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找寻数次的结果是不算怀玉在内,经过一年多的坚守,活下来的汉军还有二十六人。这其中有耿恭、张封、满勒、石修等原金蒲城守军八人,成上所带二百从人加上自己还剩十人,田虑所带三百汉军仅剩七人,还有一个自愿留下守城的车师牧人。司马田虑、范琥、臧布战死,八个军侯仅剩张封一人。

范羌不敢多加停留,把耿恭等人能上马的上马,不能上马的抬着,一日后,赶紧撤出了疏勒城。由于担心匈奴人有兵马追来,不再向南去柳中城,而是一直向东取道宜禾都尉城前往敦煌。


当察见这些日子风大雪大,想着疏勒城中的汉军饿了许久,就算让他们跑了也决计跑不出百步,终究是一个死,就将兵马撤了回来。没想到居然被汉军接应走了,杀子之仇如何得报,气急败坏的当察立刻派兵追击。

范羌让五百人护着疏勒城撤出的耿恭等二十多人先走,自己率一千五百人断后,五日后,范羌被匈奴人追上。连续接战三日,且战且退。狂风暴雪中,汉匈双方均无法顺利找寻对方,范羌所率汉军终于与匈奴人脱离了接触。

於除鞬得知汉军重又攻占了柳中城,下令所部倾巢出动,不避风雪,全力进击汉军。到了柳中城后,才发现汉军已退得干干净净,於除鞬一番怒气无法发泄,处死了丢失柳中城的匈奴国相。

至此,於除鞬终于全有北道之地。富庶的车师、伊吾地重又归于匈奴。付出所部三成伤亡,一半亡于耿恭,一半亡于段彭。汉军全线退守敦煌、酒泉。


即使援军全力照拂,可是在经历了长期的忍饥挨饿之后,人人身体孱弱,二十六个汉军一路上仍在不断死亡,等到达敦煌时,仅有十三人活了下来。除了耿恭、张封、石修、成上外,其余九人中有六人是成上的商队战士,四个头领只剩塞西安一人。这些曾经无比强悍健壮的汉军战士抵达敦煌时,衣服洞破褴褛,形容憔悴枯槁。令前来迎接的皇帝陛下特使中郎将郑众和从酒泉赶来的耿秉不禁潸然泪下。郑众连忙安排人给生还者热水洗沐,更换衣服,安排医治调养。耿秉流着泪亲为耿恭擦洗,赞叹他的苦心励志、坚忍不拔,为大汉,为耿氏一族大张志气。

郑众深为耿恭所感,立刻上奏章给章帝陛下,希望表彰耿恭:“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嚰,对数万之觽,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千百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宜蒙显爵,以厉将帅。”。

在洛阳的司徒鲍昱得知耿恭生还的消息,也是不胜欣喜。上奏章帝:“我听说了耿恭坚守疏勒城的事迹,不知不觉长叹着眼泪不知从哪里流了下来。哎!追求正义比求生还重要,才使他达到这样的境界吗!从前曹刿在柯地盟会时劫持齐桓公,蔺相如在渑池会上大长赵国威风,不过是在短时间内逞其英豪,与耿恭处百死之地而不懈斗争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其节甚至超过了苏武,陛下应给与褒扬。”。

章帝下诏:耿恭升骑都尉。满勒为都尉,石修为雒阳市丞,张封为雍营司马,成上为军司马,余八人皆为羽林军。军吏范羌为共丞。


在敦煌修养两月后,众人身体慢慢复原。只是怀玉伤心过度,药力难以到达,仍在虚弱之中。章帝已允耿恭所请,石修、张封等五人前往洛阳,耿恭、成上、范羌等前往疏勒助班超平定南道。

成上派出两人把怀玉送到酒泉成家庄上,让利大夫悉心医治,以利大夫妙手,怀玉定能康复。怀玉虽然不愿与耿恭分开,可是自己的样子却也只能成为拖累,依依惜别之际,希望耿恭早日能把母亲李氏从疏勒送到酒泉,耿恭和范羌一口答应下来。成上本想回酒泉一趟,耿恭却不敢去见酒泉那些汉军的孤儿寡母,成上只得作罢,虽然朝廷已有抚恤,成上还是让两个从人带信给大哥拿出金钱交给耿秉分发给汉军遗属,聊尽心意。

耿恭送走怀玉后,与范羌、成上、满勒等人作行商装扮前往疏勒,段彭见其人少,挑出二十精壮兵士随行。耿恭见“白羽”数月来奔波劳苦,虽经两月精心调养,看上去已非往日神骏,不由伤感不已。上路后放缓脚步,不敢疾驰。

耿恭见成上一直面有忧色,知道他牵挂曼黛,安慰道:“也许曼黛就在伊循城等着,不必太过担心了。此次汉军攻下柳中城,鄯善也出兵相助,想来是得到了消息。”,成上一听觉得有理,叫来范羌问道:“此次鄯善出兵,是奉朝廷诏还是另有原因。”,范羌不知曼黛求援之事,据实答复说:“是奉朝廷诏。”。成上心知不妙,心想如若真是曼黛求援成功,即使曼黛留在伊循城,安东尼和丰苏提也一定会随军前来,估计曼黛他们是凶多吉少。耿恭知他心意,只能暂且不顾“白羽”状态未复,加快了速度。


本章后记:1 第五伦,字伯鱼,京兆长陵人。祖先是战国时齐国的田氏。田氏在汉初迁徙至皇陵的很多,以迁徙的次序作为姓氏。第五伦少年时耿介而好义气。王莽末年,盗贼四起,宗族乡亲争着依付第五伦。第五伦于是在险要之处修筑堡垒,贼人来后,他便率众引弓持矛坚守自卫。先后有铜马、赤眉的军兵数十部围攻他们,都无法攻克。后任乡里啬夫,均平徭役,调解怨忿,很得乡里人欢心。多年以后,郡长官鲜于褒把他推荐给京兆尹阎兴。当时长安铸钱的官吏多耍奸弄巧,阎兴任命第五伦为督铸钱掾,管理长安的市场。第五伦统一衡器,纠正斗斛,市场上再没有弄虚作假,欺骗买主之事,百姓欢悦叹服。第五伦为官以清正廉洁著称。作会稽太守时,他虽然身为二千石官员,仍然亲自锄草喂马,妻子下炊作饭。所得到的俸禄,也只留下一个月的口粮,其余的都低价卖给贫苦百姓。任蜀郡太守时,把家境丰足的官吏全部精简掉遣送回家,改选孤弱贫寒有节操的人担任属吏。从此争相贿赂之风便被禁绝了,官员的职守得到整饬。任蜀郡太守第七年,章帝继位,把第五伦从边远郡调入朝廷,代替牟融任司空。

2 “北征匈奴,西开卅六国,频年服役,转输烦费,又远屯伊吾、楼兰、车师戊己,民怀土思,怨结边城”是杨终所言。

3 觽(xī):古代一种解结的锥子。 用骨、玉等制成。也用作佩饰。“芄兰之支,童子佩觿。”( 《诗经·卫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