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踪谍影有情天 正文 八 三家店重九夜盗当铺

梅戈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URL] 快到镇子口,李重九看见了祖孙二人的背影,他故意放慢脚步,想等祖孙二人出了镇子以后再追上他们说话。 这祖孙二人不知什么原因,走的很慢,直用了一顿饭的时间他们才慢腾腾地出了三家店的镇西口,向着永定河的岸边走去。 李重九站在镇子口外向河岸的方向望了望,那里黑漆漆的,什么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




快到镇子口,李重九看见了祖孙二人的背影,他故意放慢脚步,想等祖孙二人出了镇子以后再追上他们说话。

这祖孙二人不知什么原因,走的很慢,直用了一顿饭的时间他们才慢腾腾地出了三家店的镇西口,向着永定河的岸边走去。

李重九站在镇子口外向河岸的方向望了望,那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又向周围看了看,一出了镇,这镇外除了他们三个人再也看不见任何人。李重九紧走了几步追上那祖孙二人,低声唤道:“老大爷,您这是要到哪儿去?”

老头儿停下脚,转回头望着快要追到他们身边的李重九问道:“你是问俺吗?”

李重九点点头,应了一声是,人就到了这祖孙二人的身边。

那小女孩一见黑暗里有个人追上他们,吓得直往爷爷的身后躲,李重九笑着道:“小妹妹,不用怕,俺不是坏人!”

那老头儿眼睛瞅着李重九,声音也有点儿发颤:“俺们祖孙俩可是穷人啊,你看,咱们穿的有多破?!”

李重九知道老头儿误会了,急忙把两只手里提着的吃的一举:“老大爷,俺不是坏人,您刚才在镇子里遇到的事俺都看见了,俺看见你们直接就向这边走,知道天黑了你们也过不了河,河这边附近又没有其它村子,俺怕你们没地方吃饭,就买了些吃的来送给你们!”

一听到有吃的,又闻着羊汤的香味,小女孩对着爷爷嚷道:“爷爷,俺饿,俺饿!”

老头儿头一低,眼睛里湿了:“孩子,你再忍忍,明天到家就有吃的了!”

李重九心里一酸,也不管老头儿同意不同意,先把一兜子烧饼塞在了老头儿手里,随后他倒过手来,又把那一荷叶包羊肉塞给老头儿,俯下身,他对着小女孩叫道:“来,小妹妹,大哥哥喂你两口羊汤喝,喝两口羊汤,你就不那么饿了!”

小女孩有吃的诱惑,感觉李重九又非常和善,就试着向李重九面前迈了一步。

李重九掏出在羊汤馆里买的一把勺,舀了大半勺连汤带肉的羊汤递给了小女孩。

小女孩接过汤勺,看都没看,一口就全吞进了嘴里。

李重九见状急忙拦道:“小妹妹,慢点儿,别烫着!”

老头儿声音哽咽道:“还是早晌儿吃的半碗糊糊!”

李重九又给小女孩舀了一勺羊汤,问老者:“大爷,你们家在哪儿?”

老头儿脸冲着西面漆黑的大山对李重九道:“过了河还有大半天的路程才能到,是穷的不能再穷的地方,一年到头也难得吃顿干的饱饭!”

李重九马上跟了一句:“那今儿夜里你们爷孙俩睡哪儿?”

老头儿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咱们穷人命贱,哪儿不能对付一宿?那儿岸边有几架破草棚,俺上回来当当就是在那里睡了一宿!”

李重九听到这里,有心想请这祖孙二人回到镇里去住,可转念一想,自己今夜有心去帮老者盗回那铜壶,他们要是住到了镇里反而到麻烦,还不如住在河岸边方便些,所以脑子里一转念,他对老头儿道:“大爷,那俺就陪您们到那草棚看看,有几句话还想和您拉拉!”

老头儿说了声中,李重九从老头儿抱着的兜子里掏出一个烧饼递给小女孩,小女孩笑着接了过去,立刻就咬了一大口,然后李重九搀着老头儿,拉着小女孩就奔了永定河岸边。

河岸边稀稀落落搭着几架草棚,李重九在草棚中间找了一块儿空地,对老头儿道:“大爷,咱们就在这儿坐坐吧!这儿也通风凉快!”

老头儿笑着赞了声好,三个人就在地上盘腿席地坐了下来。

面对摆在面前的吃食,小女孩也不那么怕李重九了。她自己拿起一个烧饼问老头儿:“爷爷,爷爷,这是什么啊?真好吃,俺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老头儿瞅着自己的孙女,又心疼又可怜地说道:“孩子,这叫烧饼!你不是觉得好吃吗?除了你这叔叔的,剩下的都归你,咱们跟你这叔叔也不客气!”

李重九苦笑了一下,小女孩懂事地说道:“不,爷爷也要吃!爷爷也一天没吃饭!”

老头儿赞了孙女一句:“真是个好孩子!”

李重九还惦记着老头儿的伤势。到旁边捡了几段枯木,他又扯了几把枯草点着,然后把枯木架在枯草上也烧着了,借着火光一看,老头儿被打的地方是又紫又肿,他伸手向怀里一摸,廖神医给的伤药却没装来。

老头儿看着他的神色,道:“不碍的,过几天就好了!”

李重九无奈,从兜里掏出几块大洋塞给老头儿道:“大爷,本来俺想给您上点儿伤药,可这药俺落在店里了,这几块钱您拿着,回去看着合适的药买些用,这伤耽误不得!”

老头儿急忙推脱道:“小兄弟,你给俺们祖孙买来这些吃的,俺们就够不客气的了,哪里还能再接你的钱?这千万使不得!使不得!”

李重九道:“大爷,天下的穷人是一家,有困难时咱们不互相帮着谁帮咱?”

