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0.html


那场大战之后好一阵子,身上到处都疼,英雄也不是容易做的,大家都看到奥运冠军光彩照人的一面,但是他们身上多年积累下来的老伤,发作起来的痛苦又有谁知道呢?身体有伤的人最怕冬天,中医认为所有得病几乎都是由寒气进去身体内造成的,天寒地冻,各种慢性炎症都发作,非常的难受。

减轻痛苦最好的办法是找到些更快乐的事情,正如哲人分析失恋,最大的痛苦不在失恋本身,最大的痛苦在于暂时的青黄不接。

丁之平突然在宿舍大喊:好消息啊,特大好消息。

肖乐抬头:咋的了,你中彩票了?可要请客啊。(当时的彩票刚刚在中国流行开来,电视台把喜欢买彩票的人叫“彩迷”,我怎么觉得都是“财迷”。但是你不能低估彩票的伟大意义,很多人你叫他募捐一百他很心疼,买彩票买一千他却舍得,用彩票的钱来做公益事业很好,香港做慈善事业最多的就是香港的赛马会,说白了也就是赌马的)

丁之平没有理他:老朱,我们有眼福了。下周,南京要举行一场明星足球赛,为慈善儿童募捐。由江苏明星联队对阵中央电视台明星联队,那可是明星云集啊,孙继海,郝海东,中央电视台的黄健翔,张斌,刘建宏,毕福剑,江苏这头也全是有名的电视台电台主持人啊。



端政不解:郝海东,孙继海,不都是现役的国家队的吗?怎么有空来参加商业比赛啊。

我说:兄弟你有所不知,这两位都是在赛场上和裁判争执,被 禁赛一年,在家里没有事情。所以能一请就到,平时可大牌呢。

端政点头:不错,机会难得,大家一起去吧。


那天是个星期六,比赛在晚上19点三十分开始,下午三点我们就出发了,到处找看不到丁之平,我们以为他先走了就没有等他,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到了广州路附近,我们下了车徒步向五台山体育场进发,中间经过南京大学,我曾经梦幻中的天堂,看到宿舍楼也很破旧,校区建设甚至比不上家乡很滥的大学,但是南大就是南大,它的地位无可取代。

我们都没有想到,之后发生的一件事,使南大这个名字成为警察心中永远的痛,那是后话。

我们走到了五台山体育场的正门,这时还不到五点。进场地人很少,威风凛凛得站在场子口把守的,是我们学校技术系的师兄弟,我看见领头的是老乡郑行,心里踏实了许多,我冲他使了个眼色,没有想到他面无表情,一点反应没有,还是堵在入口处,我们走的离门口越来越近了,他还是不动声色,我心里发毛了,毕竟是第一次过来看比赛,不知道水有多深。

他究竟有什么顾虑呢?不知道。直到我走到离他还有一步的时候,他突然笑了,一挥手,其他人让开了道路,原来他和我开玩笑呢。我一笑,和端政他们进去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五台山体育场很破旧,我看了对肖乐说:难怪扬子晚报卖的好呢,这几万人的位子都那么脏,必须买张报纸垫在底下啊,不然就坐不下去。你这么多人都要来看球,大部分没有私家车,只能坐公交车,没有零钱的话。只能买扬子晚报兼换零钱,这样,扬子晚报的销量不高才怪呢。

大家都笑了。熬了很久,到了19点半比赛还没有开始,因为是有公司赞助的,起先是领导讲话,讲活动的意义,千篇一律没有什么听头,这时才看到丁之平匆匆过来。

我问:怎么才进来啊,门口不是技术系的兄弟把守吗?

丁之平说:其实我下午早早么就起来了,到隔壁和老乡下棋去了,忘了时间了,你们都走了,我赶过来时候,观众已经纷纷进场了。门口戒备森严了,很多其他工作人员,就混不进去了,好在我身手敏捷,从旁边的大树爬进来了。


我大笑:你真厉害啊 ,不会是属猴子的吧,故宫为什么一颗大树没有,当年有起义军的厉害角色从大树上爬进了宫里,皇 帝害怕了,要是让这的工作人员知道你的厉害,这些大树都保不住了。

正说着,参赛的队员已经出场练球了,比赛即将开始,究竟结果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