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六章 发光的脑袋

亡命逃兵 收藏 2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别墅突然停电,门口闹地难解难分的三拨人谁也没注意到阳台上喷溅出去的东西。阳台转角另一边的两名警卫比他们警觉多了,周围猛然暗下来,两人几乎同时拔枪,默契地一对眼,一个向楼下张望,观察是否有异常情况,另一个回身就往别墅里走。但他们同样没意识到不远处冬青丛下面那个死神的十字架瞄准了自己。

合上枪机,将子弹推入枪膛,压下食指,趴在栏杆上朝下面东张西望的警卫像是打了个寒战,身子突然一颤,然后跟根软面条一样顺着护栏滑到了阳台上。这辈子,他是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了。子弹从他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来。

虽然消音器几乎可以完全消去射击时的枪声,但是弹头划破空气飞行的声音却无法掩饰。那么近的距离,子弹的破空声立刻引起了另一名警卫的注意,可他刚转过身,一发子弹扑面而至。透过瞄准镜,清晰看见那张脸无声爆开,变成碎片飞出去。

干掉三个警卫,韩振丢下M24狙击步枪,躬身飞速向别墅跑去。冲到别墅的侧门跟前,韩振正要往里面进,忽然听到门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四下一张望,韩振看见了别墅边上没几步远的地方有一个孤零零的小房子。

闪身窜进房子里,轻轻关上门,身后就响起了侧门打开的声音,一个男人边走边说话,“明白了,老板。我马上就去检查一下线路!”

检查线路?环顾四周,韩振发现这间房子原来是堆放杂物的,立刻意识到不妙。

果然,脚步声就是往这里走来。

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像是踩在韩振心上,一走一震。拔出军刀,韩振悄悄挪动脚步,来到门后。

手电筒的光亮透过门缝射进来,随后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韩振眼前。那块头比韩振足足高出一个脑袋,膀大腰圆,跟头大棕熊似的,光看背影就够吓人的,怪不得走路声音那么响。不过,这块头还真是做保镖的料,做肉盾挡子弹再好不过。

进来之后,那人晃动几下手电筒,似乎找到了地方,光亮照向房子的角落。

紧了紧手里的军刀,一股奇异的感觉从刀柄上蔓延开来。仿佛是电流通过一样,浑身上下麻酥酥的,有点僵硬,又感觉有点轻飘飘的。血液瞬间涌上头部,脑门涨地一跳一跳,似乎都能听到血管收缩搏动的声音。极速攀升的肾上腺素分泌使得韩振的身体和精神瞬间高度紧张并且兴奋起来。

危险近在咫尺,但又在自己掌控之中,那种奇妙的紧张和兴奋感剧烈地刺激着韩振的大脑皮层。韩振这时候忽然体会到了当猎人的快感。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猎人,只不过猎物是自己的同类。

缓缓地从门后走出来,韩振一步步迈向猎物。猎物浑然不觉,正在低头查看线路。就在韩振靠近的一刹那,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已经晚了。韩振猛地跳过去,左臂圈住他的脖子,右手从他的腋下穿插过来,手里的军刀狠狠地扎向他的胸口。

他的块头太大了,韩振的双手根本没有办法完全越过他的双肩抱死他。即便是这样一上一下抱住了他,韩振还是没能抱紧,他的背后又宽又厚,就像抱着个北极熊,他一挣,居然将韩振扛起来,双脚脱离了地面。

但韩振手里的军刀已经扎了下去。锋利的刀尖毫无阻碍地刺穿他的衣服,割开他厚厚的皮肉,一股热腾腾的液体喷出来,沾满了韩振的右手。趴在他肩膀上,韩振清晰地听见从他喉咙里发出的低沉的嘶吼声,就像野兽临死前的悲鸣或者挣扎。

可军刀刺进去一半卡住了。刀尖传来的硬邦邦的触感告诉韩振,他非常幸运地刺中了那家伙的肋骨。韩振想用力往下扎,但身体被他吊起来,没使上力。

韩振一松劲,大块头的反击到了。挣了一下,没能将韩振挣开,他猛地向后挥过拳头。脑袋嗡地一下,韩振感觉脑门上好像被大锤砸了一下,眼前一片金星闪烁,剧烈的眩晕使得韩振差点失手从大块头的身上掉下来,赶紧抬起双腿缠住他的腰,避免他挣脱。

下肢有了着力的地方,韩振就能使上劲了。抱着大块头,双腿使劲往里圈,紧勒在他的腰上,同时胳膊拼命地向内挤压,军刀一顿,吱地一下齐根没入。握紧刀柄,韩振猛地一扭,就感觉身下正在垂死挣扎的大块头身子突然僵直了。

慢慢将大块头放倒,韩振侧耳倾听,除了咕咕往外冒血的声音,没有异常的动静。就着手电筒的灯光,扒开他的衣服一看,无线电通话器话筒的线正好被一刀切断,韩振这才长舒一口气。

