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之恋 正文 第十四章 阀少的担心

雅皮球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6.html[/size][/URL] 第十四章 阀少的担心 “西井,她没事把”看着床上的女人,他真的快要被她吓死了,要不是不放心她前面哪一副憔悴样,不知怎么的就想马上去看看她,还好他来了,要不然这女人晕死在房里都不会有人知道。 “大哥,你先休息一下好不好”老天啊,大晚上的把人从被窝里吵醒,现在又在旁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6.html


“西井,她没事把”看着床上的女人,他真的快要被她吓死了,要不是不放心她前面哪一副憔悴样,不知怎么的就想马上去看看她,还好他来了,要不然这女人晕死在房里都不会有人知道。

“大哥,你先休息一下好不好”老天啊,大晚上的把人从被窝里吵醒,现在又在旁边吵得他不能认真的看症。

“我怎么能休息,她到底怎么样了”叫他休息,怎么可能。

“要么你就坐在那不要说话也不要动,要不就你来帮她看”西井发下了狠话,阀启月也只好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可要让他不说话真的好难,没过两分钟阀启月又开了口“她怎么还没醒”

“阀启月,给我出去”说着就动起手来,把他赶了出去。

“喂喂,开门啊,我保证再也不吵你了,让我进去啊”这是什么朋友,他只是在旁边叫了几声而已有必要赶自己出来吗。他可是堂堂石基的总裁怎么可以就这样被别人赶出来,不行他一定要进去。

正在阀启月在外面吵闹时,门打开了。

“我说大少爷,你到底想怎么样”西井真的快受不了了,他现在可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可他倒好从他开始看症就在一旁吵个不停。

“我想呆在里面”阀启月有些尴尬的说。

西井无奈的摇了摇头,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以示他可以进来,但前提是,他必须安静。

过了不一会,终于西井为雪郁做完了全面的检查。

“怎么样,她没事了把”阀启月一看见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连忙起身。

“没事,只要好好的休息休息就好,还有不能再受刺激了”西井简单的说了一下雪郁的病情。

“那没事,我就先离开了”刚想离开,阀启月就叫住了他。

“你是不是送给雪郁一只猫”

“那个,那个好象是”西井本不想承认,他是知道阀家的人怕有毛的东西,可被他的眼神盯得直冒冷汗,最后只好承认了。

“那个,我只是觉得她一个挺无聊的,所以才……..额,你不用这样看我把”天哪,他交上的这是什么损友啊。

“额,那个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哦,对了你要我查的资料明天我会把它传给你。”然后就火速的离开了阀家。

房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阀启月悄悄的走向床边。

哎,为什么你老给我惹麻烦那,女人还真是麻烦的动物,特别是你。

第二天早上

“啊,头好疼”雪郁刚醒,就把一整晚守在她声旁的人给吵醒了。

“你醒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事,对了一一那”她想起她昏过去时,一一的身体已经冰凉,那它是不是死了,不,是已经死了。

“那只猫,死了”阀启月冷冷的说,这女人居然一醒来就只关心那只猫,枉费他那么的担心她,真是气死他了。

一一真的死了,是她害死的,她真的好没用就连一只猫她也救不了。

“呜呜”

不是吧,她怎么哭了,不会是刚刚自己说的话太重了吧。

“我先出去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先离开了房间。

他生气了吗,怪自己在他家里养猫,可自己不是故意的啊,要是自己早点知道,也不会惹他生气。

“弗叔,你知道那只猫在哪吗”她在房里找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一一的 尸体,她想是不是被阀启月叫人给丢了。

“哦,你说那只死猫啊”弗管家不以为然的说。

“你知道它在哪吗”雪郁有些欣喜的说。虽然知道现在高兴的时候,可得知一一下落她真的好开心。

“少爷命人把它埋在了花园那,你想去看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起来少爷真的对她动心了,他还不曾看过少爷那么对待一个女人,看来阀家的喜事不远了。

“谢谢”连忙跳下床,跟在弗管家的后面。

看过了埋藏一一的地方,旁边有许多美丽的花草,她很欣慰,虽然一一生前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可死后可以住在那么舒适的地方,他一定很快乐把。

“一一,希望来生你可以遇到一个好的主人照顾你,别再遇上像我这样的主人了”边说边哭了起来。

“你还在哭”阀启月刚从公司回来,一进房间就看见还在哭泣的雪郁。

“我….我对不起”

“不需要向我道歉,对了你还记得那天我的提议把”看着她的眼泪,他也说不出什么狠话。

“什么”

“就是替我生子的事”

