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殇 正文 第四章:比武过蟠龙

疏梅淡影 收藏 9 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苟如斌看胡继明看着自己,心里多少明白了一些,他晃着身子向前一步说道:“你们八路也太不懂规矩了,我们防区这可都是长官部划分出来,可不是谁想随便过去就过去的!”

“那你要怎么样?难道还要和我们比划比划?还是要…….”李凌霄眼睛一瞪看着苟如斌说,尚云飞赶紧过来笑着说:“那你说要我们怎样,才可以过去?”

“这个…这个吗?嘻嘻!当然我们要文过了,不能武过的,你说是不是,嘻嘻!”苟如斌说着看了看李凌霄和尚云飞,尚云飞一笑说道:“那你说怎么个文过法?”苟如斌刚要搭话,胡继明抢先一步说道:“我听说贵军对武器都很熟悉,这样吧,我们来比试一下!”胡继明说着回头喊道:“来呀!给我扛一挺歪把子来!”李凌霄一愣,看着胡继明刚要说话,这时一个士兵扛着一挺歪把子来到胡继明跟前说:“营座,机枪扛来了,您看…….”

“你放那吧!”胡继明扭头看着尚云飞说:“看见这挺机枪了吧,我们各出一个人,把这挺机枪拆了,然后再装上,看谁拆装的快,谁就赢,你们要是赢了我就让你们过去,不但让你们过去,连这挺机枪也送给你们,要是你们输了,那就对不起了,哈哈,你们只好掉头回去,怎么样?”

尚云飞没有想到胡继明会想出这么一个难为人的办法,他扭头看看李凌霄,李凌霄上前一步正要搭话,突然身后有人喊道:“连长,这点小事还用你出面啊,俺老杨就可以!”李凌霄回头一看见是老班长从队伍里走出来,来到自己身后,李凌霄刚要说话,尚云飞拦住他说:“老李,你让老班长试试吧!”

“可是他的胳膊…….!”李凌霄看着老班长说,老班长一笑说:“现在没事了,不怎么疼了,连长你是怕俺掉了一只胳膊,比输了吧,你放心吧,俺老杨心里有数!”胡继明和苟如斌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老班长,苟如斌半天才说:“就他和我们比,还…还缺了一只胳膊,你们没有搞错吧?”

“比比就知道了!”老班长笑着看着苟如斌说,胡继明点点头,回头叫来了一个士兵,笑着对尚云飞说:“这是我们后勤部队专管枪械的一个班长,正好,班长对班长,还算是公平,你看怎么着,就让他们二人试试?”

“来吧,不要啰嗦了!比完了我们还要赶路呢!”老班长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身后的战士们也都跟着喊道:“就是啊,要比就快点比,还罗嗦什么?”

胡继明笑了笑在那个士兵的耳边嘀咕了一会,然后看着李凌霄和尚云飞说:“那就开始吧!?”

老班长看看地上的机枪冲着那个士兵说道:“你是主,我是客,客不压主,你先来!”那个士兵也不客气,蹲下身子麻利的拿起机枪开始拆装,这边胡继明和苟如斌都在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表,同时笑呵呵的看着李凌霄和尚云飞,眼中带着轻蔑的神色。

老班长看看尚云飞笑着说:“指导员,你不用担心,我对这家伙太了解了,这歪把子机枪,真正的名称叫大正十一式轻机枪,是日本鬼子使用的一种6.5毫米口径轻机枪,由于是在小鬼子的什么大正天皇十一年(1922年)定型成为制式装备而得名的。因其枪托为便于贴腮瞄准而向右弯曲,所以我们这都叫它“歪把子”机枪。大正十一式机枪采用导气式自动方式,闭锁机构为楔闩横动闭锁,楔闩位于枪机后部,由枪机框上的开闭锁斜面带动楔闩作上下起落运动。枪管上有螺纹状散热片,使用与三八式步枪相同的6.5×50毫米步枪弹以及标准5发弹夹,使用方便,射程较远,精度较高,但枪弹威力不大。它最为独特的是弹斗供弹原理,开放的供弹弹斗容量为三十发,弹斗位于机枪枪身左侧,可以容纳六个水平放置的五发弹夹,弹斗上方的盖子向下施加压力使最底层弹夹打完后叠在上面弹夹会进入输弹位置。弹斗底部的推弹装置将弹夹中的枪弹推向给弹口推弹入膛,依次反复。仿效法国“哈奇开斯”用润滑油润滑子弹,弹壳需要润滑才可以靠抢机后坐提供的动能退壳。机枪上配有油壶,子弹需要经过油刷给弹壳涂润滑油否则容易退壳不畅。理论上只要不断向弹斗中装填弹夹即可持续射击,但是由于弹药装填繁琐,实际射速不能达到理论射速,很难达到一百五十发每分钟。在实战中存在枪管过热、不能换枪管、结构复杂易出故障等问题。”

