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连环高速车祸看东西方制度对比!

弑血战刀 收藏 5 1129
导读:7月19日,德国2号高速公路下萨克森州境内路段发生严重系列撞车事故,共有259辆汽车相撞,造成66人受伤,其中10人生命垂危,21人伤势严重。调查显示事故的原因在于天降暴雨,路面积水,低垂的夕阳妨碍司机视线以及车距过近、车速过快等所致。然而,事实上事故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车速过快。车速过快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德国高速公路不限速!而德国高速公路不限速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势力庞大的汽车工业财团反对限速!   西方类似于德国事关国计民生、安全的大事,但由于有损大财团的利益而得不到解决的事例绝非个案,象美国的枪枝

7月19日,德国2号高速公路下萨克森州境内路段发生严重系列撞车事故,共有259辆汽车相撞,造成66人受伤,其中10人生命垂危,21人伤势严重。调查显示事故的原因在于天降暴雨,路面积水,低垂的夕阳妨碍司机视线以及车距过近、车速过快等所致。然而,事实上事故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车速过快。车速过快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德国高速公路不限速!而德国高速公路不限速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势力庞大的汽车工业财团反对限速!

西方类似于德国事关国计民生、安全的大事,但由于有损大财团的利益而得不到解决的事例绝非个案,象美国的枪枝管治,尽管每年有三万人死于枪下,但在利益集团的阻挠下,枪枝管治法案就是无法出台。无论是德国高速不限速还是美国枪枝不管治,其根源都在西方的民主制度本身。


众所周知,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为了推翻封建贵族,打出了“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但他们寻求的是与上层贵族的平等,却不是与平民的平等。因此,一旦权力到手或者与贵族共享权力(英国君主立宪)或者独占权力(法国大革命,仅断头台就处决四万多人),立即在政治上(无选举权)和经济上(非法占领土地)剥夺了广大民众的权力,成立了寡头统治或者说财团寡头民主。利益集团可以根据需要不断推出其人选和政党。正如当时美国最著名的一幅漫画所描绘的“前台是忙碌的议员和政客,后台则是大腹例便便的老板牵线操纵”。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民众的反抗,西方的民主制度进行了一系列调整,矛盾得到缓和,尤其是在三十多年前,终于所有主要的西方民主国家都实现了普选。然而,不管如何,这套制度代表大财团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德国高速不限速与美国枪枝不管治都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自 2007年西方世界发生影响全球的经济危机,在这场规模空前的危机中,西方这套制度的弊病暴露无遗。是否能够从这场危机中复苏过来仍然是一个疑问。而第一个难以跨越的难关就是资本对政治力量的绝对性控制。在西方实现普选之前,财团与政治力量浑然一体,无所谓区别。自从选举权逐渐扩大之后,两者虽然有一定的分离,但政治力量对资本的依赖却更甚至于以前。因为选举经费已经高达天文数字。仅以美国为例,联邦虽然提供5400万美元的补助,但候选人申请使用后,前提条件是不得超越这个最高限额。于是所有的候选人都弃之不用!而实际的竞选费用都高达数亿美元。这种天量开支,也只有财团才能承担的起。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资本是追求利润的,要高额回报的。政治人物赢得大选后,也自然别无选择。2001年布什总统上任后,立即对只占1%的富人大规模减税,造成石油工业高度繁荣。而布什和副总统切尼都曾做过石油行业的执行官。因此,德国高速公路不限速就再正常不过了,因此,出现连环车祸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因此,2007年的经济危机产生也就再正常不过了。现在都知道是银行家的贪婪导致危机的产生。可是何以各种监管机构和制度都失效了呢?难道就真的没有人看到危机的存在?其实不然,不妨以两房为例。两房是美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资产规模高达五万亿美元,它的破产困境被称为整个经济危机的转折点。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学者(汤姆.斯坦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美国政府研究中心的经济学教授)便发现两房的问题,力推将监管方案提交国会听证。在后来的半年多里,他在参议院联合经济委员会、银行委员会等多个部门作证,但两大巨头百般阻挠,在听证会上甚至不让他们说话,最后虽然允许成立了一个监管机构,但权限甚小,根本约束不了贷款巨头。直到危机爆发之前,这位学者还在呼吁两房的问题。但令人遗憾的是,终究没有制止悲剧的发生。另外一个例子是,经济危机中,华尔街五大投行全军覆灭,但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高盛仍然在大选中捐了数亿美元,人们确实不由要问,究竟有多大利润,这些公司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也要大出血?因此,由于政治力量对资本力量的臣服,从而使得资本处于无监管状态,不出问题,仍然可以保持繁荣,一出问题就是全局性的、崩溃性的。前几年倒闭的安然公司,是布什总统最大的金主,也是由于一直得不到有效监管,直至自我毁灭为止。同样的原因,马多夫为什么居然能够在美国可以多年撑起一个五百亿美元的骗局。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资本做为一股新兴力量迅速崛起。它在积极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同样体现出资本的疯狂和贪婪。但所幸的是,中国的政治力量仍然可以有效对之制衡。去年发生在中国的三鹿奶粉事件,如果是发生在美国,早就如同两房一样被游说机构摆平了。美国历史上的劣质奶粉事件,造成大量婴儿死亡,居然用了半个多世纪五十多年才解决。


