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一中高考加分疑造假 49人为官员老总子女

防水墙 收藏 0 165
导读:中国青年报7月30日报道 “今年高考,绍兴一中以体育竞赛获奖者加20分的考生远远不止你们报道的19名,人数更多,背景更为复杂。”连日来,在采访2009年浙江青少年“三模三电”(航海建筑模型、航空航天模型、车辆模型与无线电测向、无线电通信、电子制作)锦标赛过程中,被采访对象不约而同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今年5月15日本报刊发了《浙江高考航模加分者被指多来自权势家庭》一文,披露了绍兴一中2009年参加航海模型加分测试的19名考生中,13名考生的家长分别是越城区副区长、市建行行长、市财政局副局长、市交

中国青年报7月30日报道 “今年高考,绍兴一中以体育竞赛获奖者加20分的考生远远不止你们报道的19名,人数更多,背景更为复杂。”连日来,在采访2009年浙江青少年“三模三电”(航海建筑模型、航空航天模型、车辆模型与无线电测向、无线电通信、电子制作)锦标赛过程中,被采访对象不约而同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今年5月15日本报刊发了《浙江高考航模加分者被指多来自权势家庭》一文,披露了绍兴一中2009年参加航海模型加分测试的19名考生中,13名考生的家长分别是越城区副区长、市建行行长、市财政局副局长、市交警支队科长、市教育局科长、绍兴一中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副校长、古越龙山股份公司董事、绍兴汽运集团公司副总、昌安实验学校校长等,其余6名都是教师子女。


经本报记者调查采访,一份更加详细反映今年高考中,绍兴一中73名以体育竞赛获奖者身份被加20分的考生名单及其家庭背景的表格展现出来。据调查,高考“三模三电”加分者占这所中学2009年823名应届高中毕业生人数的近十分之一。


该校73名高考加20分的考生家长中,有30名为政府官员与事业单位领导,他们分别是绍兴市委秘书长、绍兴文理学院附中教导主任、市规划局科长、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人事处处长、市建行行长、市地税局副局长、市职教中心副校长、市中兴工商所纪检组组长、上虞市人才中心主任、绍兴县药监局局长、绍兴托普信息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越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绍兴县人口计生局局长、市财政局副局长、绍兴中专党委书记、市总工会办公室主任、越城区审计局局长、市城建工程质监站主任、市教育局科长、市统计局副局长、市建管局局长、绍兴文澜中学校长、越城区民政局局长、绍兴县纪委办公室副主任、绍兴一中分校党委书记、绍兴县教育局科长、市教育局科长、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副院长、绍兴文理学院工学院副院长、市政府涉外处处长等。


今年绍兴一中有19名企业老总的子女获得高考体育加20分。他们的家长分别是上虞市思纳克有限公司总经理、绍兴中科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经理、绍兴美冠针纺服饰有限公司经理、绍兴长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经理、绍兴市商业供销公司经理、浙江精工科技董事、绍兴正大工程造价咨询公司经理、绍兴县友谊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浙江震元东方制药有限公司经理、绍兴县新富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市卓亚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经理、绍兴金舸特种丝有限公司副经理、古越龙山上市公司董事、绍兴县鑫贵布艺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轻纺城家秀布行经理、古越龙山上市公司董事、绍兴龙舟物资有限公司经理、绍兴石家池水产批发部经理、绍兴县特种纤维布厂厂长。


这份高考加20分表格中,另外15名学生家长是绍兴文理学院、越城区少儿艺校、越城区府山社区、市人民医院、绍兴一中、市妇幼保健院、绍兴中专、孙端中学、稽山中学、绍兴一中初中部、绍兴县第一人民医院、鲁迅小学的老师、医生或主任等等。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份高考体育加分名单中还一个姓杨的考生与众不同,他是绍兴一中校长的外甥。


据统计,这份73人的表格中只有徐思嘉、祝佳、曹梦龄、吕琴、刘思琦、朱萍、许佳佳、朱冰驰等8名考生是田径、球类、游泳等运动项目获奖取得高考加分资格,或是来自普通百姓家庭。