“另外这“歪把子”的结构设计有两个非常显著的特点:一是力图最大限度地遵从并且创造性地实现军方对战技性能的要求;二是力图最大限度地吸收并且创造性地运用当时世界上先进的枪械原理。在自动方式上,“歪把子”采用了导气式工作原理,其自动机组件的总体结构以及动作原理基本上是当时乃至当今世界各国机枪普遍采用的方式。

“歪把子”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轻机枪,主要是在供弹方式上独树一帜,这是“歪把子”最大的特色所在。对于使用五发弹夹的非自动步枪来说,其装、退弹的程序是在完全手动的情况下完成的;要自动地完成使用弹夹装填发射的程序,就必须解决自动地向枪内压弹和自动地把空弹夹排出来这两个关键性的技术,而且,这个过程还必须不断地重复以适应机枪连续发射的要求。同时,为了确保一定的火力持续性,供弹装置必须一次放入数个装满五发枪弹的弹夹,而且又必须逐个弹夹压弹,一发一发地进膛。这些过程的每一个环节,既相互制约又相辅相成,既各自做功又密不可分,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将导致整个供弹系统出现故障。”

尚云飞听完老班长这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才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那就是说如果基于上述原因,要想在很短时间内把这支机枪拆了,再装上打响,是需要对机枪的制造原理、枪械性能、枪械部件、构造等等各个方面都了如指掌,了然于胸,否则是很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一系列拆装工作的是不是?”

老班长笑了笑说:“指导员你说的对,至于我怎么这么了解,我以后再告诉你,呵呵!”

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士兵,看他熟练的拆装着这挺歪把子机枪,苟如斌不无得意的用眼角看着尚云飞,嘴角上翘得意洋洋的摇晃着他瘦小枯干的身子。

老班长在一旁仔细看着那个士兵,脸上泛着笑容,李凌霄却捏着一把汗,等那个士兵把手里的最后一个零件装好后,站起身来拉动枪栓看着胡继明说:“营座,装完了!”

“好,好,好!正好是七十八秒!我说你们谁过来看看,这枪能不能打响?”胡继明看着尚云飞说,李凌霄刚要过去,老班长拉了他一下说:“连长不用看了,没有问题,能打响!”

“那就该你们啦!”苟如斌再次用他的娘娘腔喊道,老班长一笑说:“好的,不过我可是要先说下,他是用双手,而我是一只手,如果时间超过他三十秒就算我输,怎么样,要是没有超过三十秒,算我赢!”

胡继明看看老班长慷慨的说:“没有问题,你来吧!”老班长看看李凌霄和尚云飞,笑了笑,来到机枪边坐下身子,把脚上的一只鞋脱掉,退下袜子,伸手拿起地上的枪,开始他的拆装工作。

在场所有的人的都瞪大了眼睛,大气不敢出的看着老班长,赵二嘎手里攥着他那挺歪把子,手心一个劲出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其他战士们也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老班长熟练而麻利的拆装着那挺歪把子机枪。这一刻,时间仿佛长了翅膀一样,过得那叫一个快,李凌霄急的脸上开始渗出汗来,可是老班长脸上却毫无表情,仿佛所有的人都不在旁边,自顾自的拆着….装着…..

“好了,你们也过来试试吧!”老班长说着站起身来,把手里的机枪递给了胡继明,这时胡继明看看手腕上的表,他半天没有说话,苟如斌也看了一眼手上的表。吞吞吐吐的说:“这,这,这怎么可能?”

尚云飞一笑说:“呵呵,我的这块表可能是不准了,戴了这么久也没有校过油,我这的时间是七十二秒,不知道对不对?呵呵!”尚云飞说着看着胡继明,胡继明连忙说:“对,对,对,没错,没错!贵军可真是人才济济啊!佩服!佩服!兄弟佩服!”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这枪我就拿着了,路,也请胡营长下个令给我们让开吧?”李凌霄说着,顺势从胡继明手里拿过那挺歪把子,笑着看着胡继明。胡继明尴尬的看看李凌霄说:“好说,好说!”

胡继明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刚才拆装机枪的那个士兵骂道:“混蛋,你还站在这干什么?没用的东西!”然后他看看苟如斌大声说:“让兄弟们闪开,让八路军的兄弟们过去!”

“谢谢了!谢谢!”尚云飞冲着胡继明一抱拳,回头向着队伍招手道:“列队出发!”

当李凌霄和尚云飞带着队伍离开蟠龙有将近十里路的时候,二人再也憋不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放声大笑起来,他们这一笑,战士们也跟着笑起来,大宝晃着胖大的身躯来到老班长跟前说:“老班长,你太厉害了,我算是服你了!以后有空可得教教我呀!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