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海风 229 堕落的灰色收入

枪通条 收藏 9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转眼到了七月十一号,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康饶生从网上查到了考试成绩,虽然不是很高分,不过毕竟是过了,康饶生很高兴,手头的工作不是很多,于是决定吃完午饭到各部门转一转,把喜悦也带给大家,当然他不会傻到到处去说自己考上初级职称了。 康饶生满脸春风地来到中餐,见人不管熟不熟都热情地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转眼到了七月十一号,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康饶生从网上查到了考试成绩,虽然不是很高分,不过毕竟是过了,康饶生很高兴,手头的工作不是很多,于是决定吃完午饭到各部门转一转,把喜悦也带给大家,当然他不会傻到到处去说自己考上初级职称了。

康饶生满脸春风地来到中餐,见人不管熟不熟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阿黄站在收银太边上,见康饶生这么高兴,问:“什么事这么开心呀?是不是考试过了?”

康饶生眯着眼睛说:“黄姐怎么知道的?”

阿黄乐了:“别忘了我也是读会计的,我也有关心的好不好,只不过我考了几次没考过就不考了。恭喜你啦!“

康饶生回了个礼:“谢谢!”

“呜……”只见咨客双手捂着胸前被人撕烂的旗袍领口,哭着从包厢区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一脸愤怒的雨姐和阿娜。食客们纷纷侧目,议论纷纷,康饶生赶紧把咨客让进收银台坐下,阿娟给她递了纸巾安慰着。

康饶生见雨姐也跟了进来问:“怎么了?”

雨姐边用手顺着咨客的背边一脸气愤地说:“都跟张大队说了这女孩不干那些事的,非要拉她进去喝酒,想要硬来。”

华哥从酒吧间出来说:“那怎么不拦一下,进去了还有好啊?”

阿娜撇了撇嘴说:“还不是何总非要她进去陪酒!”

康饶声咬牙切齿地想往外走:“他妈的何大明,老子废了他!”

阿媛和华哥赶紧死死地拽住了康饶生:“这么冲动干嘛?”

雨姐见在收银台这么多人影响不好,赶紧把咨客带到酒吧间,关上了门。这个时候张大队醉醺醺地敞着上衣从包厢区冲了出来,大喊大叫着:“他妈的烂货,敢打老子耳光,给老子出来,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何大明和张老板两人在旁边使劲地劝着拉着,但是任由何大明人高马大也拉不住,被张大队一个拌腿摔到地上,张老板也就不敢再劝了。

张大队冲到收银台前,趴在台面上,喷着酒气说:“小老乡,那个烂货在哪里?”

康饶生偷偷用手示意阿娟她们两人退进酒吧间去,自己应付着张大队:“没看见啊,你找她什么事呀?”

张大队的视线被康饶生挡住,加上喝醉了酒,完全没注意到阿娟她们两人已经退开了:“我要干了她!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康饶生大笑:“哈哈哈,张大队有眼光,不过她好象下班走了,哈哈哈……”

张大队突然恶狠狠地说:“小子,不要糊弄我,叫你帮我搞张思,搞黄丽萍,你当耳边风,我也就算了,今天你必须把那个烂货找出来,不然别怪我不看老乡的面子,哼,老子废了你!”

康饶生最经不起人激:“张大队,如果您不拉您的兵们来报复的话,我乐意奉陪,谁废谁还另说!”

张大队盯着康饶生的眼睛,见他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也有耳闻康饶生的身手,但是面子上还是不愿意后退:“哼,真不怕?”

康饶生笑了笑:“人民子弟兵不打老百姓,哈哈哈,我当然不怕!”

张大队突然大笑,甩过一百块钱:“哈哈哈,不愧是元帅故乡出来的好男儿,有种!哈哈哈,去,帮我找两个骚货来泄火,妈的,老子还不喜欢吃强扭的瓜!对了,不要你们酒店的啊,老子玩腻了!”

康饶生接过那一百块,心里一阵恶心:你他妈的还有脸提叶帅;但脸上显出左右为难的表情:“张大队,你叫我上哪去找啊?”

