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中原烽火 第六章 大将军府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9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张信再一次笑了,从这一刻起,赵云算是真的成长起来了。很好,很好啊!

他头枕双手,躺在溪边看着天上的星辰,“今天已经正月二十八,算起来我已经十五岁了……去年的生日,咱们在凉州大战;本以为再也不会再有该死的战争了,没想到今年,却又是风雨欲来啊!子龙,有时候我觉得吧,这世上的事情,就好像一个圆,开始就是终点。”

开头的那些话,赵云能理解。

可到了后来,他就有点不太明白了,依着张信慢慢的坐下,也是如赵云一般望着星辰。

“子龙,你明白我的意思?”

赵云笑着点头,“有一点听不懂,不过公子你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虽然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心里明白……真地,不骗你,我真的明白。咱们是征战的军人,生来就如此,到了哪里也是逃不掉的。”

张信揉了揉鼻子,坐起来说:“军人啊…对!咱们就是军人,既然逃不开了,咱们就等着他。说起来,你的银枪也是很少遇到对手,也是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赵子龙的神枪的时候了。”

“没错,咱们不逃避!”

“哈哈哈,这就够了,子龙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走,子龙,咱们上路喽!”

两人站起来,各自上了马。英俊的两张脸上,都带着很快意的笑容。相视一眼,纵马扬鞭。

“子龙,咱们比比脚力!”

夜空中回响张信的声音,紧跟着惊雷一声长嘶。

“公子,你赖皮了……你的马好,你怎么能先跑起来了?”

赵云大声叫喊,马蹄声阵阵,在空旷的旷野上空,久久回荡,久久不息。

…………………………………

大将军府大厅中,何进端坐正中央,张温坐在他的下首位置上。再以后是许攸、曹操、袁绍、袁术等人。

自从何进听从了许攸的进言之后,就频频的对老袁家示好,而袁隗、袁逢老哥两个也觉得在朝堂上这种局面也是不太好,也就顺水推舟的就此和何进搞好了关系。袁绍、袁术也在袁隗的授意之下成了何进府上的常客。也就不可比避免的和张温频频碰面。

袁绍心机深沉,见了张温总是笑脸相对,张温也觉得袁绍不错,是个能干大事的人。而袁术不同,见了他总是不理不睬,有时候还出言相讽,尽显一派小人嘴脸。

可袁术心里也是憋屈啊!自己手下大将纪灵可是去了青州以后就再也没有了音信,还有何颙…那个自己很是看重的谋士,也是随着纪灵消失了。北海宗家又是一夜之间被灭了满门,张信那里虽是说北海遭了太平教的洗劫,可这里面的意思…不用猜,定是张信小儿动了手脚!可恨啊!让他袁公路怎么去应付张温?不扑上去咬张温两口已是很对得起张温了。

可张温不在乎,不说他现在身为太尉,论起身份来不比袁家的那两个老头子差,更何况张鹏在汝南做的风生水起,就是张信那里也是不差。有这两个儿子,何必在乎袁术!老袁家虽是四世三公,说起来好大的名声,可这袁术比起张信来就差得多了,何必和这样的人物斤斤计较! 可虽说是这样,但是何进面前,他依然保持着谦卑。这不仅仅是身分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张信、张鹏都是何进帮了忙才得到的太守职位。

何进不缺财物,缺的是人,特别是有能力的人。

故而他既是极力笼络张家父子,也大力的照顾袁家的哥两。一方面是为了压制张让一伙官宦,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聚集人才。不得不说,现在袁绍和袁术表现的还算不错。袁绍稳重多谋,行事较为谨慎,袁术聪慧,更兼为老袁家嫡子,如今已经是何进身边不可或缺的人物。更重要的是老袁家四世三公的名气,更是世家大族的领袖。能有袁术这样的人在身边,就是实力的象征!

