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初三杰之别样人生

qu123 收藏 0 591

韩信、张良、萧何为汉初三杰。汉高祖这样评价他们:“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填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面对三位人杰,汉高祖连用三个“不如”,自叹矮其一截。汉初三杰为西汉王朝立下赫赫战功,汉之开国元勋。汉高祖登大位后,即“家天下”,“狡兔死,良狗亨(烹) ”。异姓王几乎不能善终,韩信在汉十年被吕后、萧何用计谋杀掉,民间留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俗语。萧何对汉高祖一向忠心耿耿,竟也如履薄冰,几乎横遭厄运,经高人指点,挽狂澜于己倒,终免于刀锯之刑,实属万幸。张良对权力的参悟颇为透彻,汉王朝建立后,逐渐逐渐淡出权力,拒绝过分的封赏,得以善终。


韩信:军事奇才,矜攻伐,未善终


在汉10年,即公元前196年,陈豨谋反。汉高祖亲自带兵剿灭,本来他担心韩信会“倾动关中”,想带韩信亲征,但韩信以自己身体不好为由拒绝了,当时韩信是淮阴侯,是有名无实的虚职,刘邦深知其军事才能,心存疑虑。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韩信家里出事了。家奴犯事,韩信想杀掉他,家奴的弟弟上书告发:陈稀造反是韩信的主意,韩信与陈稀秘密约定,里应外合,将假传圣旨,释放囚牢里所有的奴隶和犯人,杀掉吕后和皇太子刘盈,共取天下。


许多人都不相信韩信会在这个时候造反,认为是刘邦过河拆桥,拿功臣开刀,请人来告韩信谋反,借此将其除掉。但是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韩信不谋反,只是认为韩信在拥有雄狮百万的时候最适合谋反,手上有兵;此时是淮阴侯,虚职,没有兵权,造反岂不是让自己往死路上奔?许多人都觉得韩信之死乃千古奇冤。


吕后一听事关重大,便急忙秘密召国相萧何,商量对策,由萧何去执行。萧何回到家中,百感交集,韩信是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人才,现在自己又要将其送进鬼门关。但是,吕后的淫威不容得萧何有半点私情,只能依计行事,派一名心腹打扮成军人,在长安成北面狂奔几圈,然后入城假称是皇上派来报信的,说陈稀已全军覆没,皇上即将凯旋归来。众臣听到捷报,都来宫中贺喜,只有韩信称病不来。第二天,萧何派人请韩信到相府赴宴,韩信婉言谢绝。萧何亲自到韩信府上,以探病为由,直接闯韩信内室。韩信见萧何已经来了,只得与萧何寒暄一番。萧何说:“我、你是好朋友,请你去赴宴,有要事相告。”韩信忙问:“什么事?”萧何说:“皇上发来捷报,说征讨大军大获全胜。大臣们都上朝贺喜,你称病不上朝,已经引起人们怀疑了。我劝你同我一起进宫,向吕后道贺,消除人们的怀疑。”韩信没办法,只好跟着萧何到长乐殿向吕后道贺。宫里早已埋伏着刀斧手,韩信一到。吕后即喝令刀斧手:“拿下!”刀斧手将韩信五花大绑。韩信见事不妙,急忙呼叫:“萧相国救我! ”萧何早已避开,哪里还呼喊得应?吕后坐在长乐殿上,尽数韩信如何与陈稀暗约谋反,如何欲加害她和太子等罪,容不得韩信任何分辨,推到长乐钟室,斩立决。韩信仰天长叹:“吾不用蒯通计,反为女子所诈,岂非天哉!”吕后遂夷信三族。一代名将、杰出的军事家韩信为自己死于妇人之手,心有不甘。其实,这是韩信对权力的误解,没有汉高祖的默许,吕后、萧何怎么有胆量要他的人头!其实韩信是死在汉高祖手中!汉高祖平定陈豨归来,听说韩信死了,“且喜且哀之。”先高兴,后觉得他可怜。可见汉高祖早已想取其人头,只是没有下手的机会。吕后、萧何替他做了想做而未做的事。其实,刘邦对韩信早有所疑忌,这与韩信的才能有关,更与韩信日常行为有关。


韩信平齐后,看到张耳已经得到封赏,自己的王位却没有着落,汉王又没有任何动静,觉得自己功劳大,就忍不住了,派信使到汉高祖处,要求汉高祖封他为假齐王(即临时的齐王)。面对要挟,刘邦心中非常不爽。


