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满清政府驻俄使领馆如何保护华人华商

飞马行路 收藏 1 866
导读:《沙俄与东北》之“海参崴华侨的抗俄斗争”并综合清政府外交边防档案 资料 海参崴自成为沙俄重要军港以后,俄国移民不断增加。到二十世纪初,华俄居民的比例发生了很大变化。据不完全统计,一九〇八年海参崴约有三十余万人口,其中俄人约有二十五万人,华侨约有四万余人,日本人约有四、五千人,朝鲜人约有七千余人,而德、英、美、法、比、荷兰和印度等人“合计不过三数千”。 二十世纪初,海参崴是个军事兼商业性质的城市,工业并不发达,除了“大船厂三处、海泊小船坞二处,此外无大制造厂,惟有皮(啤)酒、砖木数厂而

《沙俄与东北》之“海参崴华侨的抗俄斗争”并综合清政府外交边防档案

资料

海参崴自成为沙俄重要军港以后,俄国移民不断增加。到二十世纪初,华俄居民的比例发生了很大变化。据不完全统计,一九〇八年海参崴约有三十余万人口,其中俄人约有二十五万人,华侨约有四万余人,日本人约有四、五千人,朝鲜人约有七千余人,而德、英、美、法、比、荷兰印度等人“合计不过三数千”。

二十世纪初,海参崴是个军事兼商业性质的城市,工业并不发达,除了“大船厂三处、海泊小船坞二处,此外无大制造厂,惟有皮(啤)酒、砖木数厂而已”。海参崴是个自然条件比较优越的港口,交通方便,商业发达。沙俄政府武装占领后,“先开军港,后兼通商,往来便易,商务大兴”。据不完全统计,一九〇八年前后,每年入口轮船约三百只,入口货物约四十万吨,常年进出款项约四十万卢布,税关进款常年约四百万卢布。海参崴是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华民最多的一个地方。主要是来自山东、广东、浙江、东三省等地方,分为四帮:“山东曰东布,广东曰广帮,直隶东三省曰北帮,江浙曰南帮。”其中东帮人数最多,约三万余人,其余三帮不过万余人。崴埠华商居各国首位,与各国相比,资本最多,商号最多。“我华民在崴之贸易资本额,计一千数百万,较各国为巨。”据一九〇八年的不完全统计,二十万资本以上华商共有六号,二万资本以上华商约有一百余号,千元、百元以上者约有四、五百号。华商在海参崴的商业中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海参崴商业的盛衰是以华商的盛衰为转移的。如果华商发展,海参崴就会出现“市面日见繁盛”的景象,如果华商元气大伤,海参崴就会出现“市面萧条”的局面。华工在海参崴华人中人数最多,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几乎全由华工承担。自《北京条约》签订以后,沙俄屡次排华,特别是到了二十世纪初,沙俄政府迫害和驱逐华民则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势将驱尽华民而后已”。沙俄政府迫害和驱逐华民,有其政治的和经济的原因。在政治方面,沙俄政府虽然占领乌苏里江以东地区达几十年之久,但中国人民并不屈服于他们的统治。据沙俄侵略者自己供认:“在整个乌苏里江一带形成了一种概念,即戈尔德人和鄂伦春人,还有居住在我国领土上的所有汉人,全都不服从俄国政权,而服从中国政权”,并且认为:“中俄一旦开战,这些蛮子将是中国最好不过的前哨。”他们把华民看成是心腹之患,因此鼓吹“采取一种断然措施,就是把所有汉人驭逐出乌苏里江右各条支流”。在经济方而,由于“远东一带原系我国领土,民多土著,商工实业各种利权原操纵于我华侨掌握,数十年来竭力设法收回,至今尚未全获实效。”华侨居住最集中的海参崴更是如此,甚至连蔬莱供应以及其他生活小事都离不开华民。由此可见,整个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包括海参崴在内)的经济命脉,几乎全部掌握在华民手中。在沙俄政府看来,这是他们实行“俄罗斯化”最大的经济降碍。由于这些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原因,他们把华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拔除而后快。这就是沙俄政府迫害和驱逐华民的根本原因所在。沙俄政府对华民采取了迫害和驱逐两手并用的策略。迫害是手段,驱逐是目的。这一点,广大华民看得清清楚楚,即“设种种苛律,寓驱逐之意”。有一个老沙皇侵华分子说得更为露骨:“俄国政府虽然根据条约无权把他们逐出居住地,但是却有权禁止他们经商和酿酒,并有权对他们课以重税,迫使他们自己离开我国。”崴埠沙俄当局,残酷迫害华民,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由于沙俄政府的残酷迫害,崴埠广大华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因此,他们“每见中华官员过境,必匍匐陈情,叩请设官,来此保护”。一八九七年,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根据广大华侨的要求,奏设驻扎海参崴办理交涉商务委员(以下简称商务委员),负责保护华侨,办理交涉事务等。一九〇八年四月,清政府将驻崴商务委员升格为总领事。除了驻扎海参崴外,并兼辖双城子、伯力、庙上、库页岛、黑河、摩阔崴、岩杵河等七处华侨事务。驻崴商务委员和总领事,在办理交涉事务,保护华侨利益方面,起了积极的作用。

