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人喜欢沾花惹草是孔子教授的

因为孔子生活的时代离我们很远了,至于孔子身上属于人性的种种弱点,也肯定被时光冲淡了,反正全都变成了金光闪闪的通体透明的东西。作为后人呢,我们当然是应该敬重他老人家的,但不应该因为他是圣人,就一定要为他的那句歧视妇女的话翻案了。

中国的男权思想是从孔子开始的,到了他的徒子徒孙的手中更是严重。宋明理学弄到了妇女要从一而终,而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在外面拈花惹草的程度。妇女失去贞节就该死,男人的多妻妾在外面喝花酒是风流,这些都是理学的为害,至少理学在这事情上是最大的帮凶。妇女缠小脚,好端端的脚硬是要缠成三寸金莲,怕的是妇女跑出去偷野汉子了,仅仅在这一点上,封建礼教就没一点合理性可言。

孔子只是中国历代的封建统治者用来愚弄百姓的幌子,孔子的思想里原本没有这些后世的理学家宣讲的缺失最基本人性的东西,有许多说教,只是他的徒子徒孙们的断章取义的篡改,将孔子弄得面目全非了。


大医生者,非是以小术医治天下苍生之疼痛,而是以胸怀天下的圣者踏遍青山寻求治病救人之大法。

上医者医治天下社会于坏乱,中医者医治苍生之隐疾,普通医生者医治具体之疾患。不成良医,便作良相,这是中国古代读书人的崇高理想,也是大医者的伟大风范。上医治心,良医治天下,庸医治病。身病好治,心病难调,病由心生,心生于错杂意识。

神农尝百草,始有中医治标治本之术;黄帝有《内经》,旨在讲述修身养性之防病治病功效;药王孙思邈开出《千金方》,后人按图索骥求得治病之药方;李时珍之《本草纲目》,罗列细解天下山川草木动物矿石之药性,始开药物学之先河;西方神医发明牛痘、青霉素,可谓人类之福音。医药越加尖端精密,人类因环境恶化产生之疾患亦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顺应自然保护环境净化空气,实为当今上医力行之路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