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冷锋 第二章:红色延安 七、蒋铭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


现在的封雅琴已经不再是那个柔弱的北平女大学生了。自从离开家自己一个人到北平上学,已经让她完全感受了世上那种叫人意想不到的困难和艰辛。在北平上学期间,封雅琴就跟着同学们一齐参加了反日游行活动,而且封雅琴表现积极,勇敢果断,深受同学们的喜爱。经过组织上长时间的观察和考察,再加上好同学易佳宁的推荐,封雅琴很快就加入了共青团,成为一名有着远大理想和报复的有志爱国青年。

北平沦陷后,封雅琴跟着同学们辗转来到山西,在山西稍作停留后,便由八路军总部派人把他们这批学生统一送到了延安参加学习。

封雅琴自从跟着同学们参加了反日活动后,为了不牵连到自己的家人,在易佳宁的劝说下随母亲姓改名叫蒋铭真,取义坚持真理铭记民族大义之意。从此后封雅琴脱胎换骨成了一名有着坚定信念的革命战士。来到延安后,蒋铭真在学习上刻苦努力,在生活上也积极主动的照顾别人,走到哪里都受到同学们和老乡们的一致欢迎,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组织上觉得蒋铭真已经完全具备一个优秀干部的基本条件,于是决定把她派到地方上先从政委工作做起。当蒋铭真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高兴,易佳宁也为老同学的快速进步而感到自豪,两个人手挽着手走在延河边上,看着远处的宝塔上,河上洒满了夕阳的余晖,蒋铭真不由得想起了远在关外的父母家人于是脱口吟出一句诗来:“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易佳宁看看她笑着说:“铭真想家了吧?”

蒋铭真看看她点了点头,易佳宁安慰着她说:“别想了,他们不会有事的,你不是还有哥哥在嘛?他会替你照顾好你的爸爸妈妈的,放心吧!”

蒋铭真看看易佳宁苦笑了一下说:“我爸爸那个人一辈子刚直不阿,现在鬼子占了整个东三省,也不知道爸爸到底怎么样了?不过我敢确定,爸爸一定不会和鬼子同流合污的,我就是担心爸爸会太冲动,那样可就………”蒋铭真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愿意想下去。

易佳宁看看她说:“铭真,你不要担心,你爸爸是富甲一方的大资本家,就是小鬼子也要给你爸爸几分面子的,他们不敢对你们的家人采取什么动作的,你就放心吧!”

蒋铭真一笑说:“呵呵,佳宁你就别再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什么样的人,他是不会屈服于日本人的!”

“好了,咱不说这些了,哎!你就要走了,我们也要分开了,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我真的舍不得,呵呵,今天我们在这好好聊聊,多说些开心的事情!”易佳宁拉着蒋铭真的手说,蒋铭真点点头。易佳宁接着说:“哎,铭真,你听说没有,咱们这最近有新来了一批学员,听说这批学员里面有一个姓封的,和你同姓哦,这个人很厉害的,好多人都在说他议论他,说这人长的精神,又有文化,听说还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呢,打过仗,枪法还特别好,你都不知道可传的神了呢,要不这样,明天咱俩也去看看怎么样,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厉害,我还真不相信呢,呵呵!”

“你说什么?他姓封,叫什么?”蒋铭真一把拉着易佳宁问。

易佳宁看看她笑着说:“看把你急的,我哪知道他叫什么啊?我又没见过他,怎么,着急了?哈哈!真没羞!”

“什么呀,你想哪去了?讨厌!我是觉得挺巧的这还会和我同姓的,你再瞎想我跟你急啊!”蒋铭真看着她说,易佳宁做了个鬼脸说:“管他呢,明天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第二天,易佳宁早早的起来了,洗漱完毕后他站在蒋铭真的床头看着蒋铭真说:“哎,你还磨蹭什么?快起来呀,不是说好了今天去看看那个姓封的吗?”

“你还真去啊?”蒋铭真看着她问。

“哦,说好了的,你又变啊?”易佳宁着急的过来拉她,蒋铭真笑着看着易佳宁说:“看来是你着急了吧?呵呵,鬼丫头!”

易佳宁看看她说:“就是我着急了怎么的?你就说你去不去吧?不去可别后悔啊,要是我真的看好了,我可真就…….呵呵,我可不会让给你的!”

“真没羞啊!”蒋铭真说着坐起身来看着易佳宁,易佳宁突然问道:“要是他真是你哥哥那就好了,你可一定要介绍给我,你记住没有啊?”

蒋铭真看看她一笑说:“你想当我嫂子啊?哈哈!”

易佳宁一把把她拉下床来催着她说:“你快点吧,别磨蹭了,讨厌!”

二人换了一身干净的军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来到新学员上课的地方,还没到地方就听见学员们的读书声,蒋铭真看看易佳宁说:“人家都在上课呢,怎么看呀?我看还是回去吧!”

