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擅自掩埋车祸死者 家属不知情屡登寻人启事

回家种地 收藏 0 187
导读:2009年07月30日09:38 南海网 核心提示   前日,乐东黎族自治县九所镇的麦文金向本报反映,2008年3月28日,他儿子麦文锋在澄迈县老城镇被车撞身亡,肇事司机驾车逃逸。澄迈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没有登报寻找死者家属,在没有确定死者身份的情况下,当晚就叫人将死者的遗体草草掩埋。   麦文金不满澄迈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处理,认为澄迈交警大队对他的儿子“草菅人命”。案件一直没破。一年多来,麦文金自己搜集线索,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要为儿子的死讨个说法。本报记者组 文/图   司

2009年07月30日09:38 南海


核心提示


前日,乐东黎族自治县九所镇的麦文金向本报反映,2008年3月28日,他儿子麦文锋在澄迈县老城镇被车撞身亡,肇事司机驾车逃逸。澄迈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没有登报寻找死者家属,在没有确定死者身份的情况下,当晚就叫人将死者的遗体草草掩埋。


麦文金不满澄迈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处理,认为澄迈交警大队对他的儿子“草菅人命”。案件一直没破。一年多来,麦文金自己搜集线索,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要为儿子的死讨个说法。本报记者组 文/图


司机逃逸死者身份不明


交警两小时后叫人埋尸


2008年3月28日傍晚6时30分左右,在西线快速干道22公里澄迈县老城镇的一个三叉路段,在海口市白坡里电子公司宿舍当保安的乐东九所镇27岁男青年麦文锋正准备从这里穿过马路。不料厄运突然降临,一辆快速驶过的银白色小轿车将麦文锋撞翻在地,鲜血染红了马路,他年轻的生命就此终结。


据在事发路段附近卖饮料的目击者吴淑强介绍,驾驶银白色小轿车的肇事司机发现撞到人后,曾停下车来查看情况。几分钟后,发现被撞人已经死亡,肇事司机遂驾车逃离现场。目击者称,肇事司机的年龄在30岁左右。交通事故现场有肇事车掉下的遗留物。


据介绍,事发后,有目击者立即拨打110报警。澄迈县交警大队接案后赶往现场。澄迈交警经过拍照划线,处理现场。当晚,在事故发生两个小时后,澄迈交警大队在没有查明死者身份的情况下,将死者遗体交由澄迈老城镇民政部门土葬处理。


当时负责处理这件事情的是澄迈县老城镇政府分管民政工作的副镇长黄桂金。记者致电黄桂金,黄桂金说:“当时交警说,希望镇政府能出钱将死者遗体埋葬。当晚9时,我和农民工张家权协商,由老城镇镇政府出资700元,张家权负责将麦文锋的遗体埋葬在老城镇那由岭。”随后,张家权电话通知黄家燕和易仕兵两名农民工,当晚9点多,张家权、黄家燕、易仕兵三人买了一张草席和一些红绳,赶到事发地老城镇三叉路段,将麦文锋的遗体裹好捆住,扛到那由岭,看到那里有个小坑,不是很深,方便埋人。葬礼很简单,草席一裹,放进小坑里,填平。2008年3月28日夜,麦文锋冰冷的遗体被三个陌生人草草埋葬在一片陌生的土地。如果没有人指认,谁也不知道那里是麦文锋的临时坟墓。


死者父亲找到交警部门


交警要求进行亲子鉴定


麦文锋遭遇交通事故意外死亡,他的遗体被土葬在那由岭,他的家人对此一无所知。


麦文金说:“我们一直以为麦文锋在海口上班,可那段时间十几天没有联系到他,他的手机也一直打不通。”不知道实情的麦文金以为麦文锋失踪了。麦文金开始在海南几家有影响力的媒体刊登寻人启事,麦文金还到儿子可能出现的地方四处张贴寻人启事。


2008年4月7日,有一位知情人士打电话给麦文金说,澄迈3月28日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个年轻男子被车撞死了,死者可能就是麦文金要找的人。


得知这一消息,麦文金立即从乐东老家赶到澄迈交警大队了解情况。澄迈交警大队的一名民警告诉麦文金,死者的遗体已经被埋葬在那由岭。麦文金几经辗转,才找到了埋人者张家权。麦文金给了张家权550元钱,让张家权找人一起帮忙把儿子的遗体从小坑里挖出来。


2008年4月8日下午5时许,张家权、黄家燕、易仕兵和麦文金老家来的亲友共130余人,一起到那由岭,将麦文锋的遗体从小坑里挖出来。麦文金就近买了一口棺材,把麦文锋的遗体挖出来装进棺材,准备运回老家。