第一任商务委员为上海人李家鏊,他在当时是一位难得的外交人才。在业务上,他“在俄历练多年,于交涉公法深为熟悉”;在办交涉过程中,能够坚持原则,“上顾国体,下惬商情;在作风上,他“刚正不阿,弊绝风清,从不受丝毫贿赂”,不仅华商“仰其高风亮节为不可及,即俄官商亦以为办外交者不可多得之员”在外交工作中,他坚决保护华侨利益,“且能不避嫌怨,力任其艰,使商等勿稍受屈而后已”。因此,他受到广大华侨的好评。商务委员自设立以后,在保护华侨利益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商务委员未设之前,沙俄曾在崴埠设中华公所,“搜括商资,弊窦百出”。商务委员设立后,“曾与争裁,年舒商困十万金”,并又力争取消了“向收不合例之锚票签字等费”。一九〇〇年,义和团运动兴起,列强又掀起侵华高潮,“崴埠亦将蹈海兰泡驱逐华人之辙”,“见有华人争相凌辱,华人闭户不敢出,栗栗危惧,寝食俱废”。由于商务委员向崴埠沙俄当局“极力说项”,并亲自率领随员等分段进行保护。因此,“得以转危为安,无伤一命”。一九〇一年,崴埠“警察稽查身票,将华侨无身票者三千余人拘禁起来。商务委员带领华侨代表向崴埠当局争辩,并动员其他华侨昼夜赶送面包、水等,使被拘华侨“方免饥渴”,并且直到“监视释放而后止”。一九〇三年复,疫病流行,沙俄防疫甚严,“又有驱逐华人之谣”。为了杜绝俄国政府驱逐华侨的口实,商务委员动员华侨“日夜督工创造华人养病院,半月而成,羁旅得以安然”。一九〇五年十一月十二日少驻崴俄兵发生了“兵变”,“乱兵纵火焚烧,肆行掠劫,枪弹如雨,哭声震天,通埠商民纷纷逃避,靡所适从”。商务委员为了保护华侨,穿枪林、冒弹雨,赴海边招致华侨赴船暂避。“均一一谆嘱,妥贴安排,各难民逃生有所。”为了解决难民的吃饭问题,商务委员与义泰、永和栈等华商“筹备饼干、白面,躬亲设法送船施救,并嘱义泰商号开栈平粜白面,俾免饥饿”。为了救济难民,则动员未遭灾的永和栈、义泰、同利、同顺、张陶民等华商,“或助巨款,或助食品,协同办赈,或设粥厂,或施房饭,或遍查灾户,令其赴会领款”。

