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女把我的男友也租了过去,丢了男友又伤身!

圣旨 收藏 0 365
导读:  在这座城市里,每一天,都在发生着不同的爱情故事。和年轻的漂泊者一样,年轻的爱情,也总是充满了随机和巧合性。出租屋里的男女,更是演绎着一场又一场爱怨交织的爱情故事。   我是在大学毕业第二年夏天来海口的。之前的一年,我在沿海城市转了一圈,最后选择留在了这里。因为年轻,因为憧憬浪漫的爱情,我爱上了这个美丽的滨海城市。相比之前找工作的周折,我在海口的工作还算比较顺利。   在国贸一家房产公司做了半年策划宣传后,为了上班方便,我在单位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从海甸岛搬来的第二天,我就在报纸上登了一则招租

在这座城市里,每一天,都在发生着不同的爱情故事。和年轻的漂泊者一样,年轻的爱情,也总是充满了随机和巧合性。出租屋里的男女,更是演绎着一场又一场爱怨交织的爱情故事。

我是在大学毕业第二年夏天来海口的。之前的一年,我在沿海城市转了一圈,最后选择留在了这里。因为年轻,因为憧憬浪漫的爱情,我爱上了这个美丽的滨海城市。相比之前找工作的周折,我在海口的工作还算比较顺利。

在国贸一家房产公司做了半年策划宣传后,为了上班方便,我在单位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从海甸岛搬来的第二天,我就在报纸上登了一则招租广告“欢迎单身年轻女士合租……”说实话,在海口像我这样,月薪2000多元的收入,已不算是小数目,但面对海口黄金地段一千多元的房租,我只能委屈自己,与人合租了。

两个女孩的合租情谊

叶子是第四个来看房的女孩,之前的三个,不是嫌房租太高就是嫌离单位远而放弃了。当时我都有些灰心了。可我和叶子却一见如故,她和我个头差不多,身材也相仿,只是脸形比我圆些,笑起来,还露出一对酒窝,一副稚气温和的样子。更让我觉得欣慰的是,她没有在房租费上和我纠缠。我们俩一拍即合,当天下午她就搬了过来。

房间收拾妥当,我们俩个坐在客厅里喝茶,相互一笑。总觉得和她不像初识的朋友。于是我问她,你有男友吗?她轻啜了口茶,说,刚分手,所以我才搬出来找地方住。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叶子却轻松地一笑,说,都已过去了,没什么了。

我很佩服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女孩,在感情上的收放自如。换了我,也许至少要痛苦上一阵子。那时,我和公司一位叫江枫的部门经理暗生情愫,只是爱情还未到水落石出的时候。

叶子也在国贸一家公司就职。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到楼下吃早点,中午在各自的公司打发,晚上谁先回来谁负责做饭,两个人的伙食本来也很简单。后来我们凑钱买了电视,那时韩剧《人鱼小姐》正在热播,我们俩一起哭得唏里哗啦,而后相互看看又大笑不已。我们一起逛街,吃小吃,相互换衣服穿,在单位受了委屈相互诉说安慰,一起骂男人不是好东西。

只是,我和叶子不同的是,我向来大大咧咧,东西总到处扔,叶子却很细心,房间的卫生总是她来打扫,连我内衣都叠得整整齐齐,家里的牙膏、手纸基本都是她在换。甚至包括灯泡、水笼头那些让我头疼的琐事,叶子也能很快搞定。更让我觉得惭愧的是,叶子做得一手好菜,每次我做的菜让她难以下咽,而她做的菜,却每次都让我大快朵颐。

有时,看着叶子,我就总在想,原来自己有那么多的不足,而像叶子这么完美的女孩,居然也会有男人舍得离开她。

本来与人合租,只是经济所迫,不得已的事,但时间长了,我却渐渐觉得,和叶子合租的日子,是我走出大学校门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爱情里多余的角色

那段时间,我和江枫的感情进展得很顺利。很快,我们成了公开的恋人。江枫大我两岁,早几年就来海南发展,职位上也比我高一级,在公司算得上年轻才俊,很得老总赏识。虽然眼前还只是一个部门副经理,无房无车,但在我眼里,江枫就是一只潜力股。更何况,我来海南的时间并不长,交际的范围也不大,就像一只在别人屋檐下的燕子,在身边所能选择和依靠的人选中,江枫是最优秀的了。

后来我想,也许我最不应该做的,就是把江枫带到自己家里做客,让他有机会认识了叶子;也许我从开始就扮演错了角色,如果最初我能把自己放在一个红娘的位置,不仅可以成全他们的姻缘,我还可以保留自尊,心安理得地离开。

那天,我将江枫带回家时,叶子正围着碎花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听见我叫她,她出来和江枫打招呼,两人相视的目光,有惊喜瞬间闪过。尽管接下来,叶子连话都没和江枫说上一句,又一头扎进厨房,但她用心做出来的一桌饭菜,却足以说明她的心思。江枫吃得很香,不时用赞赏的目光看上叶子几眼。吃完饭,叶子又端上一盘水果,拿着水果刀,坐在江枫对面,当她把第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江枫的时候,我看见江枫边说谢谢,边看着叶子,眼里溢满赞赏和喜爱。

