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欺人太甚

无真子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47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八旗兵比关宁铁骑强就强在人家有自觉性,找不到自己的牛禄,没关系,往人多的地方跑便是,等领兵的大手一挥,又一起和别处集结的人会合,不多时便有了可观的力量。

洪承寿越往前杀,抵抗便越强,伤亡也随之增大。毕竟人家也有十多万人,一炷香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也能集结起很多较大的方块了。

皇太极在等,等身边集结起可以一举聚歼洪承寿的实力,对这种偷鸡摸狗之辈,就是要一棍子把他打痛了,下次他才不敢再打歪主意。

洪承寿心中也很担心,要是不能快速地杀出这个沼泽,等对方集结到可以和自己对抗的兵力,那它就会变成一个漩涡,四周的敌人都会围上来,将自己慢慢的淹没。

关宁军骑兵们也清楚自己的处境,都拿出了自己积蓄的冲劲,在这种击发人潜力的重围中,这些人都表现出了平时十倍的悍勇,反过来比清军更加的具有野性。

终于,胜利的曙光出现在了前路。

皇太极此时也聚集到了足可与关宁军一战的实力,跟着关宁军屁股赶杀过来,沿途分散成小股的清军也纷纷靠拢,像滚雪球一般壮大起来。

关宁铁骑以义无反顾的勇气杀出清军大营,哪里还敢多作停留,此时逃命的潜力也被激发得淋漓尽致,风驰电掣往来路逃去。

皇太极哪能受得下这口恶气,一路撵着关宁军屁股猛追。人家本来就没捞到什么好处,被你这么来一闷棍,不是成心让人破产吗?说什么也得讨回些利息来,不然日后就别想在八旗中混好了。

关宁军跑了这一个来回,心中就好比做贼被发现后,逃出主人家般胆战心惊,眼看这主人家还紧追着不放,要是被抓回去肯定没好果子吃。这种心态下,哪里还能顾得了什么队形,大家都把它当做了全运会的赛马比赛,赢了虽然没有金牌,但可以赢回一条命。如此混乱的溃逃,倒将远古以来人类最狼狈的姿态(溃逃)发挥到了最极致的速度。

皇太极的心中非常忐忑,这面前的大餐太诱人了,跟着这些溃兵追过去,那还不是想吃什么便拿什么!可惜一般看着美丽的蘑菇都是有毒的,洪承寿不可能在没有后着的情况下干这高风险的买卖。所以皇太极决定不追了,老子不和你这小人一般计较。

洪承寿这回赚了个锑坛满贯,可他还是不爽,就好像自己积蓄了精力要找老情人约会,而她却说身体不适。

关宁军还留着大戏没能端上台面,而这皇太极居然如此的不懂艺术,着实令人不忿。不过洪承寿也相信,皇太极绝对忍不下这切齿之恨,只不过是这小子向来能沉得住气,要和自己比拼耐性。

皇太极也知道,洪承寿肯定不会轻易给自己留下机会,想要报仇,还得慢慢地等对方露出破绽,反正不管他洪承寿再怎么聪明,明庭自有傻瓜逼着他来送死。

崇祯听到陈新甲送来洪承寿大捷的消息,也难得地高兴了一回,不过旋即又被南阳义军发兵四川的消息给败了兴。而且更令人气愤的是,秦良玉竟然没死,还投了敌。

陈新甲也看出了崇祯心中的担忧,说道:“皇上,建虏吃了这大亏,应该能知难而退啦。到时等李贼和张逆(献忠)分出了高下,咱们再集中力量收拾他也不迟。”

崇祯虽然明知到时是谁胜谁负,可也抽不出其它兵力,只得说道:“这姓李的反贼也太不守信义,着实可恨。”

陈新甲道:“臣这就派人去责问,虽不能阻止其入蜀,但也能从心里上牵制于他,令其有所收敛。”

崇祯虽对此举不报信心,但这种不下本钱的买卖试试也无妨,点点头同意道:“去吧!”说完挥手示意,也不知是让陈新甲退去,还是同意他派人去。”

秦良玉在李明华走后想了几天,最终还是放下了个人成见,答应带兵入蜀。

李明华回去后才觉得有些不妥,若派方计曾手下入川,秦良玉短时间内恐怕难与手下磨合,到时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甚至不听秦良玉调遣,势必会大大地消耗自身有限的实力。若让秦良玉领旧部前去,又怕有去无回。

到秦良玉母子来答应领兵时,李明华仍然没能想出两全之法,只得原原本本将心中想法说与他二人听了,末了说道:“我们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你们领旧部前去四川,我会为白杆军配备足够的手雷、火炮。第二、领咱们陕西的部队前去,我亲自跟随协调,当然,你正我副,一切由你做主。”后面这话李明华说来也不好意思,自己前去又需要人家干嘛,所以加了后面一句。

秦良玉倒也干脆,直接说道:“我选第二,什么时候动身?”