“啊,啊啊,那个,那个,其实,那个我”怎么突然发现自己结巴了。

“什么啊,说完整”真是的,提到这是她就这样,也没见她其他时候结巴。

“我我我……同意”雪郁很小声的回答,不过却被耳尖的阀启月听的清清楚楚。

“同意什么”看她害羞的模样,让阀启月不由的想捉弄一下她。

“就是,就是”好羞人啊,叫她怎么说的出口,她都已经答应了,他还想怎么样。

“就是什么”

“就是替你生孩子啊”呼,偏要自己说出口不可吗。

看着她气呼呼的撅起小嘴,让他忍不住吻上了她的双唇。

拦腰抱起了雪郁,在临近床边是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大床上,随后压在了她的身上,再次吻住了那抹殷唇,手握上了她平躺后依旧能傲然的柔软。

“不要”雪郁警觉了起来,把身上的人用力往后一推。

“是你答应要为我生个孩子的,现在我就要…”鬼魅的一笑。

“可是,我还没准备好”

“我要你……”阀启月用暧昧不清的声音在雪郁的耳旁呢喃。

雪郁整个人被阀启月的炙热给包围住,完全没听清楚他的话。

阀启月的唇往下来到雪郁的颈项,双手不规矩的解开雪郁衣服的扣子,将碍事的衣服从她的身上褪去,渐渐的雪郁的上衣就在不知不觉中被褪去了。

阀启月的吻再度往下移,经过他的肩、锁骨、直到胸前,他没有一丝遗漏的一一吻遍,留下了一个有一个的吻痕。阵阵的酥麻感让雪郁情不自禁地燃起体内炙热的渴望,无意中吐出申吟的呼唤。

雪郁的申吟在阀启月火热的舌吻住她胸前的粉色蓓蕾时,显得更加暧昧。她觉得体内似有一把火正在狂肆地燃烧,烧得她快要把持不住地以双手紧抱着让她深受折磨的罪魁祸首,现在的她整个人都快要沉沦了。

阀启月看着雪郁意乱情迷的模样,很满意自己对她造成的影响,他想该是时机了。他轻轻的将雪郁身上仅存的衣物褪尽,直到未着寸缕的诱人身躯展现在自己眼前。

他的双唇再度覆住雪郁的粉唇。

雪郁受不了刺激的轻叫出声,她用迷乱的眼睛看着阀启月,终于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阀启月的身下。

“不要!”雪郁用仅存的一丝理智制止阀启月。

“别这样,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她颤抖着声音说道,她是答应要给他生孩子,可没有说现在就………。

“你说过要为我生孩子的,现在就是你实现承诺的时候”阀启月不放过她,仍旧不停地挑逗着她。

“唔……嗯……”雪郁因受不住感官的刺激轻叫出声,那种快感的痛楚使得她全身不住颤抖。“不要啊!”

阀启月没有理会,反而加快动作。

“啊,不要了,嗯……唔……”雪郁紧闭着双眼,渐渐地被那甜蜜的快感侵蚀全身。

阀启月的唇也没闲着,他的吻不断落在雪郁的唇上、眼皮上及胸前,所到之处更是让雪郁不断从口中发出申吟声。

雪郁不断喘着气,完全投入于阀启月的深吻中。

许久之后──

雪郁的嘴总算得到自由。

“你还在生气吗。”雪郁有无辜地眼神看着他。

阀启月被她突来的一句,有些不懂。“什么”

“猫的事,我不是故意的,要是我知道你对猫有过敏我也不会”

阀启月用手封住了雪郁那还在喋喋不休的唇,深情的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啊,不要啊”

一阵欢爱声从房里再次想起。。。

雪郁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她早已忘了何时进入了梦乡,应该是早晨把,她好像记得在睡着前看见了阳光。

额,现在浑身酸痛,这种程度可以看得出他们做了多少次,阀启月才肯放过她。

等等,这样的情形她怎么觉得似曾相识,那个早晨她也是怎么看着那个男人“啊”为什么想不起来,为什么看不清他的脸,怎么会这样。

“你怎么了”本想不出声,看看她会做些什么,可现在好像有些不对劲。

头好疼,疼得快炸开了,怎么办,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啊” 到底是谁。

“别再想了,别再想了”阀启月抓住她那双直拍打她头的双手,想让她安静下来,可好象一点作用也没有,都怪那个死西井没事去帮她恢复什么记忆,搞得她变成这样。

“放开我,放开我”雪郁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不停的想甩开紧抓这他的大手。

“雪郁,不要再想了,别再想了”阀启月抱紧她,像是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一样。

渐渐的雪郁在他的怀里安静了下来“没事了,没事了”阀启月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还要忍受欲望之苦,她就这么毫无忌惮的躺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看着她熟睡的脸庞,阀启月突然觉的很舒心,真想一辈子都这样,‘一辈子’他被自己所想给吓了一跳,真的想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