这次“兵变”华侨损失严重。“外人及华人遇害约千人,居民资财丧失无算,而尤以华人为巨”。其中华商受害者达六百三十四号,财产损失达二百六十万二千四百五十五卢布”。“兵变”之后,商务委员“即与主国伸明公法,迫索赔偿”。同时,要求外务部电告驻俄使馆“与彼政府力争”。外务部鉴于“损坏华财产甚巨”,不得不向俄国驻华公使索赔,俄使不允,又电驻俄代理公使陆征祥向俄外交部直接交涉。但沙俄政府千方百计进行抵赖,拒不认赔。借口什么“俄国南境里海各埠乱事接踵,各国商民损失甚多,俄国均未允赔偿。海参崴事同一律,未便独允中国”等等。更荒谬的是,竟然把人祸与天灾相提并论,说什么“此系乱兵无意识之举动,遭此不幸者与天灾流行无异,政府不能担此责任”等等。但是因为这一交涉是根据“万国公法”进行的,俄皇不得不“允给赔偿,惟谓须乱事平定后核算再议”。然而,沙俄政府出尔反尔,后来又籍口于恰克图之乱,“谓华商在海参崴受俄国乱兵之害,俄商在恰克图受蒙古边匪之害,事适相抵,无用赔偿”。企图赖帐。

但是,由于中国追赔甚紧,沙俄政府又策划了一个“恤款”阴谋,即所谓“经各部议准,筹拨二十五万卢布,作为被损华民恤款”。这样,既可以少出钱,又可以骗取体恤的名声。一箭双雕。因此,驻俄公使胡惟德“虽力商加增,彼终未允”。一九〇七年九月七日,中国政府再次照会驻华俄使璞科第,要求增加赔款。而俄使照复说:“本国政府再四筹议此案,兹决定拨款作为被灾户之华商民恤款,并非作为赔偿”、“此款并非酌数赔补华商民之款,乃系本国政府深念两国睦谊,体恤被损商民之意也”。“赔款”和“恤款”之争,是关系到能不能保障华侨利益之争。

当时,清政府并未识破俄国政府的“恤款”阴谋,也未弄清“恤款”和“赔款”的区别,反而认为“酌给恤款,自系优待华侨”。但是,广大华侨却看穿了沙俄政府的“抚恤”阴谋,拒绝接受“恤款”。他们听到“恤款”消息后,一致表示“决不认收”,并推举离务委员桂芳作为“入都代表”,进京交涉追偿赔款问题。但因清政府外务部对沙俄政府作了妥协让步,让桂芳回崴动员华侨接受“恤款”。开始众商仍然拒不接受“恤款”皆称“抚恤无名,赔偿太少,以六百余之灾户,分念五万之赔款,非特难以分摊,诚恐祸生不测,无人担任。情愿款归无著,留为后日成例,亦不能收恤款,致使外人轻视。仍照前议,决不认收”。桂芳“婉曲劝慰”,众商又说:“如果各宪为难,欲令灾户转圜,可照在京之议,一面允收恤款,一面开议赔款,俾顾邦交而追血本,公私两有裨益,未尝不可,否则断难遵从。”一九〇八年一月十四日,驻崴商务委员召集六十余家重灾户开会,会上各灾户纷纷揭露“恤款”阴谋。“提议恤款一层,均称名目不正,彼因何给恤,所恤何人?若在赔款以外,邦交虽好,恐无此凭空行善之举,若在赔款之内,今日收此恤款既不便分领,他日各国设有索赔时,我欲乘机照索,彼必借口于领恤于前,不能再赔于后。”因此,与会者一致表示,“坚持前议,不收恤款。”由于各灾户“情词哀激”,商务委员桂芳“无法劝解收领恤款”。

至一九〇八年,由于中国“力向俄政府争赔,事逾两年,争至十数次,今夏始允赔款五十万卢布,已经俄政府饬由崴埠拨交”,索赔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由“恤款”改为“赔款”,由二十五万卢布增至五十万卢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