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析中美对话:奥巴马将比前任更尊重中国

fengyimin 收藏 10 117
导读:“奥巴马将会比前任更尊重中国”   专家名单:   杰弗里·弗兰克尔(Jeffrey A. Frankel),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前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   德怀特·帕金斯(Dwight Perkins),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曾任世界银行顾问、哈佛大学经济系主任、亚洲研究中心主任   袁鹏,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周世俭,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举世瞩目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究竟意义何在?其涉及的诸多重大话题究竟进展如何?中美双方对话的深意和

奥巴马将会比前任更尊重中国”


专家名单:


杰弗里·弗兰克尔(Jeffrey A. Frankel),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前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


德怀特·帕金斯(Dwight Perkins),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曾任世界银行顾问、哈佛大学经济系主任、亚洲研究中心主任


袁鹏,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周世俭,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举世瞩目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究竟意义何在?其涉及的诸多重大话题究竟进展如何?中美双方对话的深意和效果几何?针对此,本报专访了两国的专家,一一解读。


“债务人必须对债主表示尊重”


《国际先驱导报》:从中美对话的阵容及国际媒体的报道来看,中美双方及国际社会都很重视此次对话,为什么?这次对话究竟有什么意义?


杰弗里:世界正在期盼着中美的“G2”可以在一些领域上起领导作用。这是奥巴马总统上台后和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双边对话,所以这是一次比以往更受人瞩目、高期待的对话。我相信奥巴马政府会比以往的美国政府更加尊重中国。一是因为奥巴马自身的性格,他对其他国家的了解比小布什更深,但是又不像小布什那么傲慢。二是中国经济发展持续让世界瞩目,美国比从前更依赖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债务人必须对债主表示尊重。因此,我想美国政府现在比从前更清楚得认识到这一点。


德怀特:这次会议之所以备受瞩目是因为这是双方最高决策者的会晤,不同于以往峰会上的一两个小时短暂会晤,这次中美的最高层可以在较充足的时间内了解对方最高层的想法。


袁鹏:美国重视中国需要两面看,一方面,在形式上美国的确超规格重视中国。但另一方面,中国还要注意实质内容。美国给足了中国面子,但是最重要的是看美国是否满足中国的根本性需求,还是在实质问题上对中国提很多要求,但是对中国的要求却寸步不让。


“中国要掌握话语权尚需时日”


《国际先驱导报》:这次中美达成共识,要提高国际金融组织的效率和合法性,关注发展中国家在其中的权益。那么,中国如何才能提高在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组织中的话语权?


杰弗里:中国可以在其权力范围内拒绝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多的资源,直到中国在IMF有更大的发言权为止。现在很明显的一个事实就是由美国和欧盟垄断的国际金融组织的时代已经要过去,需要将配额和投票权重新分配给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


袁鹏:中国要提高在国际金融组织的话语权首先在于自身经济实力的提高。而中国经济上去之后,还需要选择正确的战略,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实现自己的利益。现在国际金融组织存在很多问题,需要新的力量修补,而西方体系内也出现不同的声音,这就为中国在从中起重要作用提供可能。但中国要提高在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组织的话语权,在短期内要实现还是不现实的。


周世俭:中国需要联合世界其他国家,一起呼吁与督促IMF和世界银行的改革。而IMF要改革,必须通过85%的股权同意。因此,这些国际经济组织能否改革依然取决于具有否决权的美国。


“美鼓励中国投资还要看行动”


《国际先驱导报》:此次对话中,美国财政部鼓励中国公司对美直接投资,您是否看好这一前景?


杰弗里:美国过去对一些外国公司在美投资曾经处理得很不妥,例如2005年中海油竞购美国第九大石油公司优尼科和2007年迪拜世界港口公司拟投资美国的事件。但我相信现在的奥巴马政府比布什政府有能力处理好这些外国投资案。


袁鹏:我是“谨慎地乐观”。“乐观”在于美国现在赤字严重,许多公司面临破产亟需资金,因此美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因素的干扰有可能减少。“谨慎”在于美国在中国资金进入美国市场还是有很多顾虑,担心会对本国经济发展造成影响。


周世俭:听其言,还要观其行。我对这一前景并不看好。美国虽然嘴上说鼓励中国公司对美直接投资,中国公司也有此意愿,但是实际上美国的市场并没有对中国开放,美国的相关措施并没有到位。如果中国公司要在美投资,我建议可以涉足一些中国较为擅长的矿山﹑工厂等领域,而不宜投资美金融市场。


“对话有成果,斗争也刚开始”


《国际先驱导报》:经过对话磋商,中美之间达成一些共识,但是否还有存在着较大分歧的问题?


杰弗里:最大的争议是气候变化的议题。但是双方在一些敏感问题上也取得了成果。


袁鹏:在人权、气候能源问题上双方分歧大。在能源、温室气体减排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将可能影响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和经济的未来走向,中国必须处理好中国国家形象和国家利益的平衡,中国自身发展和中美关系稳定间的关系。弄清中美关系的稳定是目的还是手段。


周世俭:这次对话温室气体的减排是焦点。美国想要拉中国和自己一起减排,中国希望购买美国节能的技术,但是美国现在提出要中国花5500亿美元购买其设备而非技术。这场斗争还刚刚开始。(陈璟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