可张家的人相对要弱一些。

张鹏虽是和张温一般满腹的学问,可行事招摇,又和王允走的极进。虽说王允身为豫州刺史,是他的上司。可这里面谁能保证没有别的意思?其实谁知道,张鹏绝不足以成事。若非当年看着张温的面子,定不会帮这个忙。毕竟他和张鹏不熟,虽说张温是他的亲信,可张鹏却是从没到过他这里来。就算张鹏身上无可避免的打上了他何进一系的印记,可这个人绝对算不上他的亲信。

张温,也是个圆滑的人物,虽是有些见识,却是不足一提。甚至连何颙都比不上。也不要说张温凉州一战打得极为精彩,替他挣足了面子,可他在里面起的作用…不提也罢!可关键是张温对他极为的恭敬,是人都得有良心不是?就冲着这一点,张温也是不能少的人物!

可如今,张温却生出了一个好儿子,一个绝对的大将,绝对的人才,更重要的是,他才十五岁。

很难想像,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是如何在金城那样局面下,仍能坚守孤城一个多月,而后影响了凉州的整个战局。现在张信开始成人了,又是一地太守,手握军政大权,虽说比起他大将军的身份,仍旧是差了很远,可毕竟算是在洛阳之外,何进的一方势力。自然而然,张温在何进心中的地位随之更牢固。

一方是老袁家,一方是自己的亲信,所以何进不希望这两方对立。他把自己的意思向张温说过,张温也是知事的人,应允不和袁术一般见识,何进这才放了心。

曹操跪坐张温的下首,身边是他老乡鲍信。

何进旁边,袁绍正襟端坐,表情格外的严肃,在他旁边的是袁术、许攸。在、这差不多是何进在洛阳最看重的全部人手。

“太平教真的如张信信中所说的要做反吗?”

袁术阴阴的问道:“我说张大人啊!你们家那个毛头小子派出的人可靠吗?我还是认为几个小道士而已,怕是你家的毛头小子小题大做了。”

张温很不屑的看了一眼袁术,拂着胡子说道:“我家二郎在北海的作为大家或许是已经听说了,那些人连你们袁家的门生都敢大劫,而且是屠尽满门,更何况又在流民之中公然传播造反的时间、理由,怕是早就有了造反的心思。再说,我家二郎,在座各位大多数都是见过,也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既然他有此顾虑,相信定是有此事。大家可别忘了,洛阳打春时候大街小巷传唱的那几句民谣!”

虽然不喜欢张温父子,但袁术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何进皱皱眉,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两方的争吵,开口说:“伯慎,还是说说二郎在信中说的事情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将军,我家二郎在信中说道不禁太平道贼要反,而且在朝中还有人和张角在勾结。”

大厅中的人一下子紧张起来,气氛也随之变得压抑。

袁绍说:“太平道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从那个张角立教至今也有一年多了。不过,我没有听说他有什么造反的行为,倒是乐善好施的很,在百姓中颇有名望。”

曹操摆摆手,冲着袁绍说道:“我在此之前,没听说过太平道。不过我相信一件事,事出反常必有妖。那张角为何无缘无故的乐善好施?为何要施恩惠于百姓中。且不说他的乐善好施是从何而来,但只看太平道如今的情况,二郎斩杀的白雀一声吆喝,小小的北海居然有数千人马上相应,而且转战凉州、青州,两地隔着千里之远,而地方上却无人上报……这里面就没有什么猫腻?”

鲍信一皱眉,“曹大人这么一末将我倒是想起来了,年前在老家的时候,的却有许多披头散发、头裹黄巾的人在集会。若是郡兵上前驱散,则不惜和光并对抗,若非有人蛊惑,怕是不会有这个胆子吧!”

“那么张角是真的要反?”

许攸摇摇头,看起来这个袁家二公子真的不如袁绍啊!倒是袁家的袁绍不错,倒是有些见识,以后定是要和他走的近一些。心中主意打定,站起身子团团行了一礼,对着袁绍点点头,却是冲着袁术说道:“二公子,没什么疑问的了,这张角是一定得反的。其余不说,就是洛阳哪几句民谣,就确定了造反的时间…”

“定是中平年!”不等许攸说完,袁绍朗声说道:“就是中平年没错的。”

“中平年…”何进沉吟一声,继而神色大变道:“就是今年,那咱们当如何的应付啊!可到底是中平原年的哪一天啊?”