张大队大手一挥,转身就走:“那我不管了,你为那烂货出头,就必须给我找个替身来!”

何大明这个时候才摸着屁股踉跄地走了过来,一脸威严地说:“小康,去找!”又转向张大队:“张队,不要生气,哈哈哈,我们帮你找个更骚的哈!走走走,再喝会酒”

张老板也走了过来,附和着说:“就是就是,喝酒喝酒!”

被张大队这么一闹,食客们纷纷埋单,康饶生见张大队走远了,才敢叫黄家姐妹出来继续工作。咨客已经停止了哭泣,披着华哥的外套坐在那里发呆。

康饶生拿着一百块问雨姐:“上哪找去?”

华哥说:“靠,中餐那么多肯做的,还怕找不到?”

康饶生无奈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他不会要的!”

雨姐寻思了一下:“你找牛红,快!”

康饶生顿时醍醐灌顶,赶**出手机拨通了牛红的电话,把情况一说牛红马上就拍着胸膛说没问题,让他在后门口接人。

不出十分钟就来了两个看上去没什么风尘味也没有化妆的女子:“康先生是吗?我们是牛经理叫来的!”

康饶生带着她们往中餐走去,在包厢门口交代道:“等下装下纯情哈,就说自己是工厂里上班的,出来兼职!”

两个女孩吃吃地笑:“没问题,牛经理都交代过了,你就放心吧,价钱怎么样?”

康饶生推开门:“张大队,我给你找来两个在工厂上班的女孩子,哈哈哈,纯的很呢!”

两个女孩果然很老练,装得很拘束的样子,怯生生地问:“老板好!”

张大队似乎很满意:“恩,不错,来,陪我喝酒!”

康饶生强忍着恶心赶紧问:“张队,价钱还没谈呢!”

张老板笑了笑,从公文包里掏出五百块:“这是底价,玩爽了再加!”

两个女孩表演地很好,没有见钱眼开,只是笑了笑:“谢谢老板!”

张大队等不及了,扑过来抱住一个比较丰满的女孩又亲又啃,女孩半推半就地一会让他亲上一会又不让他亲上,搞得张大队大笑:“哈哈哈,我就喜欢这样的,小老乡果然不错,哈哈哈,以后就找你介绍了!”

康饶生笑了笑:“那你们玩得开心,我先出去了!”

张老板站起来递过张名片:“老乡,我的名片,以后有好货先介绍给我!”说完拉过另一个女孩坐的沙发上调情去了。

张大队不甘示弱,抢过名片掏出笔,手有点不听使唤地在上面写了自己的电话:“有好货叫我,哈哈哈,把你的电话留下!”

康饶生只好找了张纸,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退出门去。

康饶生回到收银台的时候,牛红正站在那里,食客们也几乎*了。

牛红笑着说:“我找的小妹可以吧?”

康饶生竖了竖大拇指:“表演得不错,可以拍电影了!”

牛红撇了撇嘴:“什么呀,本来就是刚出道不久的,呵呵,你以为那些老色鬼会看不出来装不装吗?”

康饶生想想也是,掏出那一百元递给牛红:“张大队给的,给你吧!”

牛红不接:“呵呵,还挺会做人,呵呵,我就不要啦,下次吧,呵呵,有要介绍的找我,我们五五分帐。”

康饶生一阵恶心:妈的,没想到老子做了皮条客:“靠,以后打死也不干,妈的!”

牛红淡淡地说:“小弟弟,不要和钱过不去,又不是叫你逼良为娼,你想想那些色鬼的钱不赚白不赚,你以为他们的钱来路就很正啊?放心,到时我会从外面叫人,不会影响酒店的人际关系。那两个老色鬼可是看中了你手中的资源了,所以才会硬要你帮他们介绍!”

康饶生不懂:“我有什么资源啊?”

牛红把康饶生拉出酒店,到了广场上:“傻啊你,你和张思、阿萍还有翠儿的关系这么好,你以为他们没打听出来啊,让你介绍其他的女孩子是想先拉你下水,让你尝到甜头后才有机会怂恿你把她们几个弄出来。”

康饶生恍然大悟:“靠,原来是这样,那我不是要反过来玩玩他们?”

