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第三章 团聚(三)

wangvct 收藏 23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49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张贤在十八军的军部果然见到了军长胡从俊与十一师的师长杨涛,十一师还在咸宁的温泉镇,那里原有一个日军的兵营,十一师负责对那个军营的接管与遣送,直到这个时候,才准备着开进武汉城来。

见到张贤,胡从俊和杨涛都有一些意外,他们还以为这个小团长升为了副师长之后,不会再回来了呢。当听说张贤真得准备陆大毕业后,回到十八军时,两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胡从俊埋怨着张贤道:“张贤呀,当初我还问你准备回不回来的,你却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所以我把准备留给你的位置给了别人,你回来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张贤笑了笑道:“我回十八军里来,是因为有你们这两个我的老长官在,指着你们照应呢,呵呵,没有位置也无所谓的,哪怕是挂一个名就行了。”

胡从俊有些不解,问道:“张林福如今是七十四军的军长,他还兼着五十七师的师长,你要是回去,这个副师长怎么也应该扶正了,却为何不继续留在七十四军里呢?”

这个问题也是杨涛想要问的。

张贤又笑了一下,道:“我这个人有的时候就是不识好歹,总惦记着自己老婆孩子,所以思忖良久之后,才决定还是回来的好!”

胡从俊却摇了摇头,道:“张贤呀,这不是你的理由吧!”

张贤知道这个理由根本无法令人信服,却又不愿意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当下只得重新向他们解释着:“其实这是陈长官的意思!”这个托词倒是很实用,胡从俊和杨涛总不敢去问陈长官吧?胡从俊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听张贤这么一说,他心下已经明白过来,显然是因为陈长官在为自己的土木系部队招揽人才,不愿意把人才流失到了何应钦的军政系里。

当下,胡从俊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也决定回十八军里来,过完年你也应该毕业了,呵呵,便是别人不安排,你我也是要安排的。”

张贤还生怕他当真给自己安排了什么职务,当下又连忙告诉他:“我是跟着郭万参谋长回到武汉的,他说要是你这里没有合适的职务的话,便让我暂时先在你这里挂一个名,他要我去帮下他,做武汉的警察局长。等武汉局势稳定下来,或许十八军里有合适的职务了,再让我回来。”

胡从俊与杨涛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过完年马上要整编了,还不知道我们十八军会怎么改呢,你先去当你的警察局长,等整编完成以后再说吧!”

听到这句话,张贤不由得放下了心来,但愿着这个整编永远也完不成,自己被这些长官们抛在了九霄云外才好。

从胡从俊那里出来,张贤与杨涛师长一齐走出十八军的军部,路上,张贤向杨涛打听了此时十一师的变化。十一师人事变动并不大,三十一团的团长依然是龙天涯,三十二团的团长还是黄新远,三十三团的团长也没有变,仍是张慕礼。当初胡从俊说给张贤留的位置是同为十八军中的一一八师的参谋长之位,一一八师是最后才划入十八军序列的,胡从俊自然要找一个心腹的人来打入。

在与杨涛分手的时候,张贤为自己的弟弟张义请假,要过年了,在这个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新年里,作为张家的长子,他是想要全家团聚一下,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兄弟三人还没有在一起团聚过。

杨涛很痛快地便答应了。

************************

终于找到了家,王金娜把家安在了武昌阅马场附近的一个院落中,这是十八军的一个后勤部,同时住在这里的还有十八军后勤处的许多官兵。

当张贤开着车停在了院子的外面,打听着王金娜的名字走进去的时候,王金娜正抱着小虎在里面的一株光秃的海棠树下晒太阳,这是难得的一个晴天,院子里都晾满了衣被。

当看到张贤出现的时候,王金娜的第一反应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把孩子放在了地上,飞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一边笑着,一边流下了泪来。张贤也紧紧地抱住了她,两个人就在院子里亲吻了起来,喜悦与泪水交织在了一起,就仿佛从来也没有过的激动。

