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哀乐,逝者何安?

原来红白喜事都讲究请响器班子,唢呐一吹,红事儿更显喜庆,白事儿更显凝重。现在即使在农村,喜事儿也都洋化了,《百鸟朝凤》也不吹啦,请的都是那种军乐团。而白事儿上,响器班子依然红火。据说,在县城里吹一天,一人最少得200块钱。就这样还是供不应求,经常一个响器班子赶场、走穴,一天上下午晚上有的能吹三场白事儿。在上高中的那段时间,经常被学校周围的唢呐声吓到,高亢的音调驱走了不少的瞌睡虫。

听的多了,发现哀乐吹得相当乱套。就拿高中的时候听到的曲目来说吧,吹的都是《真的好想你》、《长相依》、《杜十娘》、《走进新时代》……,也许各有各得道理吧。《真的好想你》是亲人对亡者的思念,《长相依》说明这家的配偶过世,《杜十娘》保不齐是一个痴心女和负心汉的故事,至于《走进新时代》嘛,您能理解,这不就是走进新时代新世界了?可是再倒腾出来《春天的故事》、《十三亲不亲》那我就彻底无语啦,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办白事儿,是活人对亡人的祭奠,是寄托哀思,彰显的是中华民族的孝道。可是经过响器班子的这么一折腾,彻底串味儿啦。本身是一个很严肃很庄重的事情,人们都沉浸在思念之中的时候,突然来上一声流行歌曲,这个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这家主人有涵养,有城府,给几个钱把响器班子请走;碰上个脾气暴躁的,暴打一顿也不为过。

有一部老喜剧电影赵丽蓉、陈强、陈佩斯演的,叫《孝子贤孙伺候着》,里面办的白事儿就是这个味儿。那叫一个热闹,不仅请唢呐班子,还请和尚做法事。和尚是假和尚,一个私下折腾的小歌舞团,演员头上罩个壳子,算是和尚了,念得经文就一句话“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这场闹剧闹下去,折腾的一家人是鸡犬不宁。不过这种闹剧也不是没有现实基础的,在农村有的做的更过分,居然做着白事儿还有露天的表演秀。

分析这种事情,应该有几个原因。一个是响器班子人的素质,现在会用这些家伙什儿的人少了。但是浓缩的不一定是精华,很多人都是兼职做的。这种传承,不是老艺人之间的师徒拜师学艺等一系列复杂的规矩,并且把手艺和艺德一并传承。而是会吹上几个调调,能糊弄人就够了,不必认真的学。并且外快嘛,不必讲职业道德,挣多少算多少。在场子上练练手艺,下次吹的时候有谱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白事儿的家属,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并且人还没有入土,这里再闹起来,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能安安稳稳的把葬礼办下去,是最主要的。至于吹的是什么音乐,那就随他去吧。只要不是百鸟朝凤就行。再说真正传统上的哀乐,唢呐吹出来的,那真是哭腔,一声声痛彻心扉。对家属来讲,也是一种折磨。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折腾活人啦。把做白事儿的棚子搭到大街边上。虽然还是唢呐,但是扩音手段与时俱进,在唢呐边上对着话筒,杆子上架着高音喇叭,声音传遍四方。特别是在学校、医院周围,那更是天怒人怨。亡人不安生,活人也不得安生。现在的农村和乡镇里,没有有效的手段去劝阻这种情况。都是乡里乡亲的,家里办的白事儿越大越有面子,你这样去打搅,合适吗?这是乡村的人情!

现在的白事儿办的这个样子是风俗习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办的亡者与生者都安生?

本文内容于 7/30/2009 5:17:23 PM 被lala1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