西方民主制度第二个困境就是选举模式下的高官免责制(注意:不是问责制)。西方的选举有两个特点。一是官员的任期保障,二是任期限制。因此,官员选上了,只要不触犯法律,就可以坐满任期。但是无论做的多么出色,任期到了,也必须交权。其弊病是执政的好坏对执政者本人并无直接影响。象把一切都搞糟、被称为史上最差总统(卡特语)、任何方面都失败(议长佩尔西)的总统布什,居然可以做满八年任期,然后平安无事的离任。如果纵观美国历史,从来没有一位领导人不管是联邦还是地方,因为执政不力而被当场追究的先例。就是现在的全球经济危机,可有一名官员被追究责任?(格林斯潘曾被听讯,然后就不了了之。)两房出了这么大的问题,马多夫骗了五百亿美元,居然没有一名官员为此负责。反观中国的三鹿奶粉,两名部级干部辞职,无数的大小官员被免职甚至法办。今年7月份,中共更出台了领导干部问责条例,把传统做法制度化。当然,日本同时间曾出过一个毒大米事件,相关官员也辞职了。可是,有谁知道当时的首相已经因政党斗争原因而辞职,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个三天后就要解散的看守内阁而已?


曾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民主社会中,官员是选上来的,因此要为百姓负责。然而理论是美好的,现实又如何呢?台湾的陈水扁是选上的,是为百姓负责吗?韩国民主化后四任总统都因贪污被受到法律追究,请问,他们是为百姓负责吗?英国议员们用纳税人的钱报销一切私人费用,甚至包括捐款给教会的五英磅以及老公看成人电视的费用,请问,是为了百姓吗?而当媒体开始披露时,他们居然威胁媒体不得“泄露国家机密”,请问,这是为了百姓吗?布什把美国搞成这样,是为了百姓吗?还有一种说法,民主社会中,官员能够得到有效监督。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中国的官员可以因为抽好烟、喝酒之后说出“屁民”、或者在关掉采访录音后问“ 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百姓说话”、甚至地震时因为没有取消早已安排好的旅游,而被免职。而这在西方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中国说出“屁民”的还只不过是一个局级干部,法国贵为总统的萨科奇,在参加农业展时因为一位农民拒绝与其握手,居然在清醒状态(没有喝酒)大骂对方是傻瓜,蠢蛋。把农民骂成“傻民”、“蠢民 ”,却居然安然无事。法国受到百年一遇酷暑袭击的时候,希拉克总统却在度假,直到假期结束后才回到已经死亡上万人的巴黎。然而,他却受不到任何问责。当美国受到飓风袭击时,布什也在度假,黑人的女儿赖斯在购物、打球看歌剧。真到三天之后局势失控才赶回救灾。然而,却没有人为此负责,这就是民选的领导人为了百姓吗?反观中国,只要发生灾害,或者当地最高官员或者总理、国家主席亲赴前线,请问究竟谁是为了百姓?有人说中共不受监督,请问有这样不受监督的政党吗?连抽与其收入不符的烟都被监督到而被免职,这还是没有监督吗?


西方民主制度第三个内生性的问题是政党竞争之下对福利的不断加码许诺,导致国家无法承受而又无法取消,同时严重削弱企业的竞争力。破产的通用汽车公司曾长达七十多年一直到经济危机爆发前的2007年都执世界牛耳,然而经济危机不到一年多,居然破产崩溃了。造成严重的的失业和社会冲击。通用的破产根本的原因是福利过重丧失竞争力。但由于工会的力量强大,反以党的制约,谁也不敢削减福利。最后只能同归于尽了事。同样是面临经济危机,中国可以缩短工作时间,减少工资,以撑待变。这两种方式哪一种结果更好,不言而喻。然而中国的做法在西方却是不可想象的,反对党和百姓早就上街游行,引发社会动乱了。还要被扣上违反人权的帽子。难道一起毁灭就更有人权价值?法国几年前总理就宣布财政破产,今年财政赤字又高达1200亿欧元,但是民主制度下根本无力解决。要发展经济,就要提高竞争力,就要削减福利。但减少福利,又会引发社会动荡,民众上街游行,最终在选举时丢掉政权,因此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没有哪个政党去冒险。问题也就永远无法解决,直至更大的危机来临。


在此次经济危机中,相对于资本对政治的控制、官员的免责制,民主制度下的高福利叠加和无法改变对西方的威胁更为致命。毕竟,资本控制政治也是要尽快解决经济危机,官员免责也不是都不做为。但福利叠加和无法改变却严重制约了西方的复苏能力和将来的发展前景。西方一二百年来虽然跌跌撞撞,但还是都找到了解决办法,显示了强大的调整能力。然而,这一次,西方是否能够调整过来,却是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毕竟,过去西方世界面对危机之时还没有建立普选制度,还没有福利制度,也还可以对外掠夺转移国内矛盾和成本。但现在对福利制度造成的问题既束手无策而又无法再象过去哪样对外转移,四处无途。也许正如法国学者、巴黎政治学院JEAN MARIE GUEHENNO教授在其专著《民主的终结》,谈到欧盟的政治危机、亚洲的崛起,新的企业管理模式涌现时所下的结论?


法国巴黎宋鲁郑


《联合早报网》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