“那怎么可以,既然来了就等会呗,一会他们就下课了!”易佳宁非常坚定的说,蒋铭真没有办法只好说:“你这个疯丫头,现在居然还想……….”

“还想什么?想什么?”易佳宁追着蒋铭真问,猛地撞在一个人身上,易佳宁停住脚步抬头看了看这个人,易佳宁笑着说:“是韩老师啊,我们是来,来,来……”

眼前这个人正是新学员的教导员叫韩在新,当时蒋铭真和易佳宁来时,也是韩在新教他们,韩在新看看易佳宁笑着问:“你这个疯丫头,来看什么?来来来的,吞吞吐吐的!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蒋铭真赶紧过来说:“韩老师,我们是路过,路过,呵呵!”

“路过?不对吧?”韩在新看着两人笑着问,易佳宁上前一步说:“韩老师,我们听说这届学员中有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就想来看看!”

“了不起的?谁呀?”韩在新问。

“我们就知道他姓封,叫什么我们不知道!”易佳宁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是说封飘萍吧?”韩在新笑着问。

“您说什么?他叫封飘萍?”易佳宁看着韩在新问,韩在新点点头说:“就一个姓封,不是他还能有谁啊?”

“这名字还真怪,飘萍,飘萍!”易佳宁嘴里嘟囔着,蒋铭真也感觉这名字起的很特别,刚想再问问,这时韩在新一回头指着一个人说:“哟!那不是嘛,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小伙子,你们说的姓封的就是他,他就叫封飘萍!”

蒋铭真和易佳宁顺着韩在新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在前方站在一个人,手上捧着一本书,正在低头看着,蒋铭真看到这人后,脑子嗡了一下,差一点没倒下去,易佳宁却和她的反应完全不一样,易佳宁一下子被眼前这个戴着眼镜,俊朗飘逸,身材挺拔的人吸引了,她张着嘴盯着眼前的人看着,看着……..

当这个人抬起头看见对面两个姑娘正盯着自己看的时候,一下子脸就红了,可是当定睛看了一会时,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扔掉手里书迎着二人走了过来。易佳宁此时已经激动的不知所措,他盯着封飘萍看,看着他向自己走来,这突然袭来的幸福和美妙让她不知如何是好,脚也不听使唤了,身子像是僵硬了,易佳宁看着封飘萍,封飘萍确盯着蒋铭真径直走过来。

蒋铭真看着走近自己的封飘萍突然大喊一声:“哥哥!”便一下子扑过去,搂着封飘萍的脖子放声大哭。

易佳宁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这真让自己说对了,这个姓封的还真是铭真的哥哥,易佳宁心里有一种说不出高兴和放心。

封飘萍搂着妹妹半天没有说话,易佳宁看看蒋铭真说:“铭真,别哭了,快给我介绍介绍啊!”

蒋铭真这才停住哭声笑着说:“哥哥,这是我的好同学现在也是战友,叫…….”不等蒋铭真说完,易佳宁率先伸出手笑着说:“我叫易佳宁,你就是铭真的哥哥?”

“铭真?谁是名铭真?雅琴这怎么回事啊?”封飘萍看着蒋铭真问。

蒋铭真便把自己改名字的前后经过讲给了封飘萍,封飘萍听完后说:“哦,原来是这样啊,呵呵,我现在也不叫封书范了,我自己改了名字叫飘萍!”

“哥,你为什么该这么个名字啊?咱爸爸,妈妈他们都好吧?”蒋铭真拉着封飘萍的手问,封飘萍看看她说:“一言难尽啊!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封飘萍的话还没有说完,蒋铭真就晕了过去。

当蒋铭真含着眼泪听完了封飘萍的叙述后,不由得再次放声痛哭,易佳宁也跟着在一边抹着眼泪,封飘萍劝着自己的妹妹,把自己从家出来的经过讲了一遍,听完封飘萍的讲述后,蒋铭真看着他说:“哥,那我马上跟组织上申请,要求和你在一起,等你学习完了,我要求和分到同一个部队去!我再也不和你分开了,现在这世上就剩下我们两兄妹了,我可不想再失去你!”

封飘萍笑笑说:“傻妹妹,这怎么能由着性子来呢,我们现在是军人,军人就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切不可任由自己所想所为啊!另外我还有事想和你商量,爸爸临终前留下了一大笔遗产,让我们把它捐献给抗日组织,这次来到延安我就想把它捐出来,现在找到你了,不知道你是什么意见?”

蒋铭真看着封飘萍说:“我同意你的决定,按着爸爸的意思就捐给咱们八路军吧?”

封飘萍点点头,易佳宁在一边看着封飘萍的一举一动,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来,眼前幻想出一幅生活美景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