老头儿推脱着还是坚决不要,李重九是千说万说,最后是硬把钱塞给了老头儿。

吃着东西,李重九把老头儿家铜壶的样子也打听清楚了。

等把饭吃完,李重九对老头儿道:“大爷,没事儿您们就先歇了,俺回镇里了!如果咱们爷儿们有缘,以后还有再见的日子!”

老头儿对李重九的所作所为是千恩万谢,李重九笑笑道:“大爷,谁让咱们都是穷人呢?!天下的富人是一家,天下的穷人也是一家,客气话您就别说了!”

老头儿拉着李重九还是千恩万谢,又让小孙女给李重九磕头,李重九心里有事,不想多耽搁,和老头儿祖孙说了声再会,转身又回了三家店镇里。

这时的三家店,比李重九刚才出镇时还热闹,所有的买卖家是把灯都点起来了,那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也是更多了不知有多少!

李重九进的镇来,先买了三十个烧饼,准备明天一早分老头儿祖孙二十个,剩下的就自己路上吃。

办完这事后,他提着烧饼就奔了孔老板家的当铺。

围着那当铺转了两圈,李重九把当铺周围的情况就摸熟了。当铺的左边是一条小巷,小巷里还有五家人家,不过差不多的都是小门小户,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家。孔家在这条巷子里也开有一个小门,而且这边的院墙也不算是太高,李重九看了看那墙,不用飞抓也肯定能上的去。而在当铺的右边,却是一户大宅门,那院落瞧着是比孔家还大。

看清了这些情况,李重九回了客店。

自从跟着师父出了两趟门,李重九也学会了住店就住这种有前后院的店的后院。一是,万一前面的院子有什么事,比如有查店的,自己这边也好做个准备;二是,因为住在后院叫个伙计什么的不方便,所以住的人就比较少,并且后院也不像前院那样总有店里的人在转,所以凭着自己师徒这蹿高蹦低的功夫,要不想惊动别人就从房上来房上去还是后院方便。

这回住店,李重九也是毫不例外,住到了这店的小后院,自己单独包了一间房。

从帐房前经过时,帐房先生冲着李重九笑着点了点头:“先生,您回来了?!”

李重九也笑着回答道:“回来了!”随后他马上又问了一句:“俺明天早上走的早,柜上有人吗?”

帐房先生依旧笑着道:“有人!有人!这柜上随时,就是夜里头也有人在,绝不耽误您赶路,您就放心好了!”

李重九点点头,说了声好,穿过帐房就往后走,一名小伙计赶紧提着灯笼跑在前面给他照着亮儿。

进到屋里,小伙计给点着蜡烛,李重九向他道了谢,小伙计说了声您客气,笑着带上房门走了。

等小伙计带上房门走了,李重九先把三十个烧饼分成两份,大的给那爷孙,小份儿留给自己,随后他又装作上茅房,在院子里转了转,确信没有可疑情况后,他回到屋里开始做夜盗当铺的准备,除了短刀、飞抓、钢钎和一些小工具外,张德光师徒还有一个特制的烛台,这烛台除了下面是座儿可以手持以外,上面、左右两面和后面,还有前面的下半截,是都有罩的,并且这罩还是死罩,一点儿光亮都不透,只有它的前面有一个一寸见方的小口子可以照亮,另外,那烛台的座儿里面还有一个螺旋,可以把蜡烛一点儿一点儿的旋上去,保证了使用时的照亮,实在是夜盗的好帮手。

把这些东西全准备好,李重九吹熄了蜡烛,随后他把铜鞭、飞刀从腰间一解,鞋一脱,人就躺到了炕上养起身来。


随着喧闹声逐渐平息下去,三家店慢慢又恢复了平静,李重九在炕上又躺了半个多时辰,三家店镇里除了偶尔响起的一两声狗叫外,剩下的就只有呼噜声了。

听了听屋外没有任何动静,李重九悄悄爬起身,摸着黑,他先穿好了鞋,跟着又打好了绑腿,围好了刀囊、百宝囊、九节鞭,最好他才穿上了外褂,把短刀斜插在了背后。

轻轻走到屋门口,李重九小心翼翼地把房门拉开了一道缝儿,淡淡的星光下,客店里的院子里很安静,除了另外两间客房里传出几位客人的呼噜声外,其他的什么声音动静都没有,李重九拉开房门,一闪身,人就到了客房外,关好门,他身子一纵,人就上了房顶,身子随即马上一哈,他先向四外看了看,没有异常情况。伏着身,几步走到房后梢,下面是一条通往大街的小胡同,李重九轻轻向下一蹦,顺着胡同就向街上走去。

到了胡同口,他探出头向街上望了望,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贴着墙根儿,他迈开双腿就向孔家的当铺赶去,不一刻,他就到了当铺的楼下。

钻进当铺左侧的小巷,李重九还是贴着墙根走,到了孔家的小门外,他先故意地轻轻地挠了挠门,里面没有动静。捡起一块小石头,他朝院里丢去,还是没有动静。李重九这回放心里,孔家没养狗。

他又向前后看了看,小巷里还是一个人也没有。他脚下猛的一使力,人就上了孔家的墙头。蹲在墙头上他向孔家的院子里一望,好家伙,孔家的院子最少也有三四进,这有小门的地方是孔家的第二进院子,向前去,是有当铺门面的第一进。李重九不想多耽搁时间,沿着墙头他就跳到了孔家第一进院子的房顶上,向前向下一溜,李重九几步就到了当铺的楼下。

这当铺在孔家的院里还开有一个后门,李重九刚才和老头儿打听情况时已经打听清楚,摸过去他一伸手,门上上着锁,李重九心里暗喜:“看来当铺里是没人守夜!”


(未完待续)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