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百万青年立志成为职业黑客

安德烈耶夫 收藏 18 6056
导读:  每周一到五、晚上7到8时,位于北京中关村的黑客基地,视频教室都会按时开课,虽是收费,但人气依然旺盛,能容纳500人的网络教室,每晚至少要开三间,挤满了来自中国各地的年轻人,他们都是来学习黑客技术的,虽然他们中间有些人连中学都没有毕业,甚至连英文字母都认不齐。   近年来,有关中国黑客的文章经常见诸报章。他们不但可以侵入国内各种网络、植入木马散播病毒,而且也能侵入外国政府网站,留下足迹后得意地离开。   随着中国网民人数增加到3亿4000万、成为世界第一大网民国家,全世界的网民也日益感受到中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每周一到五、晚上7到8时,位于北京中关村的黑客基地,视频教室都会按时开课,虽是收费,但人气依然旺盛,能容纳500人的网络教室,每晚至少要开三间,挤满了来自中国各地的年轻人,他们都是来学习黑客技术的,虽然他们中间有些人连中学都没有毕业,甚至连英文字母都认不齐。


近年来,有关中国黑客的文章经常见诸报章。他们不但可以侵入国内各种网络、植入木马散播病毒,而且也能侵入外国政府网站,留下足迹后得意地离开。


随着中国网民人数增加到3亿4000万、成为世界第一大网民国家,全世界的网民也日益感受到中国黑客的威猛和超强威力。


实际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黑客超级强国。数以百万计的青年通过“黑客学校”训练,很快就成为职业黑客。


中国现有1000家


黑客训练网站


中国目前有超过1000家黑客训练网站,成千上万的年轻黑客正在网上兴风作浪。


这些被称为中国“第六代”的黑客,从小伴随电脑和互联网长大,经过黑客训练后,几个月就能成为网上盗号和攻击高手,多数人为了金钱投入网络犯罪的洪流。


本报昨天登陆中国最大的黑客培养“学校”——黑客基地网站,发现该校成立六年,已经培养了1万多名黑客。


目前中国很多黑客高手都出自该校。

不过,这些学校都很反感被称作“黑客学校”。黑客基地安全顾问王献冰近日接受《南风窗》采访时就强调:“我们是网络安全培训学校。”


实际上,这些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很多都在黑白之间游走。有的成了网络安全技术员,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成了专业黑客。


王献冰本人就曾经是威震网络的黑客高手,其网名“独剑侠客”在黑客界曾经无人不晓。如今他凭借开发出的防火墙产品成为成功的商人,特别反感别人称他为黑客。


在描绘当今中国黑客的形象时,他说:“低龄化、低学历、不计后果,这就是现在所谓黑客的公众形象。”


黑客基地的统计数据证明了他的说法。


根据黑客基地数以百万计的注册用户,他们大都是生于1990年前后的年轻人,以在校的大中专学生、毕业的应届生为主,此外就是技术工程师、网络管理员、网站站长、IT技术主管、信息经理和政府信息化工作人员等群体。


本报昨天在网上采访了今年只有16岁的武汉少年刘成(化名),他的黑客名称是“魔笛”。


他告诉记者,他从小就迷上了电脑,12岁就会编写程序,之后迷上了黑客程序,开始频频利用自己的技术,进入多家大公司和机构的网络。


他告诉记者:“我不想破坏什么,只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在回答是否知道侵入别人网络是犯法行为时,他说:“我也没有破坏什么,犯什么法?”

“第六代”黑客


有明确经济目的


这一代年轻人自称为第六代黑客,与过往的黑客们不同,他们不再热衷于炫技,而是带有明确的经济目的,也因此,以“盗号木马”为代表的“商业病毒”,经过短短几年就成了黑客圈最流行的工具。


当记者问刘成的理想时,他说:“我想成为一名军人,做专业黑客。帮助军队破坏敌人的网络。”


实际上,中国军方也密切注意这些年轻黑客,并已经将其中的很多佼佼者收入帐下。


著名黑客网站“黑鹰网”创办人李强也是中国黑客高手,他曾经因为涉嫌传授网络犯罪方法遭到警方拘留。


获释后,他开始与政府合作,为河南公安系统制作了一套网吧监控系统。如今,他与公安局网监部门以及军队都有合作。


他透露,最近几年,中国国防科工委、各大军区等单位经常会来网站发布招聘广告,将会员中那些真正优秀的黑客人才,重金纳入公务员队伍。


但相对于每年数以百万计的“黑客学校”学徒而言,可以想象,更多人无法获得这样的机会,大部分人学成之后,最大的可能是义无反顾地投入网络犯罪的洪流。

7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