现在想来,那天晚上,沉浸在爱情中的我,却成了多余的角色。

留不住的爱只有放手

从那天起,我和叶子的关系明显有了点瑕疵。但我还是宁肯相信我和江枫之间的爱是真实的。对叶子,和我在一起时,表现出的不自在和心不在焉,我没有太过在意。但江枫约我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下了班有时招呼也不打就匆匆离开,而另一边,叶子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我隐约觉得这中间有什么联系。

可那只是我的猜疑,我一遍遍回想那天晚上的情景,他和她眼神的交错,可那又能说明什么,我不愿意相信,我的女友和我的男友之间真的有什么发生?如果那样,我在他们眼里算什么。

我索性活得稀里糊涂,依然穿叶子的衣服,要她陪我逛街,一如既往地风风火火、大大咧咧。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叶子,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也许是我,让她受尽折磨。她开始躲着我,不敢面对我。有天晚上,叶子回来得很晚,隔着一堵墙,我们都无法入眠。她给我发了条短信,她说,我和江枫在交往,对不起!

看着短信,我足足发了十分钟的呆。但奇怪的是,对隔壁的叶子,我居然没有愤怒和怨恨。

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第二天下班,江枫约我去公司楼下喝咖啡。一杯咖啡都要喝完了,坐在我对面的他却还是支支吾吾,一副张不开口的窘迫样子。不知他以往工作中那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哪里去了。终究,还是爱他,心里的疼痛渐渐向周身蔓延开来。

感觉到泪水快要破堤而出时,我拿起包起身离开。我对江枫说了最后一句话,我说,其实,叶子已告诉我了,祝福你们!

听见江枫在后面叫我,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我没有转身,我知道江枫要对我说什么。他一定想说,谢谢你!

是的,我还能怎么做,当男友移情别恋,爱上了合租女友,除了祝福,我还能做什么?

在爱情上,我向来不是愿意跟人争抢的女人。爱情终究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是说能争就可以争得到的。有些东西留不住时,最好是潇洒放手。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虽然自己之前已做了心理准备,但到了真正放手的时候,我却是那般的心痛和疲惫。直到那个时刻,我才发现,自己爱江枫的程度,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得多。

再次邂逅合租的爱情

从那天起,我开始留意租房信息。不久,在单位附近的大厦看到一则合租广告。和我当初一样,有个在附近工作的女孩想与人合租。我先打了电话,随后去看房。

房主是个比我年轻的女孩,叫阿媛,大学刚刚毕业,来自海南儋州,在出租屋附近一家公司做文员。和我当初的情况大略相同,一个人租了两房一厅的房子,为了减轻房租压力,转租出去一间。

阿媛看起来恬静温和,就像当初我对叶子的印象一样,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当天就搬了过去。也许对于我,换一个地方,就是一种新的开始,不再跟从前纠缠不清。而且我也不想再见到江枫,我决定辞职。

搬进新家的那天晚上,阿媛到我的房间来帮忙收拾。她问我,怎么男友不来帮你?我愣了一下,随即叹口气说,刚分手,所以搬出来住!你呢?

阿媛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工作地点有些远,所以半个月我们才能见一面。

我急于找一份新工作,阿媛很热心地帮我,还让她的同事到处打听哪儿要人。我很感激她,在家里闲暇时,就包揽了所有的清洁工作,还大为发挥从叶子那学来的厨艺。阿媛每次回到家,都会感激地抱住我,开心得像孩子。我们很快相处得像亲姐妹。

事情就在两周后发生了变化。阿媛的男友陈休假一周,过来和阿媛团聚。那是个高而挺拔的男人,脸上时常保持着干净而平静的笑容。当阿媛介绍我们认识,我和他相视而笑的瞬间,心蓦然间动了一下。

也是从那晚起,我发现,陈的目光总有意无意地追随着我的身影。阿媛上班后,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时,陈就和我一起打扫卫生,帮我择菜,还不时用赞赏和喜爱的目光看着我。

同一屋檐下,一周的相处,足以让两个男女生情。尽管我力求保持表面上的平静,而心里却无时不充斥甜蜜,酸楚,还有深深的愧疚。

我终于可以体会到当初叶子的心情。特别是当陈临走时,终于鼓足勇气对我说出,相比阿媛,他更喜欢像我这样成熟体贴的女孩时,我的内心更是六神无主,百味陈杂。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我是怎么了?同一个出租屋的两个女人,为什么连爱情也会不期而遇?是出租屋里的爱情太脆弱,还是年轻的欲望太泛滥?

但我始终坚信,没有伤害的爱情才是完美的。我再次选择了离开。从此,我将不再选择与另一个女孩合租房屋。而在这里,我用我的前车之鉴,提醒那些欲求合租房屋的女孩,千万不要连自己的爱情都一并出租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