李明华倒没想到是这结果,也许这就是中国人舍己从人的美德吧!只不过他可没时间去探寻它的根源,回道:“您是主帅,您说什么时候动身便什么时候动身。”

秦良玉道:“那咱们就明天出发。”

李明华倒早有准备,说道:“好!就明天出发。”

李明华和秦良玉沿途难免谈论些军情,到陕西将人马带齐时,二人已逐渐熟悉。这日闻听张献忠、罗汝才合兵一处,经汉中入蜀,接连攻下广元、达州等,李明华与秦良玉商量道:“张献忠、罗汝才声势虽壮,但并无多少战力,正面开打倒不足为惧,只是二人分布既广,流动又大,若咱们尾随追击,恐怕会疲于奔命。”

秦良玉道:“此等没出息的流寇,所为无非钱粮而已,城高墙厚的地方他不敢去,没钱没粮的地方他不会去,我等只需随意挑选几部冲杀过去,其必合兵一处以壮声势,然后一路向城薄粮厚之地潜逃。”

李明华虽也懂攻敌必救而后调动敌军,但若论对敌人先机动向把握之准,也对秦良玉大为佩服,说道:“好一个打草惊蛇,一切行动皆以你为主,就说如何行事吧。”

秦良玉通过多日相处了解,也看出这“李贼”不过就是个不顾大局的烂好人,远的不说,就是此次出兵四川,也是全然不顾大局之举,更不用细想以前的种种作为了,客气道:“据近日所闻分析,张献忠与你部较为熟悉,如今我等已入川地,此贼闻讯必望风而逃。不若我等先攻罗汝才、过天星(匪号)所部十营人马,其人多势众,必有心会合张献忠与我等一拼。到时我等穷追猛打,其仓皇逃窜,必抛下粮草辎重。我等倒可捡些便宜,也可省去后勤之忧。”

四川巡抚邵捷春闻听流寇入川,自逞蜀地易守难攻,全然未把它当回事,只通令各地严防死守,全然不得重点。待闻听各地失守之讯,才豁然惊醒,只是他本乃碌碌无为一草包,又如何能拿得出什么可行之法,只急得团团打转。

过天星此刻正暗恨自己怎未早日入川,这里道路崎岖,山峦起伏,官员昏聩至斯,且又粮草丰厚。如今真乃如鱼得水,好不畅快!

罗汝才却没过天星那么懂得知足,想到此地遭李自成蹂躏多时尚且如此富庶,若就此纵兵乘虚而入,直捣成都平原,日后哪会再过什么清苦的日子!

南阳军之兵贵精而不贵多,似打击罗汝才这等动亦十数万之流寇,又岂有一上来便合围全歼之理。秦良玉领着万余兵马,浩浩荡荡直扑罗汝才后路。

此时罗汝才正盘算下一步行动,闻听南阳军杀来,勃然大怒,骂道:“欺人太甚!老子已经避开他几百里了,却还要纠缠不休,如此相逼,便当我营中无人么?”骂毕便开始集结队伍,和过天星合兵一处,气势汹汹奔张献忠而去。

李明华从读书起这张献忠、李自成可听多了,来这里才知道还有个与他们不相上下的罗汝才,却没想到这些名气诺大的牛人竟如此胆小,还没接上火便闻风而遁。

张献忠、“革左五营”此时正在攻打德阳,见罗汝才风风火火赶来,其部累累若丧家之犬,暗道:“莫非又有哪路厉害的官兵追来?”

罗汝才与张献忠相见后,也不续旧情,开口便骂道:“南阳的狗崽子欺人太甚,莫非这天下是他家的?老子都让出快两百里了,他奶奶的还紧追不舍。”

张献忠问听南阳兵马追来,心中的怒火也不比罗汝才少,不过心中的恐惧却更胜罗汝才十倍,当下问道:“领兵的是贺疯子还是方无常?有多少人马?”

罗汝才骂道:“要是这两个活拨皮还好些,好歹还可能留些情分,来的是秦良玉这个老妖婆,连南阳贼首李明华也跟来看咱们热闹。”

张献忠疑惑道:“他们怎么搞到一块了,秦良玉不是给他们灭了嘛?”

罗汝才不耐烦道:“我他妈怎么知道,反正就是来了。如此欺人太甚,全不把咱们八大王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我兄弟二人合兵也有近三十万,分下来三十个打他一个,老子信他有三头六臂不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