牛红打了个响指:“聪明!他们想利用你不是,你就反过来弄他们的钱。我有大把的资源,这些色鬼自以为很上流从不去红灯区,他们不知道红灯区很多出来兼职的女孩子比酒店的更纯情,哈哈哈,包他们爽到大把地掏钱!”

康饶生想了想:妈的,不赚白不赚,反正老子也不祸害人,于是同意了牛红的想法:“好,就合伙搞他们娘的,妈的,一群变态!”

牛红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捞偏门也要有底线,不要见钱眼开,也要给自己留后路,不能他们想弄谁你就帮着弄谁,不然到时我饶不了你!”

康饶生大笑:“哈哈哈,放心把牛姐,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啦!”

牛红这才放下心来:“月底结算!”

康饶生坏笑道:“你不怕我贪污啊?”

牛红乐了:“贪个屁,没我你上哪找这么好的货色去?”

两人大笑,又商量了下细节,才各自走了。

康饶生边回中餐边想:“没想到还可以这么赚钱,虽然名声不太好听,不过没关系了,哈哈哈,就玩死这些老色鬼,哈哈哈,装什么上流人士玩春情少女,老子搞死你们!”

将近两点了,加上被张大队这么一闹,已经没什么客人了,所以康饶生没去收银台,而是转进了厨房。

老乡主管正和几个厨房小弟蹲在湿漉漉的脏不拉几的地上,用手捧着地上一堆黄黄的粉末装物体。

康饶生走过去问:“老乡,搞什么呢?”

主管说:“妈的,刚才小弟不小心把三斤的散装海胆给撒了!”

康饶生大惊:“好贵的呀,原只的都要几十块一斤呢!”

可能很多人没见过什么是海胆,其实就是海里长的康饶生也说不上是植物还是动物的球状生物,身上长满了刺,剥开外壳里面只有鼻屎那么大一点的黄色的肉,据说非常的补。大家想想,原只的海胆一斤才挖多少肉出来?就要几十块了,何况是三斤呢?

主管叹了口气:“是啊,快上千元了呢!“

康饶生说:“弄脏了还能吃吗?“

主管咧嘴笑了:“眼不见为净,总不能报耗损吧,小弟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反正炒一炒看不出来!”

康饶生又一阵恶心,这一中午可是够恶心的了:“呵呵,那你们继续搞,呵呵!”

突然传来一阵牢骚声:“烦死了,怎么对不上数?”

康饶生循声望去,见是新升上来的传菜主管,原先的主管真姐被调到楼面做高级领班去了,于是走过去问:“怎么了?”

传菜主管说:“康会计,我这里出菜的数量和收银的对不起来,诺,就是昨天的!”

酒店各部门的原始单据是隔天下午财务审核的,所以主管对不上数很急。

康饶生笑了笑拿过单据说:“别急,我来看看。”

不一会,康饶生就找出了问题所在,原来是有张本应取消的单雨姐忘记过来签名划消,正好上午康饶生检查收银单据的时候看到了,有印象,所以一下就找出来了。

主管高兴地说:“谢谢康会计啊!”

康饶生淡淡地一笑:“没事,以后当日下班还没结帐的时候,就要把单都对好,你可以对着系统来检查,不然你光看单据是找不出问题的,有取消的立刻找人签名。”

然后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在主管的感谢声中很有成就感地回办公室上班。晚上吃完饭的时候,主管的老公悄悄把康饶生拉到一边,塞了一条白色的五叶神给康饶生:“谢谢康会计啊,我老婆刚上任什么都不懂,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还请你多关照一下,呵呵!”说完不等康饶生说话,一溜烟地跑了。康饶生只好无奈地用手抛了抛手中的烟,心里想:“晕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多好事,哈哈哈,没想到我一个小会计也能搞点外水,不错!”