良久,两人才从这种激动中清醒,张贤放开了王金娜,看到了她身后傻傻站着的小虎。小虎已经有两岁半了,长得虎头虎脑,很是可爱。

“小虎!叫爸爸!”张贤来到小虎的面前,一把抱起了他,这样地告诉他。

这一回,小虎没有哭,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也不开口。

“快呀,叫爸爸!”王金娜也在旁边催促着。但是小虎眨吧着眼睛,就是不开口。

张贤从衣兜里掏出了几块糖来,这是他专门买的,举到了儿子的面前,一边告诉他:“叫爸爸,就给你糖吃。”

小虎看了王金娜一眼,再看看张贤,忽然就喊了起来:“爸爸!”说着,从张贤的手中抢过了糖去。

张贤与王金娜都哈哈大笑,小孩子的想法就是这么得朴实可爱。

田秀秀已经知道张贤今天会回来,所以早早地也赶了回来,如今她在军统的武汉办事处上班,属情报组,直接吏属于韩奇指挥。搞情报的自然是消息灵通,只是军统武汉办事处在汉口的北京路一号,她每日需要往返地从汉阳门渡口过江,便是从那边赶回来,也到了下午。

田秀秀回来的时候,王金娜正在忙里忙外地做着饭,张贤正在逗着儿子,好不自在。原本,王金娜请了一位保姆,只是因为过年,那个保姆回家过年去了,所以这个时候,只好一切家务以及看孩子只能自己来做了。

秀秀自然也是一番激动,张贤与两人有快一年的时间没有在一起了,互相的思念之情自然不可言表。

吃饭地时候,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说笑着,各自述说着自己的相思之苦。而对于王金娜与田秀秀来说,最关心的自然是张贤陆大毕业后的去向,当得知他很快就可以回到十八军,而且可以在武汉当警察局长的时候,两个人都喜不自禁,这也就是说三个人两地分居的局面总算要结束了,终于等到了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

**********************

第二天一早,还没有等张贤夫妻三人起床,便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喊着:“张贤是住在这里吗?”

张贤第一个惊醒,这才发现天已经很晚了,太阳都上了中天,连忙穿着衣服。身边的王金娜与田秀秀也惊醒过来,跟着起身,只有小虎还在呼呼大睡。

当张贤夫妻打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空军服英俊异常的二弟张仁,这又是一个欢腾的时刻,兄弟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在上一次分手的时候,还是湘西会战的时候,如今也有半年多的时间了。

张仁的变化不大,依然挺拔威武,脸上还带着那副娃娃的模样,一笑起来两边的酒窝便显露出来,仿佛就是一个大孩子。他还带了一个大包裹,打开来全是生活必须品,竟然都美国货,这令王金娜和田秀秀这两位嫂子欢喜不已。

兄弟两人手牵着手走进屋里,田秀秀连忙出去买菜,而王金娜也忙着生火,准备中午款待二弟。

还未到中午,便听到了院子外机的汽车声响,然后便见到张慕礼和张义走了进来,这两个人显然赶了很远的路,一脸得尘土。

张贤迎出门去,早已把张慕礼当成了自己的老大哥,询问之下才知道,先是黄新远回去告诉大家,说张贤回到了武汉,于是那些战友们都跃跃欲试着,都想过来探望一番,后来杨师长回去,又准了张义的假,所以张慕礼便先行了一步,带着张义一大早地便跑了过来。据他所说,在其后,还有许多的战友同袍们过来,这让张贤感动不已。

张义已然不是那个刚刚入伍时的少年了,如今他也到了二十岁,已经成为了一个高猛壮实的小伙子,他的表现很令张慕礼满意,在张贤的面前连连地夸赞着,说他很有当年张贤的模样,打起仗来不仅勇猛,而且头脑十分灵活,十一师在常德驻防的时候,他还专门让张义去上了半年的军事培训班,如今承蒙张慕礼的提拔,张义已经成了三十三团的一个少尉排长。

张家三兄弟与张慕礼同坐一堂,倒都是张姓,又以张慕礼的岁数最大,这让张慕礼感慨不已,在十分羡慕张家三兄弟的同时,还提出要大家结拜。

听到张慕礼提出这个要求,张贤哈哈大笑起来:“一结拜,你就成了大哥了,我就不是大哥了!”