曹操点点头,站了起来。

“大将军,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依着二郎信中所述,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出朝中和张角勾结的人。将来张角起事,里应外合之下洛阳可就危险了。”

“对…对…对!”何进点头道:“孟德说得不错,这是当务之急!可咱们怎么找?孟德说说!”

“大将军莫要着急,让属下好好想想…”

曹操毕竟也不是神,急切间也实在想不出什么主意。而此时,袁绍、许攸也是一脸的沉思,倒是袁术无所事事的干瞪着眼,何进、张温则是一脸焦急的看着曹操。

半晌,曹操忽然笑了…

想起张温给他看张信那一封信的时候,张信所说的白雀在凉州、北海打劫财物的事请,那打量的财物除了准备起事以外,难道就没有别的意思…

“大将军,咱们只需要盯紧那些张让一伙就行了!”

“孟德,难道你怀疑是张让?”张温问道。

曹操摇了摇头“没有,张让胃口极大,就是张角送他金银,怕是哪一点数量也不至于让张让动心。更何况不可否认的是张让对陛下极为的忠心,是不可能做这事情的。”

袁术不屑的朝着曹操说道:“这话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袁术这话说完,不止是许攸,就是袁绍也是摇了摇头。这个弟弟啊!还真的是给老袁家长脸!

何进则是哈哈一笑,“公路切莫心急,咱们等着孟德把话说完。”

曹操冲着袁术看了一眼,说道:“据二郎信中所说,张角命令各地渠帅按时交纳钱财。这些钱财一部分用来起事,另一部分是用来结交朝中的权贵。现在朝中的几个势力…”朝着何进一抱拳,“大将军一系,也就是咱们和他们没什么关系。老袁家四世三公,更是看不起这些人。至于清流们,莫不是以廉洁、公正闻名,也是不会收的。所以就只剩下这十常侍一系,而十常侍中的张让先前已经说了,虽是与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可难保其他人没什么关系!毕竟十常侍不是只要张让一个人,而且也都是手掌要权。”

“对!”何进击节道:“孟德说得不错。就是这些人,哈哈…这回可要张让好看!”

看着何进志得意满的夸张表情,曹操不禁摇了摇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如此相斗,完全不顾及这汉室的江山动荡。哎…朝堂上全是这种人,这天下能不乱吗?

“大将军,那接下来…”

“哦!”何进一怔,一拍脑袋,冲着曹操笑道:“孟德,算是我失礼了,你接着说…接着说!”

“大将军!”虽是看不起何进,可为了汉室江山,曹操还是抱拳道:“现在咱们做的就是盯紧十常侍的府邸,看谁的府邸中有可疑之人出没。只要出现,不问情由,全部拿下。”

“好!好!好!”何进点头道:“鲍信!”

“末将在…”

“命你去北营挑选精明强干士卒百人,全力的盯紧十常侍府邸,若有可疑之人,不问情由,全部拿下!”

“喏!”

鲍信答应一声,紧接着出了大厅前去清点士卒。

“好了,今天就议到这里,我也乏了。”

看着再没有什么事情,何进就要送客。而何进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时候,一名下人却在此时匆匆的跑出了大将军府。

……

“是这样啊!”张让一眯眼睛,冲着张府的管家张忠吩咐道:“引着这位小哥去账房拿上两百两银子!”

“喏!”张忠恭敬的答了一声,然后对着跪在地上的汉子说道:“随我来吧!”

跪在地上的汉子正是从何进府中偷偷溜出来的下人,闻言赶忙磕头道:“小人谢谢张公爷了。”

“嗯!”张让点头道:“记住以后大将军府中有什么风声就如今日一般禀报老夫,好处…自是不会少了你的。”

“小人知道。”汉子连连磕了好几个响头以后,才在张忠的引导之下离去。

看来这事情还得和何遂高商量上一番,若是何遂高不知变通的话,也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可不能让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了。

张让又自信何进低能定是会见他,毕竟何进的妹妹能升为贵妃他也是出了很大的力气,要不是这些年刘宏过多的宠信了十常侍…何进也不会和他翻脸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