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七卷 第三章

张单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三招过后达摩用“三盘落地势”破去此阵。 雁行阵:兵力配置如大雁飞过的斜行,以充分发挥射击兵种的威力。冷兵器时代以白刃战为主,雁行阵较为少用,但也应结合具体的情况。 五位五色组的组长换出此阵,此阵依然被达摩破去,此时,武田八阵五位五色组组长只剩下了偃月阵尚未使用,五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三招过后达摩用“三盘落地势”破去此阵。

雁行阵:兵力配置如大雁飞过的斜行,以充分发挥射击兵种的威力。冷兵器时代以白刃战为主,雁行阵较为少用,但也应结合具体的情况。

五位五色组的组长换出此阵,此阵依然被达摩破去,此时,武田八阵五位五色组组长只剩下了偃月阵尚未使用,五位五色组的组长把获胜的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此阵。

偃月阵:全军呈弧形配置,形如弯月,是一种非对称的阵形,大将本阵通常位于月牙内凹的底部。作战时注重攻击侧翼,以厚实的月轮抵挡敌军,月牙内凹处看似薄弱,却包藏凶险,大将本阵应有较强的战力,兵强将勇者适用,也适用于某些不对称的地形。

遗憾的是五位五色组的组长渺茫的希望也落空了,达摩“卧虎扑食势”攻向当大将的白姬,白姬抵挡不住达摩的加工败下阵来,白姬在这个阵法的位置是最为重要,达摩打败了她,这个阵法顿时就土崩瓦解。

可是五位五色组的组长并不甘心,她们不再使用阵法而是胡乱的朝达摩攻去,她们五人在用阵法能把她们五人的实力发挥在最大的情况下都困不住达摩,何况是不成章法的进攻?

达摩的右脚前面有一颗石子,他轻轻的踢了一下石子,石子朝上飞起,达摩的右手握住了石子,达摩微微一用力,然后达摩摊开掌心,一颗石子被平均的分成五份,最后达摩以天女散花的手法把被分成五份的石子击向五位五色组的组长

那五位五色组的组长是朝五个不同的方位进攻达摩的,她们的手中还拿着忍者刀气势汹汹的直刺达摩,围观的众人不少人已经议论这五位不知是什么人的女子居然敢在寺庙里面拿刀伤害和尚,泼辣劲真足,真是个狠角色。

五位五色组的组长的耳朵也听见了一些众人的议论,但是她们五人对这些议论根本不敢兴趣,她们五人只想打赢达摩,那平均被分成五份的石子每一颗都成一条弧线的先击中了五位五色组组长的手中忍者刀,五位五色组的组长每一位都感觉到自己的收载剧烈的摇晃,她们五人发现她们自己手中的忍者刀从刀尖开始开始寸寸碎裂,整把忍者刀的刀身尽数破碎,仍而石子仍然还在前进,石子向下划击中了她们五人的膝盖,五位五色组的组长都发现自己的膝盖一麻情不自禁的单膝跪地,两秒过后,五位五色组的组长依然觉得自己的膝盖在发麻她们五人想站起来,但是怎么也站不起来。

达摩面朝梁中国,道:“梁施主,你可看清我是如何破阵的?”

梁中国道:“大师,我看清了,只是以我的武功依然还是不能破阵。”

达摩笑道:“梁施主,不碍事,你只要勤加练习易筋经,过了几年便能破阵了。”

梁中国明白的点了点头,南川盛樱见五位五色组的组长单脚乏力,担忧道:“大师,我的五位好姐妹有无大碍?”

达摩微笑道:“南川姑娘你心地善良,我只不过是用了三成力道她们五人的膝盖的麻劲马上就能消失。”

南川盛樱舒了一口气,道:“大师,那我就放心了。”

“厉害,厉害。”在围观的人群之中大家发出赞叹声纷纷猜测达摩是哪里的和尚居然这么厉害,在议论声中微观的人群之中走出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就是用凶狠的目光瞪梁中国的人。

那个男子走上前对五位五色组的组长嬉皮笑脸道:“喂,我说五位美女,你们的武田八阵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不行了?”

梁中国和达摩一听那个男子说这个话,他们两人在心中忖难道这个男子认识这些日本女人?

五位五色组的组长刚才没有细听梁中国和达摩之间的对话,自然也没有去注意那个男子,如今五位五色组的组长听见那个男子跟她们五人说话,她们五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男子的身上。

白姬冷冷的看着那个男子,道:“我说你不要幸灾乐祸,我们五人是打不过这个和尚,可是你也肯定不是这个和尚的对手。”

那个男子哼道:“你们的那个武田八阵我又不是没破过,有什么大不了的。”

黄姬嗤道:“你的确是也破了武田八阵,可这个和尚是轻轻松松的破阵,你可是累的像条狗一样,凭你也是这个和尚的对手。”

梁中国心中一惊,现在凭自己的武功还不能破了武田八阵,而这个男子竟然能破了武田八阵,看来这个男子的武功在我之上呀。

只听蓝姬对那个男子道:“你要是真的有本事的话就把那个和尚给我打死,不要在胡吹大气。”

那个男子道:“打就打,谁怕谁。”

红姬冷哼道:“打死我也不相信你能赢。”

那个男子哼了一声,道:“那你就瞧好了。”说完,那个男子朝达摩走去。

梁中国问南川盛樱,道:“你认识这个男人吗?”

南川盛樱点头道:“认识,这个人是我们日本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的弟弟叫滋赖佐寿。”

梁中国又道:“那他的武功很厉害吗?”

南川盛樱道:“的确是挺厉害的,不过他是我爹的手下败将。”

梁中国听到南川盛樱说这句话就放心了,梁中国清楚南川原重的武功,南川原重虽然是个绝顶高手,但是绝对不是达摩的对手,由此推之,这个滋赖佐寿也不会是达摩的对手。

滋赖佐寿对达摩道:“和尚,你是少林寺的和尚吗?”

达摩道:“施主,贫僧曾经在少林寺待过十年。”

滋赖佐寿哦道:“那你练的一定是少林武功了?”

达摩点了点头,滋赖佐寿问道:“那你练得是什么武功?”

达摩道:“贫僧只学会少林寺两样武功,一个是《易筋经》,一个是《洗髓经》。”

滋赖佐寿有些吃惊,他也听过这两样武功的大名,他没想到达摩练得居然是这么厉害的武功,滋赖佐寿吃惊过后,笑了笑道:“和尚,我要和你打架。”

达摩淡然道:“施主,贫僧不喜欢打架。”

滋赖佐寿冷笑道:“那你还和那五个女人打架,你在撒谎。”

达摩道:“贫僧只不过是让梁施主能够以后在我不在的时候能不被五位女施主所困,所以我才和她们五人过招。”

滋赖佐寿不耐烦道:“死和尚,你别说废话了,你我过招吧。”

达摩看着滋赖佐寿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前者知道自己又要打一架了,达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那好,施主,你出招吧。”

滋赖佐寿摇头道:“不,和尚,我练得武功不喜欢先动手,你先上吧。”

达摩也不怕自己先出招对自己不利,道:“施主,那贫僧动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