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丧家之犬

无真子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48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张献忠听罗汝才想打,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知道的,劝道:“‘曹操’稍安勿躁,当年高闯王在世时,咱们不也是近三十万人马?还包括三万重骑在内,可最终却还不是败在了卢象升手上?这人多也误事,对付那些草包,吓也把他给吓死。可如果遇到厉害的对手,咱们自己的人马你是知道的,说是三十万,可家眷就占了多半,真遇上厉害的,还不是一窝蜂散了。”

罗汝才想起当年的事儿来也心有余悸,闷了半晌说道:“那咱们还是继续逃?”

张献忠道:“这群人的厉害我就不多说了,咱们不逃还能怎样?蜀中多山,正好可以让咱们和他捉迷藏,我倒要看看他跟在咱们屁股后能坚持多久,他总不可能不吃不喝吧!”

李明华虽然跟在罗汝才后面捡了不少粮草,但人家下次肯定就没这么慷慨了!闻报张献忠和罗汝才又一起逃了,李明华遇到这种不和你照面的流寇,还真有些无处下口的感觉,向秦良玉问道:“秦将军,你说张献忠会往哪儿跑?咱们该想个办法把它截住才是呀。”

秦良玉也正想说此事,接口道:“咱们只需留在一地休整,静观其变,别把他逼得太紧了,流贼必然也会松懈下来,到时其行军线路必有迹可循,到时在半路设伏,一举将其击溃,而后紧坠其后穷追猛打,令其不能收拾残兵而实力大减。”

李明华叹道:“妙啊!此次跟随秦将军出兵实令我获益良多,正是不虚此行!只需张、罗二人实力大减,便不能攻克坚城,此后我等再静观其变,一口一口将其吃掉。只是此地已被张献忠洗劫一空,不易大军久驻,不知我等该当在何处休整才好。”

秦良玉其实最不愿面对的就是这个问题,良久才毅然道:“我们四川有句俗话,叫做‘远走不如近拿抓’,咱们便继续攻打德阳,只是德阳有郡王朱至璇,不知将军如何处置?”

李明华道:“他一个郡王与我何干,到时把他给崇祯送去便是。”

秦良玉略感放心道:“如此甚好,那咱们明日便勒令其打开城门。”

李明华道:“这事儿就让给我做吧,我最近也看得手痒。”

秦良玉道:“将军好意我心领了,还是老身自己来吧!”说完便转身前去布置攻城的事宜。

朱至璇等正为张献忠落慌而逃弹冠相庆,哪知这城下又来了另一拨人马,看情形又明显不是明军,打听之下才知,来的是“贼”名最响的李明华。此时城内众人脸色可谓如丧考妣,这才送走猪八戒,又来了个弼马温,扰得人不得安宁。

不过这些尸位素餐的老爷们,不久就明白了远不是不得安宁那么简单。李明华等来到城下并未先喊话,而是直接往城上打了五六炮,接着才开始劝降。军中四川军将还是有的,一通川话喊过去,让这些大老爷们安心了许多。

朱至璇心中怕得要命,听对方条件优厚,难免动心,向一众地方官员问道:“这贼寇平时可有信义?”说完又觉面子挂不住,补充道:“对百姓如何?”

这些官员在张献忠攻城时便早想投降了,只是素知张献忠嗜杀之名,不敢轻信。如今又来了个李明华,这些官员虽舍不得家中财物,但也知此匪首与彼匪首不同,城下这位似乎不太喜欢杀人。当下回道:“此匪据传还算守信,虽对士绅极为不仁,但其对贫民百姓还算可以,更不嗜杀。”

朱至璇听到‘不嗜杀’三字时,心中的千斤重担才算落下,暗喜对方将自己恭送出川之言多半属实,这财物虽然丢了心痛,但比起挨刀子来,还是保命要紧得多。他好歹是个郡王,倒不怕日后没有饭吃,哪里会顾及其他一干小官,说道:“贼寇势大,为免生灵涂炭,不若就开城降了吧!”

众官老爷们等的就是这一句,纷纷附和道:“郡王仁义无双,心系黎民,我等领命。”

李明华进城后想起自张献忠、罗汝才遁逃,此地再无稍微像样的势力。又派人传令给陕西的方计曾,让他派人来此地开展群众工作,并准备在大军离开后接收此地府库的粮食。

要说这川地的气候实在是适合植物生长,不愧有“天府之国”的美称,虽然山多林密,但四季雨水丰沛,绝少出现大灾。如果能将蜀地纳入控制,那日后的粮食便有了一定的保障,此次入川也就不会变成无谓之举。

张献忠见南阳军并未继续追击,慢慢放下心来。此时已没了威胁,其心中的愤怒才爆发出来,与罗汝才、过天星以及“革左五营”一帮头目大骂李明华不义,骂到后来,更是将李明华祖宗十八代都翻了出来,却不知李明华的许多祖宗现在还未生出来。

