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回村的目的并不是抓人, 因为人早就人抓到了,不过是死的,早上那男人的尸体在离村子不远的小水沟处被发现,一张脸泡在水里,被浸的惨白惨白的,口袋里空空入野。离男人尸体周围十几里地除了之前来过的这个村子外,根本就是荒芜人烟,鬼子不傻,任谁都知道,对方很有可能把东西藏在村子里了。


再次回到村子,再次回到之前军犬报警狂吠的地方,无巧不巧的却在这里发现了王老三,领头的鬼子自然不会罢休。


听到鬼子要死拉自己,王老三下的下面关不住把门, 一下子尿湿了半边裤子,头更是如鸡啄米一般不断的点头求饶。


“太君,我是王县长的侄子,我们家年年给太君筹粮,我是好人啊。”王老三带着哭腔挣扎着,可惜,还没等鬼子队长有所反应,身后的鬼子兵已经不耐烦的一枪托砸了过来,顿时把王老三砸躺在地上。


“太君,这小子确实是王县长的侄子,前段时间我来村子征税的时候,见过他。”见王老三被砸倒在地,身边的一名汉奸连忙凑上前来,陪着小心说道。


“王县长的侄子? 那也不行,这件事事关帝国安危,任何人不得通融。”鬼子队长沉吟了一下,摇头拒绝道。


“太君,我知道是谁干的,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全都告诉您!”地上,委顿的躺在那里的王老三见状连忙大喊着要爬起来,可惜刚刚弓起腰,就被鬼子兵一脚踹倒在地。


“你地?知道什么情况?”听到王老三的话,鬼子队长顿时来了兴致,破例屈尊降贵的顿下身子,装出一副和善的表情询问道。


“是,是老章家的小子干的,我在他们家发现了这个。”王老三忙不迭的将手中攥着的徽章递了过来,接过徽章,鬼子队长立刻仔细端详起来。


“这个,是治安军的徽章,你地从哪里得到的?”略一辨认,鬼子队长立刻惊奇的反问道。


“章,老章家的小子杀人,听说杀的就是治安军的人,要是心里没鬼,他干什么杀人?太君,他们刚走没多长时间, 你要不追,可就来不及了。”面对死亡的威胁,王老三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果然如他所想,听到他的话,鬼子队长立刻流露出紧张的表情。


“带人,立刻给我追。”站起身来,一挥手中的战刀,鬼子队长率先向院外冲去。


“弟,你在哪呢,弟!”可在他还没走出院门时,外面风风火火的冲进来一个人,一头和他撞了个满怀,一阵香风吹的鬼子队长顿时有点眩晕。他定睛一看,立刻发现眼前赫然多出一个身材高挑,容貌端正的年轻姑娘,白皙的皮肤,仿佛能掐出水来,水灵灵的大眼睛亮的让人心颤。看到眼前这人,鬼子队长惊的竟一时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


大丫头从长工那里听说鬼子抓了自己的弟弟,立刻不顾一切的冲跑过来,哪想到竟然撞上鬼子,顿时吓的她浑身一激灵,本能的就要往回跑。


“花姑娘,好,好,花姑娘,来人,带着他一起追。”到嘴的肥肉,哪容的她跑,鬼子队长一把抓住大丫头纤细的胳膊,用力向后一甩,扔进人群,随后大步走向停在一旁的摩托车,怪叫着向前开去。


被鬼子掳去的大丫头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却被几个凶悍的鬼子兵三下五除二的捆在摩托跨斗,扬长而去。


听到姐姐的喊声,被扔在一旁的王老三,早忘记了疼痛和恐惧,一骨碌爬起来,追出院外,却被仍然留守的汉奸一把拦了下来,


“算了,回去吧,你能斗的过太君吗,虽说这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肯定不会害了你姐的性命,过几天,等太君们腻味了,你姐姐肯定会完好无损的被放回来的,若是你姐姐会来点事儿,懂得伺候,那你们老王家以后可就……”汉奸一脸兴奋劝阻着,可是话还没说完,一只手掌就忽然在眼前不断放大。


“啪,放你妈了屁,你为什么不让你妈去陪小,小鬼,太君玩?”王老三少有的硬气起来,愤怒的喝问道。


“你他妈以为我不想啊,我娘死的早。”揉着被打的肿胀的腮帮子,想起坐镇县城的王县长,汉奸忍耐着心中的怒火,恨恨的说道。


“呜!姐啊,我对不起你啊, 章小榆,你他妈不是人, 你为什么不把我姐一起带走呢。”看着远去的摩托车,王老三忽然顿在地上大哭起来,声音请起来惨兮兮,瘆得慌的,仿佛一只被打个半死的野狗拼了命在哀号。


看着王老三的凄惨样子,围拢在四周的乡亲们同情的摇了摇头,转身向家走去,而尾随着日军离开的汉奸,则交头接耳的一边嬉笑议论着,一边寻找着自己的自行车向前追赶起来。


原本喧嚣的村子,再一次宁静下来,可是,对于众人来说,经历了这接连两起大事件,众人那平静到麻木的心,恐怕再也无法保持那波澜不惊的状态。


章小榆走了,老二走了,大丫头被抓了,鬼子来了走,走了来,仿佛驱之不尽的蝗虫一般,将一场场灾难不断降临在众人的头上。


“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转天老子也投军去,拿枪和小鬼子对着干,总比整天受他妈的窝囊气强。”不知哪家的爷们,粗声大气的叫喊着,在寂静的村落里,声音传的好远,可是,很快的,一声声细小的咒骂声就将这大嗓门彻底压制下来。


波澜,怒火在每个人的心中窜动着,似乎欠缺的仅仅是一颗不经意的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