采访中,本报记者还获悉今年绍兴一中的绍兴意中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参加“三模三电”的学生达到101人,较去年人数大为增长。其中无线电测向24人,航海模型23人,电子制作18人,无线电通信36人。


以该校无线电测向24名学生为例,只有少数几名选手7月8日至16日在宁波举行的2009年浙江省青少年无线电测向锦标赛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其余的选手近日则在苏南一次冠名全国的无线电测向比赛中顺利“过关”。

浙江航模赛教练裁判联手“放水”


“你们统一买的航模,明天后天再通不过测试的话,哪怕去借也得借条船来通过。”7月26日,在温州参加浙江青少年航海模型(提高级)锦标赛F1V赛项的绍兴一队、二队至少有3艘航模中途熄火,几个选手的家长围着一位教练不断向他施加压力。


今年的高考招生未结束,浙江新一轮“三模三电”测试烽烟又起。


本月25日至29日,2009年浙江青年少航海模型(提高级)锦标赛在温州市举行。青年组的年龄段为1990年1月1日至1995年12月31日。全省15支队伍217名选手参加了青年组的比赛。但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该市九山湖比赛现场调查采访时发现,原本一项正常的群众体育活动变得不正常了。


领队穿针引线,教练员上阵指挥,裁判员视而不见


根据世界航海模型联合会航海模型竞赛规则,航行开始前,助手可协助参赛者做准备工作,但开始后,助手不得以影响参赛者独立完成竞赛的呼喊、手势或其他方式影响参赛者。可在比赛现场记者发现,不光有教练员指挥选手操作,而且还有裁判员、领队里应外合“帮助”选手的现象。


在温州九山湖一号场地,绍兴队挥师南下,首战败北的是一名穿红色条纹T恤的高中女生。26日上午,F1V第一轮比赛中,她利用遥控装置操作的橘红色航模突然发生熄火、停驶。航模被捞至竞赛码头处,经教练排除故障后重新点火、下水,可行至几米外的湖面,再次发生同样故障。由于5分钟内无法完成规定动作与行程,她不得不结束此轮比赛。


见此情景,她的王老师(音)急忙跑到比赛码头查看原因。在该队另一名穿白色上衣、戴眼镜的高中女孩上场时,这名约40岁的女老师既不是绍兴一队、二队的领队,也没有佩戴任何证件,就在场地上来回穿梭,格外打眼。


王老师首先与选手一道站在码头,帮助她调节情绪、适应场地,然后王老师奔向裁判席,将一名负责计时的工作人员连拉带扯地请来为女生“护航”。


这个叼着烟的教练员一边警惕地不停看着警戒线外人群,一边手拿航模快步来到女选手身边,王老师随即跟上去交代了几句话。这名教练员则“尽职尽责”地做好赛前准备与等待起航命令。


一时间,九山湖面上百舸争流,这名裁判席下来的工作人员时而打手势示意,时而指导“被护航者”操作。5分钟很快过去,比赛过关了。王老师上去拍拍对方的肩膀,3人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紧接着,这个老师又把下场比赛的另一名绍兴队选手护送至比赛码头。这名女生戴眼镜、身穿蓝白相间条纹的休闲上衣,手持遥控装置。王老师则双手把航模托给那名工作人员,请他再做一回“护花使者”。此人又心照不宣地站在了比赛码头。


27日同一场地第二轮比赛,王老师又带一个女生来到一名年近半百、戴眼镜的吴裁判员面前交谈,并做通赛场其他几位主考官的工作。这次被允许进入比赛场地给女生做助手的是同队一名比赛成绩好的男生。当晚,成绩揭晓,这名女生进入该项目的全省决赛。


裁判员胆敢如此“放水”、“护航”,教练员更是直接上阵。王巍巍(音)比赛时,他的教练就站在身边打手势,甚至危难之时还亲自“掌舵”。


28日决赛,一女生操作的航模在比赛进行到一半时,竟然在湖面上“罢工”了,眼看其他航模超越自己,但她一脸轻松,即使不操作她也稳居全省决赛第六名,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便是水到渠成。


浙江省体育局训竞处副处长汤宝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再三强调,作为一项体育比赛,尤其是涉及高考加分的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比赛,必须严格按相关规则进行,否则就是一种严重的违规现象。