大家一起骂得够了,才想起以后的出路来,一干人最后商议决定:“向蘷州方向进发,蘷州四通八达,若能拿下,此后入川之路便大开,咱们也可进退自如。”

李明华在绵阳领着人开展群众工作,秦良玉虽对此有些微辞,但这个问题在心中想得多了,便分不出谁是谁非来,也只好姑且任之。马祥麟倒是能够看得开些,毕竟天下还是穷人多些,有的甚至已经穷到食不果腹的境地,也该有人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救黎民于水火之中了。

李明华和马祥麟接触多了,也觉得和此人十分投缘,虽然两人在细节上难免有所差异,但彼此在大方向上都有共同的理想,更难得的是,两人都有共同的坚持。

张献忠一路连克许多小县城,取粮就食后便夺路而去,一心只想离南阳军越远越好。

秦良玉探明张献忠动向后和李明华商量道:“此贼动向已经明了,其必欲夺取蘷州而图全川。我等可多备干粮,潜行至其必经之路伏之。”

李明华此时也估出张献忠动向,只是在这老前辈面前,难免怕班门弄斧惹人笑话,才没有讲出。听秦良玉说来,也赞同道:“我也正是如此估计,秦将军对本地地理较熟,一切听凭将军做主。”

张献忠一路走得极为顺畅,暗喜川地民风虽然彪悍,但官兵却没有战力。

罗汝才也觉得大家挤在一起不好就食,说出后大家亦深以为然,便决定分兵而进。张献忠虽微觉不妥,但未免引人疑心,亦不便多讲。

罗汝才与过天星打到开县,不幸遇上当地守将汪之凤据险抵抗,罗汝才调集了几千老部下攻打,但两三日下来,仍旧未能攻下。

汪之凤见罗汝才兵马疲惫,当晚又领兵偷营。罗汝才等白天攻打得筋疲力尽,睡得正香,哪里会料到汪之凤就这点兵还敢来偷营,被杀得大败,连罗汝才与过天星也被杀散。汪之凤得了便宜却仍旧穷追不舍,一路追杀过天星,搞得“十三家联军”十分狼狈。

张献忠闻听后赶来相助,说道:“我等分则弱,合则强,还需合兵一处才是正理。”

罗汝才与过天星方吃大亏,也正觉有理,便欣然同意,并愿意服从张献忠调遣。

张献忠下令罗汝才及过天星所部的十三家头领一起攻打汪之凤大营,自己率部埋伏于山后。

汪之凤手中仅有几千兵力,且多为才招新兵。面对蜂拥而来之流寇,川军渐渐落了下风。此时又有张献忠自山后呼啸杀出,攻陷大营。川兵于营前看见大营已失,轰然而散。汪之凤虽最终得以杀出重围,但已是气血攻心,在喝山泉解渴时一头栽倒,再也没有醒来。

张献忠杀汪之凤后,开县不攻自破,后又一鼓作气,攻下大昌,兵锋直指蘷州。

蘷州也有一个老将,名叫张令,此人年过古稀,但骁勇不下老将黄忠,骑马亦能开五石弓。张令闻张献忠前来,从州官手中分出五千兵力,于柯家坪堵住张献忠所部,所发神箭专射张献忠手下领兵将领,且百发百中,令张献忠有所顾忌,僵持下来。

秦良玉与李明华领兵一路潜行,听张献忠受阻于蘷州,暗呼侥幸,若无此老将力敌,张献忠下蘷州后便如游鱼入海,想要捉住可就难上加难了!

张令与秦良玉本是故识,秦良玉亦感其忠义,怕其日久有失,赶到后略作休息,便着马祥麟领兵从张献忠侧翼掩杀过去。

张献忠亦曾防备被人从后突袭,却不料马祥麟会从侧翼杀出。马祥麟所遇之部正是屡伤元气的过天星,义军士卒本就悍不畏死,又是突袭,一路势如破竹,杀得过天星所部不辨东西南北,哭爹喊娘尽数奔逃。

过天星识得南阳军服饰,初见之后大惊失色,哪里还顾忌得了手下部众,领着身边的亲信旧部落荒而逃。所幸其见机的早,才得以率亲信几十人奔入罗汝才大营。

罗汝才听后虽然愤怒,但也感兹事体大,急忙前去与张献忠相商。张献忠听过天星讲完不由得大惊,说道:“这老妖婆甚是厉害,所率南阳军更精锐无比,如与之大战只怕难敌,不如避其锋锐,我就不信她这么好耐心。”

罗汝才虽心有不甘,但要让他和秦良玉打上一场,他又没那胆子,只好依张献忠之言暂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