张慕礼却一本正经地道:“这样好了,我只和你结拜,我是你的大哥,也就成了他们的大哥,你的弟弟自然也就是我的弟弟了!”

张贤怔了一下,转而又笑了起来:“张大哥真是这么注重形式呀,其实你在我的心中,我一直就当你是大哥的。”

张慕礼道:“那是一回事,这又是另一回事,我就是喜欢你们兄弟,我想这也是惺惺相惜吧!”

张贤笑道:“既然大哥有这个想法,那我们就赶一个吉日结拜就是了。”

张慕礼却道:“赶日子哪如撞日子,我看今日就不错,我们就在今日结拜吧!”

张贤只得答应。

当下,大家准备一番后,在院子中摆下了香案,对着青天叩拜一番,然后又互拜一番,歃血为盟,起身后张贤管他叫着大哥,这令张慕礼兴奋异常,哈哈大笑着,指着张贤兄弟三人,道:“如今我们是兄弟四个人了,你们三兄弟叫做贤仁义,如今再加上我,就变成了礼贤仁义,呵呵,就仿佛是天生的一般!”

听他如此一说,张家三兄弟也连连点头。确实,礼、贤、仁、义,正是中华民族理学家们所提出的人之美德,代表了人们对理想社会的憧憬与期望。

“今天吃过饭后,我们应该去照一个全家福!”张仁提议着。

这个提议马上被大家接受下来,吃过饭后,一行人开着三辆车子,来到了武昌最大的大华照相馆,张慕礼倒是识趣,让张贤夫妇三人带着儿子小虎以及张仁、张义两兄弟先照了一张合影。这张家兄弟的合影中,张贤坐在中间,怀里抱着儿子小虎,王金娜坐在张贤的左边,田秀秀坐在张贤的右边,张仁与张义站在张贤的身后, 一家六口人,除了小虎以外,全都身着戎装,倒是很不一般。只是在兄弟三人的心中,还是有一点的遗憾,虽然兄弟三人都已经长大成人,可惜自己的父母却再也看不到了,如果二老还健在的话,那又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呀。

在这张照片拍完之后,张慕礼又与大家合拍了一张,按他的话来说,要是他的老婆孩子也在武汉的话,一定会带来跟大家也合照一张相。

张贤知道,十八军的家属还在万县,包括军长胡从俊的老婆孩子也在那边,不过,从十八军入驻武汉以后,十八军的军属已经有部分地迁往武汉来了,为此,胡军长还专门把武昌原日军的后勤基地要了过来,就是为了安置这些十八军的家属。

*******************

在张慕礼走后的第二天,韩奇也带着他的老婆和儿女过来看望张贤,再一次见到这位韩大哥,又让张贤激动了一番,抗战终于胜利了,韩奇也苦尽甜来,终于熬上了一个主任来当一当,自然要把自己的家属也接过来,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张贤问到了那个吕奎安,韩奇告诉他,如今的吕奎安已经被他任命为武汉行动组的组长,倒也有很大的实权。只是这个吕组长依然有些胆大妄为,还没有来几天,便有一堆的人跑到韩奇的面前来告状了。

在韩奇之后,徐海波、尹剑、白京生、龙天涯、吴华、陈大兴、黄新远等众人都过来看望张贤,连王元灵副师长也屈尊而来,这虽然让张贤夫妇忙里忙外地着实忙了一番,但是却心情愉快。直到大家都来过了,张贤这才发现,他的同学王江却没有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