报告。


“新同志们注意了!大家不要说话!”最后一名接兵班长跑回队列的时候,少校齐步走到队前说:“现在开始点名并把你们分配到各新兵连,点到名的要答‘到!’然后提着自己的物品去那边找所属连队!”


少校指了指球场边上肃立的几名军人,然后问道:“明白吗?”


“明白了!”队列中响起几声参差不齐的回答。


大部分新兵对这名少校具体是多大的官还搞不清楚,所以对他并不感冒仍然交头接耳地低声聊着天,队列上空仿佛飞来了大群嗡嗡叫的苍蝇!


“不准说话!”少校突然提高了嗓门。这声暴喝立刻把“嗡嗡叫的苍蝇”驱散了。新兵们瞠目结舌地看着一脸怒气的少校,然后又不约而同地扭头去看曾经慈眉善目,像个老妈妈似的把他们带上火车、卡车,一直带进军营的接兵班长。他们这时发现,在这个陌生环境里唯一认识可以信赖的人也皱起了眉头,所有的新兵不由自主地闭紧嘴。


少校对于这个年度的新兵所表现出来的活泼有些不满,记得他刚来部队的时候,从跳下卡车开始他的大脑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一步也不离地跟在接兵班长的身后,循规蹈矩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初步有了一个兵的样子。现在的兵可倒是好,跳下车就吵吵嚷嚷,要不是有新兵班长拦着估计早就有人围着营区开始参观了。


“再回答一次我的问话!”少校威严地向前迈了一步站得笔直,冰冷的目光在虽不说话但仍东张西望的新兵们脸上扫过,等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这才深吸一口气喝道:“明白吗?”




超过文章来源说明解释期限,给予工分惩罚处理,以示警告!!!

本文内容于 2009-8-23 20:43:46 被枫蓝女孩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