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情侣房”为什么这样火?

qu123 收藏 4 3906
导读:近日,《羊城晚报》有篇报道很吸引眼球,报道说随着暑期的开始,广州许多宾馆和公寓为学生情侣“偷食禁果”大开方便之门,有的宾馆更是公然打出“暑期优惠费”来吸引客源,甚至中学生凭学生证就可随意开房。据记者暗访调查,广州“学生情侣房”天天爆满。 坦诚说,我一方面很佩服商家的商业眼光和经营头脑,竟然能洞悉到这么个庞大的消费市场,并经营得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另一方面,我也特别羡慕现在的学生,除了做作业,还可以很享受地做ML,课内课外忙不停,床上床下两不误,原本单调枯燥的学生生活竟然是如此的色彩斑斓,丰

近日,《羊城晚报》有篇报道很吸引眼球,报道说随着暑期的开始,广州许多宾馆和公寓为学生情侣“偷食禁果”大开方便之门,有的宾馆更是公然打出“暑期优惠费”来吸引客源,甚至中学生凭学生证就可随意开房。据记者暗访调查,广州“学生情侣房”天天爆满。


坦诚说,我一方面很佩服商家的商业眼光和经营头脑,竟然能洞悉到这么个庞大的消费市场,并经营得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另一方面,我也特别羡慕现在的学生,除了做作业,还可以很享受地做ML,课内课外忙不停,床上床下两不误,原本单调枯燥的学生生活竟然是如此的色彩斑斓,丰富多彩。


想想我那时的学生生活,是多么的乏味、无聊,即便是受琼瑶大妈的蛊惑,躲在厕所给同桌的小女生写封火辣辣的情书,捏在手里都冒出了汗,也没勇气扔给小女生,更别妄想和小女生拉拉手搂搂腰亲亲嘴,顺便ML做的事。直混到大学毕业,也只是和女生亲密地探讨点上半身的事,对下半身的那点事也不敢随便轻举妄动。其实,我读书那些年,并非很傻很天真,而是世俗的力量很强大,人民群众的口水很汹涌,谁要是在读书期间弄出点男女那点事来,不但会被学校“请”出校园,而且还会被人民群众愤怒的口水给淹死。


我不得不羡慕现在的学生赶上了性福的好时代,白天做作业,晚上做ML,既锻炼了身体,又愉悦了身心,两全其美,不亦快哉。所以,我猜想现在的学生肯定比我那时的生理卫生课要学得好很多,至少他们不用那么辛苦地去死记硬背,放学后双双把“家”还,躺在床上,互相研究一下,就可以把人体结构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即便是一不小心研究出一个新生命,也不会受到广大师生的白眼,更不会被人民群众排山倒海的口水给淹死。


“学生情侣”有句ML宣言说得很直接很通俗:“我的身体我做主,我们上自己的床,做自己的爱,关你鸟事?”这年头,谁也不愿管鸟事,因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管得过来吗?再说,在盛产鸟人的时代,谁是什么鸟谁都看不明白,而且谁也管不了谁的鸟事。主管部门都很忙,很多大事要管,老师家长有心无力,想管管不了,连敬业的警察都懒得去管那点破事。只可怜了妇产科的医生,整个暑假都在忙着替学生妹做人流手术,累得竟然喊出了“让女学生上环防止意外怀孕”的雷人之语。


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群体。每到艾滋病宣传日,疾控中心的专家们就屁颠屁颠地进入广州各娱乐场所和出租屋,扮嫖客和卖淫女接触取得她们的信任,教她们使用安全套,甚至到娱乐场所办“妈咪”防爱滋培训班,说服她们指导旗下“小姐”:“客人不戴套,就不要做他的生意!”据媒体报道说,接受宣教的小姐超过千名,免费发放了三万个安全套。我不知道主管部门与“小姐”、“妈咪”套近乎,对预防艾滋病有什么破作用。我甚至恶毒地认为主管部门在纵容社会淫乱,教唆“小姐”们引诱嫖客。


在这样的一种大背景下,“学生情侣”们肯定会把这个新闻解读为“性自由”了,课余生活ML做的事,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了。与此同时,我们的医院配套工作也做得真是及时、高效,当下随便哪家医院都在铺天盖地的满街散发“无痛人流”的广告传单,报刊杂志、电视台也在高密集地刊登“3分钟做一次无痛人流”的广告。整个社会已经为“学生情侣”们扫清了上床前和上床后的所有障碍,想不ML都难啊!


商家们只管赚钱,主管部门懒得管,学校管不着,所以“学生情侣”们在暑期掀起的一波又一波的性高潮,也就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了。只是学生们无节制的透支未来的幸福,会不会过早的让下半身产生审美疲劳,让激情燃烧的岁月过早地燃尽了下半生的幸福。或许,我的这种担忧是多余的,也是可笑的,不说也罢。


还是用那句至理名言表达我多余的杞人忧天:上自己的床,做自己的爱,让你们羡慕去吧!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