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九十五章 笔架山上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5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48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新任的福建巡抚吕佺孙,字尧仙、元相,号兰溪,室名运甓轩。生于嘉庆11年(1806年),江苏阳湖(今常州)人。国子监生、道光14年顺天举人、道光16年二甲34名进士,散馆授编修。历任国史馆纂修官,会试同考官、广东高廉兵备道、四川按察使。

咸丰元年,迁贵州布政使、署理巡抚。如今调到福建来擢巡抚,把署理也就是代理去掉,相当于扶正了。

吕佺孙此人最喜欢收藏砖头,每到一地首先做的是收集各种砖头,著有《运甓轩钱谱》、《金石存考》、《百砖考》、《毗陵出土孝建四铢拓本一卷》。福建的大大小小官员闻说新来上司有这种爱好,纷纷拆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砖头前去拜访。有富豪突发奇想,让人用金子制了金砖头送过去,各种各样的人各显神通,要给新任上司一个好印象。

仙游众人自然不能免俗,但只是很没有创意地送了些金银珠宝,并且算是随份子的角色。

一番忙碌下来,已经进入了三月份,又一年春来到。在去年,王懿德将沿海渔船编号应用,以补水师不足。平时为渔船,战时为战船,实在太高了。这种做法让仙游众人耻笑不已。

现在有了一个自己控制的出海口,建造船只有了一个地点,大家都感热情高涨,而且辖下之民由二十几万急剧增长到一百万,使得大家内心都很有成就感,决心要把这两个地方也之理成像仙游县一样的大清天堂。

年早就过了,王懿德指挥福建两万多绿营兵集中围攻黄位的小刀会,小刀会寡不敌众,在三月中旬率众渡海,攻占台湾鸡笼港。王懿德随即命令驻台湾的官兵极力清剿小刀会。可惜一直未能遂愿,一直到四月份,仍然没有任何进展。

由于仙游大营一直忙于接收和布置兴化和永春的防御和民生工程,吕佺孙并没有安排仙游军参与清剿。

现在福建大大小小的山贼土匪接近绝迹,大多被歼灭了或者远逃外省,仙游大营需要用到体力的地方还有三千多俘虏在劳动,现在仙游军想捉些免费劳动力也比较艰难了。

现在王懿德由一省长官到两省,林易博正想走走后门,让他允许自己的部队到浙江练练手,部队是需要练出来的。

接手一州一府三个多月了,一切差不多进入正轨,知道历史的林易博此时更加担忧的是邱二娘,就是两年前在仙游县城外遇到的然后帮她赎身的那个童养媳,历史上咸丰四年,邱二娘就会在惠北大规模地起义,福建本来已经大势已去的起义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不想看到这一幕,因为那样的话结果将很难收拾,不是福建的局势难以收拾,而是邱二娘不好收拾,易博可不想邱二娘像历史上一样被凌迟处死。寻着一天没事,林易博连念竹、念悠都没有带,就带了近卫班骑了高头大马径往惠北笔架山去了。情报部侦察出邱二娘的基地就在笔架山,紫山笔架山位于惠安和泉港的交界处,海拔752.3米,是惠安的最高峰。山顶三峰相连,犹如笔架,山以此而得名。

潮州有笔架山,惠安(北部)也有笔架山,林易博心里也想看看到底都叫笔架山,是不是长得都一样。

及至目的地一看,这个笔架山果真更像笔架,三个山峰恰好地勾画出笔架的轮廓。虽然是义军的基地,但是防御其实如同虚设,林易博带了李铁塔,十几个人下了马,慢慢向山上走去。

笔架山虽不抖翘,但是只有弯弯曲曲的山路,不是很好走,不像后世的大多数景区都有石板路。还好两年多来的锻炼使得登上这样几百米高的山并不很吃力。

十几人走走看看,虽然夏天还未来到,但是一个小时后已经全身冒汗,因为一路东张西望,到这个时候才爬了两百多米。可是一路连一个人也没有见到。

这个邱二娘呀,基地在这里还如此松懈,如果我是带大军来攻,此刻笔架山已经危如累卵了。正想着,突然间山上彩旗招展,一伙军士缓缓地下山来。这个时候才发现?