康饶生回到宿舍,把烟扔进电视柜,想了想又把烟拿出来拆开,取出一包拉开塑料包装,弹出支点着抽了起来,心里怪怪的别扭的感觉也慢慢地随烟雾消失。

转眼就要到康饶生回学校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这期间康饶生又给两张弄了几个“纯情美少女”,两张给的小费一次比一次高,康饶生心里只乐:两个白痴笨蛋加脑残,哈哈哈,来来去去的,老子就赚了你们将近两千块啦,除去给牛红的部分,还有一千快左右,真是不错!

这天康饶生下了班,回到宿舍琢磨着回学校应该带多少钱才够毕业狂欢的,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于是穿着工服又下了楼,晃到门口的海鲜池。其实他是受了两张及主管给烟这两件事的启发:嘿嘿,黑脸不是把阿杰给弄走了吗?我就替他报仇,别以为我不知道其中的猫腻,就敲他两笔来花花。

黑脸一般近中午的时候送一次海鲜,近晚餐的时候送一次海鲜,然后会在酒店守个一小时左右,帮着海鲜档的主管替客人挑选海鲜。这会没客人出来挑海鲜,黑脸正和海鲜档主管坐在他的送货小车里抽着烟。

主管见康饶生走了过来,赶紧站出车来,递过烟笑着说:“康会计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我这里视察?”

康饶生以前是很少到这里的,只是偶尔帐实有点出入或者盘点什么的,才会来逛一逛,象这种月中的时候是很少来的,所以主管难免会有点其他的想法。

康饶生一下就坐到了车上,接过烟:“客气了,我就是来看看,对了,今天的入库单我看看?”

主管赶紧取来单据,手里拿着出库单站在车门边上,康饶生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时不时抬头瞄了瞄海鲜池,象是在估算的样子。

黑脸坐在驾驶位上陪着笑,和主管互相使着眼神,以为康饶生这个毛头小伙子没察觉,其实他余光里都看得一清二楚,几个月的酒店生活已经让他改变了不少,多少学会了些察言观色。

康饶生合上夹单据的文件夹,又拿过出库单看了看,对照了一下海鲜池里的数量:“不太对啊,你的龙虾我刚才看了看,好象没这么重啊,还有那个虾菇(濑尿虾)也是,都弄出来称一下!”

黑脸赶紧说道:“那个,康会计,龙虾和虾菇弄来弄去的,很容易死的,到时就要退货了,我损失就大了!”

康饶生说:“那好,既然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了,明天我亲自来监督好了,我会带砝码过来校称,看看你的重量合格不合格!”

黑脸脸色一变,朝主管使了使眼色,主管不说话,黑脸只好硬着头皮说:“何总每次都来监督的,没事的,保证足量!再说了,不是还有收银来监督吗?”

康饶生心里冷笑,原来是拿何大明来压我,不过不好意思,老子不吃他管:“何总又怎么样?明天开始我就叫收银不用来了,我亲自来监督好了!”

主管这个时候赶紧朝黑脸暗暗做了个钱的手势,示意他孝敬孝敬,黑脸赶紧从裤袋里掏出几张“红牛”,笑着塞到康饶生口袋里说:“康会计,这点小意思,你拿去买条烟抽,呵呵!”

康饶生也不去理多少钱,笑了下:“你给何大明也就这么点?”

黑脸陪着笑说:“没没没,何总不收这些的。”

康饶生把脸一板,伸手就要往裤袋掏出钱:“我也不收的”

主管这个时候来圆场:“康会计,呵呵,算啦,拿着买条烟抽,呵呵,这些事吧,大家也都知道的,不太过分大家也就过去了不是,反正酒店也是赚钱的不是?”

说完又对黑脸使了使眼色,黑脸也赶紧说:“就是就是,今天没带那么多,往后一定补上,每个月都补上!”

康饶生这才满意地把手抽了出来,边下车边说:“明天把这个月的补上!”

