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3.html


我面带微笑,走向这五人,这五人转过头望着我,不知我欲何为,刚才大叫苍天无眼的年轻人起身抱拳道“这位兄台有何指教?”我抱拳回礼道“指教不敢当,只是照刚才二位所言,我大清岂不是没有了希望?”那人道“难道兄台有何良策,在下愿闻其详”“我大清自入关以来,历经五代皇帝,尤其是经康熙圣祖之治,北逼罗刹,平葛尔丹,收台湾,并西藏青海,令四方无敌手,当今只是四海无战事,天下享太平,所以才文恬武嬉,略显弊端,只要我大清子民共同努力,消除弊端,振兴大清,我大清必将再现圣祖之盛世”那人点点头说“所言有理,只是当今并非圣祖在世啊”“圣祖确已不在,不过我觉得倒是有一人有希望让各位有施展抱负的空间”五人一听,马上问道“谁?”急切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激动,可见已怀才不遇许久,我笑道“智亲王!爱新觉罗*旻宁”

“智亲王?”五人同时一愣,“对,正是智亲王,此人胸怀大志,立志要重振大清声威,现在正在招贤纳士,尔等何不投奔与他为我大清做一番事业呢?”五人相互对视一眼,刚才痛陈大清弊端的年青人说道”如此是好,可智亲王贵为皇子,我等一介草民如何得见啊”“在下与智亲王颇有渊源,愿代为引荐”五人面露喜色,同声道“谢兄台引荐。如有得见智亲王那一天,我等必将重谢!”“但是空有忧国忧民之心,没有真才实学,也无济于事啊,不如你们自我介绍一下,你们都有什么特长吧”痛陈弊端的那位年轻人说道“好,就从我开始吧。我姓赵,名正文,字德忠,晋城人士,今年28岁,祖上数代为官,本人对吏治颇有研究,已有吏治改革之法,期盼有一天能被朝廷采纳”他讲完后,另一位年青人也站了起来说道“我姓文,单名章,字怀南,承德人,曾留学美利坚,对铁器铸造很有心得,望有一天能为朝廷效力”接着又站起来一位说道“我姓刘,双名子章,字海龙,福建人,家中数代造船,对船舶制造很有信心,愿为皇上效力”“我姓林,双名时仁,字建德,祖上数代为武将,本人从小习武,熟读兵书,愿为大清上阵杀敌,万死不辞”“我复姓上官,单名战,字建东,本人对机括构造很有心法,希望能为国效力”“恩,不错,果然各有特长,确是人才无疑,明天还是这个时间,你们在此等候,我会带你们去见智亲王!”“我等静侯佳音”“那就先告辞了,明日再见”“告辞!”

我和德公公走出茶馆,便对他说“明日你将这五个人带到望月居,我在那里见他们”“渣”。我和德公公在街上一边游览一边德公公向我介绍京城的风景,忽然前方一阵吵杂,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便快速走了上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