看看警卫员抽枪警戒,林易博笑笑,继续上山,一直又往上走了半个小时才迎面碰上这支几十人的义军。警卫们带的都是手枪,近战的利器,是以个个信心十足,就是肉搏战,这些精挑细选的佼佼者也绝对不会处于下风。

义军没有统一的服饰,只是杂乱地穿着一般的衣服,拿着各式武器,乱七八糟地围了上来。警卫们拉开阵势,构造出一个面积有几十米平方米的防御空间,举枪瞄准,全力警戒。

此时后边也有义军围了上来,不断地还有散兵游勇加入,义军的人数在不断增加。易博面不改色:“叫邱二娘出来答话。”

其中一个比较壮硕,拿着一根木棍的说道:“邱娘娘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官府走狗,准备受死吧。”

李铁塔明显有些急了,低声地易博说道:“大人,咱们先撤吧,等召集了人马,再来收拾他们不迟。”

易博有信心邱二娘绝对不会对他下手,于是轻轻地摇摇头,说道:“在下不是官府的走狗,在下跟邱二娘是故人,近两载未见,今日特访故人而来。”

壮硕男看着易博一行人,个个都是异常高大,而且衣饰华丽,就连随从身上穿着也都是丝绸,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

易博为了不惹来麻烦,这次出来就着便装,连刀什么的也没带,加上近两年来都在外省追击太平军,是以福建本地许多人并不认识他。见易博这么说,而且也没有带武器,心下不禁有些疑惑,邱娘娘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朋友了?

义军对付的是朝廷,一般的人也不想去招惹,加上现在正准备大规模起事,此时更不能节外生枝。壮硕男对着旁边一个小伙子说了一句话,小伙子立刻钻入树丛中不见了,良久,易博估计有半个小时,小伙子才又重新出现,低声地对着壮硕男说了一句话,壮硕男怒喝一声:“什么故人?我们邱娘娘不认识你,如若不识好歹马上下山去,就休怪我们了。”

警卫们一动不动,只是瞄准了最前面的义军,李铁塔见易博没有说话,于是大声说道:“有谁胆敢向前一步,杀!”

四周十几个警卫轰然叫好,面对近十倍于己的义军,当真全无惧色。

壮硕男怀疑对方有所准备,可能埋伏了几百人也说不定,不然怎么如此淡定神轻?

双方开始僵持,四周顿时凝住了一样,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山下突然传来一阵爆竹般的声音,随即几分钟后一支一百多人的部队就冲了上来,易博一看,气歪了鼻子,原来是金虎带着警卫连杀到,控制了山脚下之后,立刻带领两个警卫排杀上来。一定是李铁塔把易博要出来的事偷偷告诉了金虎,然后金虎事先带了警卫连沿途布置。

壮硕男微微变了色,不禁往后退了几步。易博虽然很恼火金虎和李铁塔的自作主张,但是这个时候却不能责怪他们,至少在目前看来,只要拳头比他们硬,不愁邱二娘不现身。

林易博大手一挥,警卫连开始成进攻作战队形散开,闪亮的刺刀对着义军,整齐地对着前进。前面的几十个义军双股颤颤,不由自主地后退。

笑话,不后退的话还能怎么样?警卫连连榴弹炮都带了几门,凭这些人马足以灭了笔架山的义军,这个时候邱二娘手下不过近两千人,而且刀剑还不够分配,许多人还得用木棍当武器。如此实力,怎么打?

邱二娘闻报知道事态严重,该不会是清廷闻说消息,派兵前来征剿吧。于是忙带了几十人 ,匆匆下山。

及至半山腰处,远远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两年来一直想念的一个身影。但是他来干嘛,还带了这么多人,来剿灭我们的,要是是他,我直接不抵抗,死了也愿意……

邱二娘一路胡思乱想,快步来到双方对峙的地方,果真是林易博,果真是他。林易博见邱二娘来到,于是笑着说:“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来人,警卫连撤回山脚警戒,立刻执行命令。”

金虎见了邱二娘,知道林易博没什么危险,于是带了警卫连回山脚下将笔架山团团围了起来,留下李铁塔继续护卫。

邱二娘也挥挥手,示意义军散去。可是这个时候刚才那个壮硕男却说道:“二娘,快趁现在捉了这清官。”

邱二娘闻言明显有一丝慌乱:“张炉,你这是什么话?”

张炉!张炉!原来是早期邱二娘队伍里的骨干份子,历史对于他的身份描述就是雇工张炉。听名字还以为很瘦弱,没有想到这这副模样,这个时候旁边一个明显是读书人的说道:“张炉,不要乱讲,听二娘的。”

这个人就是秀才陈秋浦,同样是早期的起义军骨干,由于义军中读书人不多,是以陈秋浦在这里颇受尊敬。听到陈秋浦说话,张炉不再说话,带了几个人先走了。

邱二娘看看四周义军散得差不多,慢慢地走过来:“你怎么来了?”

易博堆起笑容:“我来劝你不要做傻事。”

邱二娘扬起头:“我能做什么傻事?”