其实大家可能会很奇怪,这康饶生的良心是不是给狗吃了,怎么自己家的酒店还搞这些。说起这事,还得说到康饶生刚来那会,他凭着多年学习会计的知识,刚来一个星期就发现了很多问题,还记得他的笔记本吗,现在已经换第三本了,还记得萍姐借过去补充制度吗?都记得吧?康饶生也记得,就这个海鲜重量的问题也上报过,舅舅他们也知道,给的回答居然从舅舅到黄叔再到姑丈和萍姐,一律都是:我们也知道,只要不过分,酒店能保持高利润,你下面的人做点手脚补贴点家用,我们也不管你,反正你八两报一斤,我也就按一斤卖,甚至用更离谱的称,按一斤二两卖,当然这也是要看什么样的客人了。但是如果利润下来了,或者你空报斤两吃酒店的利润,那对不起了,别怪酒店不给面子,随时整死你。

康饶生的叔叔听说这个事的时候居然说:“酒店今年的利润目标就在这里,达到了我们什么都不管,你小子要是也能捞,那是你的本事,哈哈哈,说明你开始能自己出去混了!”舅舅在旁边居然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当时康饶生没多想,现在想起来真是浪费了几个月的大好时光啊。

康饶生躺在沙发上数着钱,有三百大米,康饶生在心里算了一下,给齐估计有五到八百,一千块算是比较符合自己的要求,不过八百也算不错了。有传言何大明一个月是两千块,主管好象是五百,即使出点这样的血,黑脸还是赚爆了。

于是康饶生心安理得地把钱收进钱包,又在挖空心思地想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敲诈的。

对了,送酒水的家伙每次来都会孝敬点小东西,那时自己在做收银的时候就经常收点饮料啊什么的,不行,要让他孝敬点饮料,天气这么热没饮料喝怎么行呢;

还有中餐换饮料瓶盖,这个玩意好,一个瓶盖就能从供应商那里换一块钱,有些促销的饮料甚至可以换回两块或者三块钱,一天多少瓶盖呀?每天卖出去的饮料自己这里是有数的,而瓶盖如果不多酒店是不管的,就当是默认给经理领班们的奖金,但是康饶生这里是要做个备案的,怎么这么傻,早就应该想到了,自己卡一卡,让他们如实报数或者天天去查哪些可以换钱,自己也可以捞一份嘛,哈哈哈……而且这些盖子都是雨姐负责收华哥负责保管,两边的关系都这么好,生意好到每天消耗一两百瓶可以换钱的饮料,算下来领班以上的人一个月每人搞个几百块不是问题:

最后还有送原料的几个家伙,欺负自己管不了他们,请姑丈他们出去吃饭也不叫自己,嘿嘿,就偶尔来几包烟吧,哈哈哈……

象这些漏洞其实跟海鲜的意思一样,只要不太过分影响了酒店指定的利润目标,高层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康饶生想明白后,才敢大着胆子把这些都付诸行动,天天抽的是芙蓉王,喝的是都是最新出品的饮料,晚上要么疯狂地去外面的KTV寻找刺激,要么就是免费和那些来冒充的“纯情少女”过把瘾,女孩们是愿意的,理由有二:一方面康饶生从不扣她们的台费,给多少都是她们自己谈的,另一方面康饶生其实还是比较有女人缘的,也从不象其他的人一样强迫她们服务,不服务就不给生意做。

两张陆续给康饶生介绍了不少有同样嗜好的人物,康饶生乐开了怀,客源和货源都充足得很,一方面钱大大的有,另一个就是上面说的,“猎物”的数量直线上升,回去学校就有得吹啦。(作者鄙视一下:这是不是男人的通病啊?)

自从有了灰色收入,康饶生也就不在食堂吃饭了,天天从外面打茶餐厅的快餐吃,当然他是很低调的,每天把饭打了,吃几口假装吃不下倒掉,然后晚点再除去吃。

其实也不是他奢侈,实在是饭堂的菜太难吃了,自从食堂施行承包后,山城的阿叔他们就被赶到PA部去了,换了几个贵州的年轻人做饭,没有一个员工给过好评的。

康饶生可不愿意管这些东西,就快毕业典礼了,心里有点怕怕的,自己的英语等级没考过,虽然老师说不用担心,专业中级操作员过了就行,毕业证书已经下来了,但是他还是有点儿怕学校自行扣压毕业证。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