一条低门槛、高通过率的“灰色”高考加分通道


本届大赛执行的竞赛标准仍是《90世界航海模型联合会航海模型竞赛规程》等。这被质疑为,用20年前的竞赛规则来测定当今的航模速度,毫无疑问是“低门槛、高通过率”。


28日在一号场F1V航模测试赛中,张思洁(音)选手5分钟之内,航模在湖面上出现了两次熄火停驶现象后,派人捞至竞赛码头重新开启占用了大部分时间,可她操作的航模在剩余的时间内仍跑出了离国家一级运动员相差4秒的成绩,便顺理成章地获得了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


紧随其后的另一名选手的航模在测试中也发生了熄火,教练划着小泡沫船到湖面把航模拾回码头点火、密封后,再次放至湖面。即使这样,该选手的最后成绩17秒59,还远远高于此项目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18秒5的标准。


住在温州恒生之星酒店的宁波二队教练,一边为陈炳旭选手检修航模,一边告诉本报记者,这次他带队参加锦标赛的大部分选手都能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


对此,浙江省体育局群众体育处处长杨平原表示,“确实存在标准偏低的客观现象。时代与科技的进步对此类竞赛规则提出了更高的挑战。”20年前,航模熄一次火处理起来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现代航模技术突飞猛进,处理一次类似的事故只需要几十秒。而现在大赛却仍沿用老规则,通过率高是肯定的了。


杨处长以时间标准达标的航模项目为例说,如果100个人赛出了标准之上的成绩,那么就有100个人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以上称号。


同时,这位处长说,为应对跳跃式发展的航模竞赛,其规程要与日俱进。他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制定比赛规则时要有具体量化的标准与超前的思维。如比赛中航模不能熄火,第一次黄牌警告,第二次红牌罚下场,才能避免上述接连熄火,甚至熄火后不用操作都能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的现象。


家长包住豪华客房观摩并设宴庆功


在高考加分“指挥棒”的导向下,此次航模锦标赛出现了一支特殊的观摩团。不少家长驱车奔赴温州,住进了九山湖附近的湖滨饭店、金鑫旅游大酒店和顺生大酒店等。


26日清晨,本报记者抵达温州准备入住湖滨饭店时,值班人员林德世说,宾馆的标准双人间已经客满。她透露:“宾馆7楼的豪华客房都被绍兴来看航模比赛的家长住满了。”


游泳巴蜀风味的老板娘介绍,这一带的宾馆、餐馆平常都冷冷清清。这几天突然来了很多人,连饭店的菜品都供不应求。“这肯定与加分有关,不然全省各地那么多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航模比赛现场的马达声牵动着众多家长的心,他们在想方设法从警戒线内获得帮助的同时,又担心明年高考加分政策会有变化。有家长说,大家投入了那么多精力与金钱,政策总会有一个交代。有的父母则认为,今年有人举报,媒体炒得很厉害,明年高考恐怕没有20分能加了。


绍兴队一名选手27日上午在一号场地比赛中达到了该项目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的标准,其父母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庆贺儿子的成功,随后用手机给亲朋好友报喜,并邀请在现场观摩的同乡:“今天中午我设庆功宴,请大家光临。”另一位家长也不示弱,明天我女儿考出来也请大家吃饭。


28日上午本届航模锦标赛的大部分项目的结束比赛了。一名家长在入住的金鑫旅游大酒店大堂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突然间,背后有人大声说:“11点半,2层贵宾厅吃饭。”被采访者告诉记者说,人逢喜事精神爽,那个同乡的孩子顺利“过关”,大家要尽兴地喝上几杯。


比赛现场一位温州老人感叹:“航模比赛就是比谁的钱多,钱多就可以买好设备,谁设备好谁就跑得快。”


温州乐清的赖树雅曾向杭州中天航模有限公司打听购买航模参加比赛的事。对方告诉他,这家企业是省航模协会指定的两家经销商之一,“你个人买去没用,都是通过学校体育老师或教练统一订购的”,企业拒绝向家长透露具体价格。赖先生通过淘宝网查询,一艘航模的报价远远低于教练1万多元卖给选手的价钱。


但不少家长却表示:“为了孩子,花这点钱是值得的。”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