麦文锋被埋得很浅,盖在遗体上的土很薄,麦文金用手比划,大约不到10厘米。挖遗体的时候,麦文金生怕锄头挖坏了儿子的遗体,一直在现场喊着:“慢点,小心别挖到我儿子的遗体。”


麦文锋的遗体被挖出来时已经严重腐烂,面目全非。麦文金看到麦文锋挂在裤腰上的钥匙,悲痛地说:“就是我儿子,没错。”


当天,澄迈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称要确认死者与麦文金的关系,要求麦文金做亲子鉴定。为了证明自己是被埋在这里的年轻男子的父亲,麦文金同意了。澄迈警方从挖出来的遗体上取了一块肋骨,并采集了麦文金的血液,送往省公安厅做亲子鉴定。澄迈警方告诉麦文金,结果要等1个月才能出来。第19天,鉴定结果出来了,证明两人确系父子关系。


省政法委领导高度重视


曾派人到澄迈进行调查


麦文金家住乐东黎族自治县九所镇罗马村,他和妻子王定桃在家务农,家境贫寒。麦文锋是长子。据介绍,麦文锋在单位工作认真,为人厚道,和同事关系很好。


从2008年4月7日至今,为了给死去的儿子讨说法,麦文金不断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此事。为此,麦文金在海口租了一间房子,亲戚送给他一部二手手机以便联系。他的小儿子心疼劝他说,“哥哥已经不在了,爸爸你坚持这么久也太辛苦了,回家吧。”可麦文金不肯放弃。


在麦文金的贴身包里有一个塑料文件夹,里面装满了一年多来他为死者儿子收集的40多份证据和信访回执单。9份信访回执单上记录着麦文金从2008年7月8日至今前往澄迈县公安局、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等单位上访的经历。


虽然案子一直没有破,但令麦文金感到欣慰的是,2008年11月,他儿子的案件引起省政法委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省政法委曾派人到澄迈对此事进行调查。“我和老伴非常感激省政法委的领导,虽然至今仍没有什么结果,但证明我的努力已引起有关部门重视。”麦文金说。


“这个案子没什么意思,


你们记者不要钻牛角尖”


前日下午,记者来到澄迈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对此事进行采访。澄迈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一名交警告诉记者,大队长不在,办案的人去了老城,他不能接受记者的采访。


记者问他办案的是哪位民警?该交警表示不知道。记者询问当时办案为什么要在当晚将死者的遗体掩埋。该交警说:“事情都过去了,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案子破不了,也不能怪我们。这个案子没什么意思,你们记者不要钻牛角尖。”


死者生前十分孝顺父母


想把爸妈接到海口享福


7月28日上午,麦文金带领记者来到儿子麦文锋被撞和被埋的地方。站在儿子被车撞的地方,麦文金努力寻找去年留下的血迹,可是已经什么都找不到了。附近一位卖冷饮的人说:“老麦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每次都这么找。”


走过一段泥泞不堪的小路,麦文金指着一处杂草丛生的地方哭着说:“这就是我儿子被埋的地方,我可怜的孩子啊!”


麦文锋被埋的这片土地在那由岭上,位于澄迈县老城镇,距离交通事故发生地点不到一公里。记者看到,麦文锋曾经被埋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坑,深度不足1米,长度才1米多。说起死去的儿子,麦文金哭个不停。麦文金从上衣T恤贴身的口袋里掏出儿子的身份证,看着身份证上儿子的照片,麦文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流下来滴在身份证上,他拉起衣服下襟擦拭泪水,嘴里念着:“你从来不让爸妈担心,对爸妈那么孝顺,还说要在海口好好干,以后要把爸妈接到海口享福,没想你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


律师说法


澄迈交警大队做法


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海南方圆律师事务所李君律师。李君告诉记者,《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三十条明确规定,交通事故死亡人员身份无法查明的,须在地区(市)一级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登报10日后仍无人认领的,由县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处理遗体,费用由另一当事方预付。其遗物应当妥善保管或者上交有关部门。第三十一条规定,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对交通事故死者遗体,经检验、鉴定后,认为无保留必要的,应当向死者亲属送交《尸体处理通知书》。死者亲属逾期不办理丧葬事宜的,经县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由主管公安机关派员强制处理遗体,费用由另一当事方预付。


李君表示,澄迈交警大队在处理事故时并没有执行相应的法律程序,而是将遗体直接移交给民政部门土葬,这样的做法是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