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和中国是兄弟国家吗

铁血军123 收藏 12 496
导读:朝鲜自从宣称引爆原子弹,最近又连续试射多枚导弹,虽然爆炸声带有浓烈的咸菜窝窝头味道,却能让世界各国坐卧不宁,其中也包括中国这个所谓的“兄弟国家”,正像林彪说的,搅得“资产阶级睡不好觉,无产阶级也睡不好觉”。联合国发出对朝鲜制裁决议案,中国居然也羞答答地厕身其中,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而朝鲜人民军在丹东的中朝边境线加设铁丝网和岗哨以回应。但是如果以为中朝关系现在才出现裂痕,那就完全错了,两个国家从合作之初就开始各自心怀鬼胎。 早在1949年3月,金大胖眼看中共在战场上频频得手,整个中国马上唾手可得,心里着急

朝鲜自从宣称引爆原子弹,最近又连续试射多枚导弹,虽然爆炸声带有浓烈的咸菜窝窝头味道,却能让世界各国坐卧不宁,其中也包括中国这个所谓的“兄弟国家”,正像林彪说的,搅得“资产阶级睡不好觉,无产阶级也睡不好觉”。联合国发出对朝鲜制裁决议案,中国居然也羞答答地厕身其中,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而朝鲜人民军在丹东的中朝边境线加设铁丝网和岗哨以回应。但是如果以为中朝关系现在才出现裂痕,那就完全错了,两个国家从合作之初就开始各自心怀鬼胎。


早在1949年3月,金大胖眼看中共在战场上频频得手,整个中国马上唾手可得,心里着急上火,跑到莫斯科请求斯大林帮助自己发动战争来夺取整个朝鲜,斯大林不愿和美国开战而拒绝,想不到毛泽东全力支持,建议在1950年上半年动手,预计那时中共取得政权,可以腾出手来派兵支援。1950年6月25日,金大胖的人民军越过三八线不宣而战,连中国也没得到通知,也许金大胖发动侵略战争时想起了皇军偷袭珍珠港的事迹。一开始人民军势如破竹,9月15日美军仁川登陆后人民军一溃千里。金大胖紧急求援,恳请毛泽东兑现承诺,毛立马答应,然后装模作样开政治局会议讨论,虽然会上绝大多数人明确反对,但毛此时已拥有“力排众议”的权威,于是就力排众议了。后来他经常戏称入朝作战是“一个半人决定的”,半个指唯唯诺诺的周总理,周是我党最著名的墙头草,算跟屁虫而不能算半个人。


为何毛如此支持朝鲜战争的开动?当然不是为了金大胖。毛艳羡苏联雄厚的军事工业实力,想通过打朝鲜战争取得苏联在军工上对中国的全面支持,从坦克飞机大炮军舰潜水艇到原子弹研发技术,所以毛派周恩来和刘少奇去莫斯科找斯大林反复磋商此事,作为入朝参战的筹码。战争是要死人的,这正是毛的优势,他手里有的是当炮灰的中国人,而且刚结束的解放战争俘虏和投降的国民党军队有一百多万,正发愁怎么处理呢。毛还算准了美国人不敢和他比赛死人,哪怕一个换十个也不敢,历史的发展证明了毛主席的英明伟大,朝鲜战争志愿军死亡超过百万(苏联公布的数字。邓小平接见外宾说死了四十多万同志),美军死亡3万7千人,虽然对比悬殊,我党从来不以为意,连数字都懒得统计和公布,美国人却背负了沉重的十字架。毛主席从此鄙视计划生育,发出最高指示“人多力量大”,让我们中国人像蛆挤成一堆。后来的越南战争比赛死人,美国人陷入泥潭,更加知难而退。这是毛主席的过人之处,无人能及,我们永远怀念他。


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名义参战,打得美军措手不及,两个多月退却两百公里,连汉城也丢了。美军组织反击,战争进入相持阶段。1951年,朝鲜战争进入第二个年头,在美国人的空中优势打击下,志愿军刚入朝时的短暂进攻优势早已消耗殆尽,只能靠伤亡巨大的“人海战术”苦苦支撑。这时候金大胖被吓坏了,他怀疑连半个朝鲜也保不住,要跑到中国当寓公,于是到北京请求毛泽东和联合国军谈判,结束战争。此时斯大林还在军工合作问题上虚与委蛇,吊毛的胃口,毛没有达到目的,当然对停战请求一口回绝。战争就这样无谓地延续。1952年7月,金大胖又发电报哀求毛泽东结束战争,毛回电说继续战争只有一个害处:“就是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多死些人,但是死人有好处,它锻炼了人民,使他们获得了与美帝国主义作斗争的经验”,电报中还暗示金,将把他的这种懦弱表现向斯大林同志汇报。金大惊失色,赶紧给毛回电,说毛的意见完全正确,同时抢先发电报给斯大林,尽量解释他建议谈判的理由。对于金来说,这两个人是太上皇得罪不起,否则垮台只是旦夕之间的事,所以只能忍气吞声。


1953年7月27日,随着停战协定的签字,朝鲜战争终于结束。金大胖偷鸡不成蚀把米,虽然保有三八线以北的地盘,却变成一片焦土,两百五十万平民化为冤魂。他把这笔账记在中国身上,从此怀恨在心。志愿军入朝参战的部队前后超过三百万人,刚入朝时金大胖的人民军只有不到八万人,这完全是中国为主导的一场战争,金大胖却毫无感激之意。现在中国人旅游去朝鲜,参观他们的战争纪念馆时,发现只有人民军的歌功颂德,没有志愿军的丰功伟绩,于是或大惊小怪或愤愤不平,这也难怪,两个国家都干掩盖历史真相的事来愚民。


朝鲜战争后,中苏关系的裂痕越来越深,进入1960年代终于走向彻底决裂。中国在社会主义阵营里除了一个巴掌大的“明灯”阿尔巴尼亚表态支持,再没别的同伙,倍感孤立的中国急需朝鲜的雪中送炭。这时朝鲜有机会报复一下了,它明显偏向苏联,绝不同意中国定下的调门,反对说苏联是“修正主义”。1964年4月,邓小平以总书记身份赶去平壤找金大胖最后摊牌,金大胖不为所动,眼看谈判要以破裂告终,这时金露出流氓本色,说中国只要一直给援助,朝中就能一直维持友好关系。我党是最好面子的党,于是两国“鲜血凝成的友谊”之谎言就靠援助维系下去了。(写字太累了,待续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