熄掉手电筒,在大块头身上擦擦手上黏糊糊的液体,韩振赶紧往里面跑。一共八个CIA警卫,干掉了四个,一下子少了一半,静默下来的无线电很容易让其他人察觉到异常。

走进侧门,里面有一条走廊,走廊两边各有一个房间,但是里面没有一点动静。走廊的尽头是客厅,黑洞洞的,韩振放缓脚步贴在墙角望了一圈,右手边是通向二楼的楼梯,微弱的光亮从楼上传来。

看来剩下的人都在楼上。韩振慢慢调整呼吸,让身体从刚才的紧张兴奋状态舒缓下来,然后握着军刀往楼梯走去。

但就在韩振刚走出拐角,旁边的沙发背后忽然露出一个脑袋,“杰克,查到哪里出问题了?”黑暗中,那人一时也没有发现来的是谁,下意识当成了那个大块头。

沙发后面怎么会有人?韩振的心嗖地提到了嗓子眼。

猛地打着手电筒,一束明亮的光束罩住了从沙发后面爬出来的那人。

“操!你他妈的干嘛?把灯关了!”骤然出现的亮光顿时使得那人失去了视觉,本能地抬起胳膊挡在眼睛上。

一个箭步窜过去,韩振手里的军刀刺了过去。不愧是CIA政要保护组的职业保镖,听到异常的风声,他就势向后倒去。刀尖擦着他的脖子划过,割开了一道口子,但只是划破了皮肉。

看着他长大的嘴,韩振知道要坏事。顾不得手里还有手电筒,一拳砸了过去。手电筒咔地一声轻响,灯罩碎了,但灯头插进那人嘴里,堵住了他的声音。

握住手电筒的手柄,韩振用力向里捅,直接塞进了他的喉咙里。跟掉进火堆里的蚂蚱似的,身子还没着地,疼得他半空中居然向上又挺一挺。一手顶着手电筒,韩振扑过去,压在他身上,手起刀落,军刀插进了他的喉咙。反手抓住刀柄横割,整个切断了他的脖子,稀里哗啦流出一大堆东西。手电筒卡在喉咙里,那家伙忍不住干呕起来,呕到一半喉咙漏了,直接把胃里的东西从被切断的喉咙里喷了出来。

甩掉手上的污秽,韩振准备上楼,可躬身站起来,竟然把那家伙的脑袋提了起来。拽了一下,没能把手电筒拽出来,只好把手电筒留在他嘴里。灯罩虽然坏了,但是灯还是亮着,光亮透过脸颊的皮肉冒出来,居然把他死不瞑目的一张脸照亮了。泛着红光的一个脑袋在地上骨碌来骨碌去,说不出的诡异。饶是韩振胆子够大,看了两眼也是头皮发麻,赶紧关了手电筒。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另外两辆警车支援来了。

一切都在计划中!韩振无声地笑笑。只要能调开这两辆警车,一会儿出去的路就顺多了。

探头一看,几个警察连拉带拽,强行把纠缠不清的脱衣舞娘塞进了警车。没了脱衣舞娘们的捣乱分散注意力,那两名CIA警卫马上就会回到花园,即便没有灯光,只要一抬头他们就能看见栏杆边瘫着的那具尸体。

没时间了!韩振两步跳上楼梯,往楼上冲去。

亮光是从三楼传来的,没到三楼,韩振就听见楼上有人骂骂咧咧,“电力公司?你他妈的是干什么吃的?!我这里断电了,马上派人过来检修!马上!”咣!电话重重地呻吟了一声。

只听口气,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看来罗伯斯现在的心情坏的很。不过,换作是谁,第二天要参加自己儿子的葬礼,都不会有好心情。

楼上就剩下一个警卫了,韩振收起军刀,抽出了MK23手枪,慢慢地扭上消音器。

猛地闪身出来,一个举着手电筒的背影进入了韩振的视线。他面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睡衣的老头。

啾!像是气球漏气一样的轻响声中,枪口喷出一道短促的火光,举着手电筒的背影哼都没哼一声,直直地趴在了老头身上。

“罗伯斯?”一脚踢开尸体,韩振盯着沙发上惊慌失措的老头。

“恩!”老头下意识地点点头。

“我是来通知你,明天你不用参加卡特的葬礼了!”韩振掰开击锤,枪口点了点罗伯斯,“要想看到明天的太阳,请你安静一点。谢谢合作!”说着,韩振抽出睡衣上的带子系住了罗伯斯的嘴。

“有人袭击!”突然,楼下传来一声惊叫。

“操!真会挑时候!”韩振一挥手砸晕罗伯斯,目光落在了旁边的窗帘上。扯下窗帘,三两下把罗伯斯卷了进去,扛起来就走。

刚走到二楼楼梯口,两道光束射了过来。楼下的两名CIA正往楼上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