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耐不住舍友韩军(化名)的第二次恳求,北京交通大学大三学生张歌(化名)答应替考。次日上午,做完答卷的他被老师发现。


7月17日,北交大做出开除两人的决定。一念之差,两个年轻人的生活就此改向。


替舍友考试后被抓


前天下午,向市教委递交申诉书后,20岁的张歌回到了学校的阶梯教室前,神色茫然。张歌是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不远处,坐着他沉默不语的舍友韩军。


6月18日上午,北京交通大学《微积分(B)》的考试在这里举行。考试前,监考老师发现姓名为“韩军”的学生未带准考证参加考试。“韩军”解释称,忘带准考证。监考老师要求他在考试结束后把准考证送来。考试结束时,监考老师再次提醒“韩军”送准考证。“韩军”始终没来,这一情况被报告给教务处。


接到教务处的电话后,辅导老师杨玲找到了韩军。韩军称,一见到杨玲老师,他就将真实情况告诉了她,参加《微积分(B)》考试的“韩军”,是其舍友、班长张歌。


学校做出开除决定


6月20日,北京交通大学行政楼内贴出此举属严重作弊的通告。7月17日,学校做出开除决定。


获悉这一决定时,张歌“蒙”了。同学说,他好几个小时没说话,谁问也不回答。张歌后来称,6月16日晚,韩军要求其替考,他拒绝了;6月17日晚,韩军再次找他,“一时糊涂就答应了”。


前天,负责此方面工作的北京交通大学副校长高艳婉拒采访,张歌的辅导老师杨玲则要求记者与宣传部联系。当天,在北京交通大学行政楼的公示栏内,张歌、韩军的违纪通知夹杂在22份处罚通知中。这22份通知涉及25人,其余人员多为“带资料进考场、途中进厕所偷看”等。看着这些通告,张歌说,他们比自己幸运,属于“作弊”。替考是“严重作弊”,前者也许能保住学籍。


出事后,校方表示,替考被抓,开除是惯例。几个月前,该校刚刚开除了一名替考被发现的研究生,“无论是谁,无论什么理由,作弊永不能被原谅。”


同学写联名信求情


张歌是北京市宣武区人,父母都是职员;韩军来自湖北荆州,父亲是高中老师,母亲下岗后做小生意。


班里的同学说,张歌性格开朗,在同学中人缘很好,所以大家才选他做班长。大一微积分考试,张歌考了90多分,在班里排前几名。韩军是张歌大一时的舍友,平常不爱说话,人非常老实,“他们俩出事,我们不敢相信”,“张歌脸皮薄,最近在准备考研,也学那门课,所以被韩军叫来替考。”


昨天下午,韩军依然留在学校里等待转机。2006年,他从湖北荆州考入北交大,是全班60个学生中考入北京重点高校3人中的一个。出事后,他的母亲从湖北赶到北京。


近日,张歌的同学给学校写了联名信。信中说,张歌热心公益事业,曾获优秀团干部称号。替考事件出来后,依然热心地为班级事务奔波,希望给他一个机会。“我们也会以此为戒,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


本周一,张歌向市教委递交了申诉书,希望对方看在其“迅速认错、校内考试与国家考试不同、替考人与被替考人应区别对待”等情节,收回开除决定。此前,学校已驳回他的复议申请。


依照司法程序,这一事件有最终结果,至少需要1年多的时间。昨天下午,获悉这一消息后,张歌的脸上立刻没了笑容。


■对话·作弊者


真没想到这么严重


记者:已经有作弊被抓的通知贴出,为何还要作弊?


韩军:我以为这是校内的小考试。前几天,考历史时就没看准考证,所以才做了这个糊涂的决定。


张歌:我没想到这么严重。我脸皮薄,当时就答应了。一次替考,三年的辛苦全没了。


记者:你恨韩军么?


张歌:不恨。是我一时没想清楚,意志不坚定。出事后,我父母告诉我,错误已经犯了,不要因为这个影响之前的友谊。事情已经出了,争取最好的结果吧。


韩军(在一旁插话说):我欠他的太多了。


记者:将来怎么办?


韩军:不敢想以前,也不敢想以后。老师告诉我,有三条路:一是回去参加高考,重新考回交大;二是,参加自学考试;三是,目前已修完所有的课程,不妨出去工作。


张歌:没文凭,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出事后,老师也开导我说,如果没这个教训,到了社会上,也许会栽更大的跟头。到那时,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