“我看你们这笔架山,怕是不出五日就要高举义旗,反抗官府吧!”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官府欺压百姓太甚,迫不得已。”

“哈哈,不错嘛,两年不见,说话有点水平了,只是再有水平也改变不了你们实力弱小的现实。”林易博正色道:

“走吧,既然来到笔架山,去看看笔架仙公寺吧。”说完当先移步前往:

两人一前一后,后边跟着易博的十几名近卫和邱二娘的二十几名护卫,但都故意落后十几米,远远地跟着。一直走到快到山顶的地方,只见山上奇峰突兀,怪石嶙峋,峭壁矗立,蔚为大观。山峰之上,有一巨石横于两块壁石之间,犹如“天桥”。

邱二娘说道:“这里就是传说何氏九仙的母舅范候公就是在此堕崖修道成仙的。咱们上去看看吧。”

林易博点点头,与邱二娘一同登桥远眺,脚下仙风神雾,飘飘然如临瑶池仙境。易博极目远眺,但觉神清气爽,舒服地说道:“没有想到这儿还有这么经典的地方,让我搬这儿住我是万般愿意。”

邱二娘仰头看着易博:“如果你愿意随时可以来。”

易博没有答话,只是低头看看脚下:“那说谁谁的母舅坠崖所以成仙,我是绝对不信,要说坠崖所以归西我倒是相信。”

二娘闻言只是抿嘴笑笑,其实她也不信这种荒谬的故事。

烟雾缭绕的笔架山似乎可以拧出水来,似乎一直处在雨后的笔架山如同雨水过后一样,树木草色更加地青翠,本来就是蓝蓝的天现在更是一尘不染。渐渐地如从梦醒之初回味过来,开始享受千里迢迢赶来的美景。易博深蓝色的服装映衬青绿色的群山显得是如此美丽。

只是如此美景,却会一直听到不时传过来的远远练兵吵闹声,让人才意识到原来这儿就要发生战争,易博突然转身,离开了“天桥”。此地虽好,但是就像笔架山一样,充满了危机。

两人从右边绕山而下,经过西天门,就看到了依崖而建的笔架寺。笔架寺又称笔架仙公寺,因为驾云南下的是泉州仙公的始祖,所以有此厚名。站在寺门前翘首北望,可见壁立千仞,气势非凡。笔架仙公寺传说因祀“何氏九仙”而名,是泉州仙公始祖。寺中两根巨大的青龙石柱,气势磅礴,腾云驾雾,如摆脱羁绊飞向蓝天。笔架寺有两殿一阁,穿过门庭步入回廊即可进入左边的“仙公阁”,出“仙公阁”沿阶而上,就是“观音殿”了,再靠右是“三宝殿”。三殿依次而立,处于同一水平面,甚是壮观。

笔架寺始建于东晋年间,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虽然其历史悠久,但却还保存着许多明清的建筑构件与摩岩石刻。在庙门左边的石壁上,隐隐约约地还能摸到东晋年代的影子,但终因年代久远,那古老的痕迹早已被无情的岁月风化掉了。

易博沉默地看着,说道:“二娘,我可以告诉你,你们的起事绝无成功之侥幸,还是趁现在来得及放弃吧。”

邱二娘只是平静地说道:“难道你今天就是来充当清廷说客的?”

易博走向寺前依崖构筑的鹿砦护墙,说道:“就凭你们这一千多人?小刀会以上万之众占据厦门仍然只有失败的下场,你们呢,认为你们比他们强?”

邱二娘迎风站立,一头秀发随风飘扬,好一幅女杰的气势:“只要我们义旗一举,四方百姓自然景从。”

看看邱二娘,易博心里百般滋味,你为何要长得那么像那个人,可是为什么性格这么不像?

不远处的空地上,有三百多人正在操练,校场上香烟缭绕,旌旗飘扬,让人看了热血沸腾,但是在易博眼里,这些都是将死之人,如果真的起事的话。

笔架山一年八个月有雾,此时,又有雾起,好像就从地底冒出来一般,无声无息地四处飘荡。

邱二娘回过头来:“我们早在去年就同林俊一起起事了。当时林俊在永春起义,我和表哥林怀也在这里的高明王宫树起义旗。清廷该亡,晋江、惠安人民非常支持我们,只半个月的时间我们的队伍就从几百人到几千人,可是不到一个月我表哥就被清狗杀了,我要报仇,于是我举着“顺天命邱娘娘”的旗帜,带领大家,成为义军的首领。清狗的围剿都被我率义军在官溪、半岭、驿坂等地抗击,将他们打得只会喊娘。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我率领义军同当时进入仙游、莆田的林俊队伍会合,本想进一步发展,可惜因为你,因为你,林俊现在只能四处躲藏,所以我们必须再起事,再一次进攻。”

听邱二娘突然说这么多,易博点点头:“你是做了很多事,但是朝廷里根本不相信笔架山的首领就真的是一个女人,只要你现在跟我走,还可以保你平安。”

“谁要你保?你是兵我是贼,咱们不是一路人,今日你来我这里,我只当作来此游览的文人,你下山去,日后到战场上就是你死我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