韩信的使臣对汉王说:“齐夸诈多变,反覆之国,南边楚,不为假王以填(镇)之,其势不定。今权轻,不足以安之,臣请自立为假王。”


汉高祖大为恼火,骂道:“吾困于此,旦暮望而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


张良、陈平伏后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自王乎?不如因立,善遇之,使自为守。不然,变生。”


汉王亦醒悟了,就又骂:“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遣张良立信为齐王,征其兵使击楚。


当时楚方急围汉王于荥阳,情况非常危急,汉王在几十个骑兵的保护下,从西门逃出荧阳到成皋。楚王追至成皋,汉王单独逃窜,革命本钱几乎全部输光。形势十分恶劣,汉王非常渴望韩信来救其于水火,盼来的竟然是韩信的要挟,要官,汉高祖大为恼火,不难理解。


韩信不适事宜的要官,张良、陈平的耳语,给韩信以后的不幸人生埋下伏笔。人在危难的时候最需要安全感。刘邦当时朝不保夕,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韩信的要挟让汉高祖认为韩信并不是跟我铁心的兄弟,对韩信的不信任从此开始。


韩信童年时,家里很贫穷,没有好的行为,不能被择优推荐做官吏,又不会不做生意谋生,生活异常艰难,不能养活自己。母亲去世,没钱,无法下葬。韩信长期寄食亭长家中,亭长夫人讨厌他白吃白喝,随即调整吃饭时间,早早起来做饭,全家人一起床就在床铺上吃饭。正常开饭时间,韩信来吃饭,自然碰了一鼻子灰,从此再不到亭长家白吃白喝。但是,饿着肚子过不了日子,怎么办?韩信漫无目的到江边钓鱼。一个漂母,即帮别人漂洗丝棉的老妇,可怜他没饭吃,就“饭信”。韩信竟一吃就是几十天。韩信确实穷,没办法。人穷人欺,淮阴一些无赖经常欺负韩信,当众侮辱韩信说:“你要是不怕死,就将我杀掉;如果怕死,就从我跨下爬过去。”韩信在沉思,杀掉他,没什么可怕,但是,可能要坐牢,会不明不白死在牢房,我的理想将无法实现。忍!七尺男儿,堂堂男子汉慢慢俯下身子,从无赖的跨下爬过去。淮阴市集笑声响彻云霄。


《史记》、《汉书》记载韩信“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唐·颜师古的解释是:无善行可推为吏。许多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韩信是军事奇才,童年一定是刻苦学习的好学生,怎么可能没善行!我猜(下面内容只是猜想,没有历史根据),司马迁和班固可能因为韩信“不得推择为吏”,就以此推断他“无行”。秦末年,社会大乱,欲为吏者,可能需钱物打点,疏通关节(这也是古今不变的真理),韩信家贫,无钱打点,怎么能够被择优推荐做官吏呢?并非韩信真的无善行,乃无钱行贿罢了。再看韩信背剑独行,理想远大,不与小流氓一道,应当是“有行”而遭侮辱。


韩信从军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最先“杖剑”追随项梁;梁死,转到项羽麾下,不得意。后来他自己说:“臣得事项王数年,官不过郎中,位不过执戟(郎中宿卫执戟),言不听,画策不用。”转投汉高祖帐下,开始也不如意,都做一些不起眼的工作,竟然一次犯了法当斩,面前十三个案犯都已人头落地,马上轮到自己了,韩信仰天长叹:“上不欲就天下乎?而斩壮士!”刚好膝公夏侯婴经过,听到他感叹,“壮其貌”,就放了他。韩信和膝公夏侯婴畅所欲言,膝公夏侯婴感到人才难得,向汉高祖推荐,汉高祖并不重视,仅让他做“治粟都尉(管理粮饷的军官)”。因管理粮饷,韩信有机会接触“后勤部长”萧何,其才华深深打动了萧何,萧何感到其“国士无双”,极力向汉高祖推荐,却仿佛泥牛入海,没任何消息。韩信感到前途茫茫,膝公夏侯婴、萧何都推荐我,还是不能用我,我不能再在这里耗时间了,于是汉军驻扎南郑时,韩信逃了!萧何知道后就星夜单骑追韩信,民间留下了“萧何月下追韩信”、“不是寒溪一夜涨,哪得汉朝四百年”的典故。韩信跟随韩信回到汉营,汉高祖即拜为大将军,韩信和汉高祖分析当时天下形势。


韩信认为,纵观天下群雄,汉高祖只有一个对手,就是项羽。项羽有许多致命的弱点,首先匹夫之勇,不能任用手下的能人强将;其次妇人之仁,当面对人客客气气,但是别人一旦有功,却不舍得封赏,官印刻好了,却不肯给,还残害功臣;第三过分残忍,军队所过的地方没有不残灭,人心不服;第四背约,分封唯亲,人心尽失;第五封邯、欣、翳三王王关中地,秦父兄怨此三人,痛于骨髓,关中可传檄而定。韩信认为:项羽只是表面强大,其实非常脆弱。


韩信建议先定关中,再以天下之地封功臣,天下垂手可得。


汉高祖大喜,将部队的指挥权交给韩信。韩信也没辜负汉高祖的信任,率领汉军所向披靡,军事才能展示得淋漓尽致。破魏,抓获魏王豹;破代,抓夏说;破赵,斩成安君,擒赵王歇;平齐,杀龙且,虏齐王广……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真正的常胜将军。


韩信平齐,杀龙且,虏齐王广,项羽坐不住了,马上派武涉去劝说韩信归楚。韩信不为所动,因为他心中有气,说:“臣得事项王数年,官不过郎中,位不过执戟,言不听,画策不用,故背楚归汉。汉王授我上将军印,数万之众,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听计用,吾得至于此。夫人深亲信我,背之不祥。幸为信谢项王。”蒯通也劝韩信背汉以三分天下,鼎足而王。韩信不忍背汉,又自以为功大,汉王不夺他的齐地,就不听他们的计策。


韩信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性格耿直,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但是,毛泽东说:“革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韩信因为在项羽手下混了几年,非常不如意,就记恨项羽。“汉王授我上将军印,数万之众,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听计用,吾得至于此”,此一时,彼一时,以个人的恩怨来干扰决策,难逃失败的命运。


汉高祖登大位,韩信即被地迁楚,为楚王,褫夺其齐地,汉高祖是害怕韩信经营其根基深厚齐地,对大汉不利。证明韩信的想法“自以功大,汉王不夺我齐”非常幼稚。


韩信贵为楚王之后,荣归故里,专门召见这三个人,亭长、漂母、无赖少年。韩信给亭长百钱,借此羞辱他当年不能“为德不竟”;兑现当年诺言,赐漂母千金;任命当年之无赖少年为中尉,掌管巡城捕盗,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长。韩信没有忘记童年的恩怨情仇。


刚刚了结童年的私人恩怨,汉高祖马上来一招“假游云梦”,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抓韩信,对他不放心。汉高祖到了楚,韩信的地盘,韩信正在犹豫,是否起兵造汉高祖的反?却“自度无罪”,想去拜见汉高祖,又担心被抓。正犹豫不决,有人给他出馊主意,“斩眛谒上,上必喜,亡(无)患。”钟离眛是韩信的朋友,项羽的部将,汉高祖的仇人,汉高祖很想要其人头。项羽被消灭之后,钟离眛就躲在韩信这里。韩信就找钟离眛聊天,支支吾吾,又不好意思说。钟离眛也是聪明人,看透了韩信的心思,非常气愤,骂韩信:“你想抓我去讨好汉王,我死了,下一个就是你。”钟离眛拔剑自刎。韩信提着钟离眛的人头,屁颠屁颠的来见汉高祖。汉高祖马上将其抓起来,没杀他,降为有名无实的淮阴侯,实际是软禁在朝廷。


韩信被留在京城,整天闷闷不乐,经常请病假,不上朝。他心中有怨气,总认为汉高祖畏惧他的才华,所以将他留在身边。这种想法助长了他“恃才傲物”的思想,羞于和当朝功臣们同朝为官。一次韩信拜访樊哙,樊哙对韩信非常尊敬,口口声声称“臣”,韩信非常高兴,感叹说:“我一生就和樊哙等为伍!”韩信渴望别人尊重。


韩信因功高而见杀,不能不令人深思其为人之道。汉初的异姓王能够善终的,只有一个,韩信最不幸,功劳最大,却伤害最深,被灭三族。躺在功劳簿上过日子,并且心中有不满,本来汉高祖已经不放心,勉强封齐王,迁楚王,贬淮阴侯,韩信根本不醒悟,不思考自己的处境,时刻惦记自己的功劳,以为功高,别人不好怎样,却不知道“狡兔死,良狗亨”。皇上要杀的就是功臣!因为才华、功劳及忠诚被杀,真是天大的冤屈。忠诚,更要让皇上知道你忠诚;功劳永远属于过去,人不能活在过去;才能乃天赐,你知道的永远不如不知道的多,骄傲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