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石雅芳信仰的破灭

王大三 收藏 0 1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顾燕进劳军慰问团采访并不是难事。

因为这里不是军事保密单位,一般的记者都可以预约登记进行采访。而顾燕的身份又在报界非常显赫,加上她也认识韩有平,所以没费什么工夫她就进入了驻地。

韩有平这两天由于连续的奸污苏青,身体上感觉到是腰酸背痛的。他知道顾燕在采访中会提出很多尖锐的问题,所以自己干脆躲到基地看押所找王黑子聊天去了,把接待的任务交给了自己才提的助理林明娣去陪同了。


这无疑对顾燕的了解情况和传递信息起到可很大的帮助。

很快,顾燕就把几个苏青,石雅芳等几个骨干召集在了石雅芳的宿舍里开起了一个小型的临时秘密会议。


顾燕告诉大家不能去苏北战区演出,因为那里已经有一大批国军的军官正摩拳擦掌的等着她们的到来,好肆意的凌辱她们。

为了教育大家认清国民党军队的黑暗面目,顾燕拿出了梁晴从赵海龙那里的取得的参与凌辱劳军慰问团演员的军官名单,和所分配的对应人。


石雅芳看到名单后是吓的魂飞魄散,自己被国民党军首屈一指的列在第一位,她竟然将被五十七名国军高级和中下级军官轮奸,几乎等于此行间所有去演出单位的全部军官了。林明娣将被十六名军官凌虐。名列第二的是苏青,和她对应的军官是三十四名,接下来是林珊…..。

顾燕告诉大家不必担心,这次组织上是下了决心营救姑娘们,并揭露敌人的丑恶嘴脸的。


“后天晚上,我们将有人潜伏进来,控制住守卫后,把大家接出去。但是由于情况还不允许,所以除了我们的五名战士外,其他人暂时分头躲避一下。等条件宽松了,我们会把愿意加入革命队伍的朋友接走的。”

顾燕详细的说了届时需要大家配合的细节,所有的人员才都安下了心。


石雅芳这回可再也没有原先的富家千金小姐的傲慢和矜持了,她也完全认清了当前社会的混暗,彻底决心投入到建设一个新社会的洪流中来了。

顾燕知道石雅芳的情况特殊,因此关照她被救后最好躲回自己家中或者乡下亲戚家中去。

她说:“雅芳姑娘,你和林明娣的入伍请求我会带回我们的上级领导那里去的,一旦被批准,梁晴会找机会联络接你们走的。注意,等获救后暂时不要急着去学校上课,先隐蔽起来,等我们的消息。”


“好的,你们最好是快点,这样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了。”

石雅芳的思想转变和顾燕当年一样的迅速,这也要感谢国民党当局对她的反面教育了。


既然石雅芳如此的美丽诱人,为什么一直没提起到她那,这是因为她和先前独立旅麦儿山气象观测站的技术员兼指导员张莉莉一样,本来和“美人鱼行动”毫无瓜葛,因此也就没必要做介绍了。

但是偏偏是人不惹事事惹人,平白无辜的两次事件,即汤凯突袭麦儿山和保护同学林明娣,却偏偏的又把这两人牵扯进了系列女子特遣行动中来了。


话要分两头来说了。

满财宝自从二上崇明岛,马上组织保安团封锁了所有江边的渡口,令他欣喜不已的是汤恩伯竟然在他上岛前亲自接见了他,并且抽调了两个连的正规军归他指挥。

满财宝自然明白汤司令长官这是为的救自己公子的性命才如此重视,但对他来说却的确是个在汤恩伯面前要露一手的机会。


满财宝知道只要封锁了渡口,那么这个四面环水的孤岛虽说大的很,但想出去却比登天还难了。

他把所有的日常物资的集散都放到了崇明镇上,只允许经过搜查的本岛渔民登船出江打渔,过江做生意却被严禁了。


九月的江南大队倒是不怕封锁,因为目前离约定的转移过江的日期尚有富裕,并不着急。但是药品却是奇缺,必须设法去购置。

他和代理教导员黄艳召开了总支扩大会议,商讨目前的处境和自己的设想。

“咱们这里比不得里平,虽说活动空间比里平大了十几倍,但是进入上海或者去南通的通道只有长江这唯一的途径。现在满财宝控制住了各个渡口,这对我们来说的确很不利。上次的战斗我们多了十几次伤员,因此药品又一次的成了大问题,另外上次由于我们过于自信和敌人打起了阵地战,吃亏不小,弹药消耗也需要得到补充。大家看看都有些什么好主意。”

大队长九月先说了自己的开场白。


一中队的中队长盛联山道:“我想趁着夜里的当口,去文家渡搞条渔船过江去,到了林家港就能和徐兵指挥的独立旅的小分队会合,搞来药品和弹药应该不成问题。”

欧阳佳慧说:“我跟盛队长去,正好可以和市委商讨交换汤凯之事。”


代理教导员黄艳说:“要不得,汤凯不能用去交换,只要他在我们的手里,敌人就不敢对东沙包堡这里轻举妄动。还有,只要敌人没救回汤凯,那张莉莉指导员她们就不会有事。这点上,汤恩伯比我们认识的更清楚。”

二中队的队长岳家进说:“我赞成黄代教导员的说法,汤凯至少暂时不能送出去交换。并且我认为搞船过江去也是不现实的,甭说现在渡口上有保安团和正规军的把守,即便是你能搞到船,敌人也会很快的发现,只要他们一通知巡逻的炮艇,那我们的渔船就成了活靶子了。”


盛联山说:“可是我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做,美人鱼行动就快开始了,我们缺少弹药和药品,没办法进行有效的战斗啊。”

黄艳道:“不着急,歌里唱的好: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他满财宝不是把所有的物资都集中崇明镇上了吗,那好,我们就近在镇上去取就是了。”


九月说:“对啊,崇明镇可比宝山大的多了,宝山只有几千人口,可崇明镇人口有五万多那,足足有一个县城那么大。我就不信他满财宝又顾渡口,又顾镇上的防卫他还顾的过来。”

盛联山这下来了兴趣。

他说:“满老头想和我们保持僵持的局面,我们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狠狠的在各处和他闹上一阵,让他顾了屁股顾不了头。”


黄艳说:“正是这样,一来咱们也练练兵,二来可以趁乱从崇明镇搞来药品和抢来弹药。”

欧阳佳慧说:“主意不错,我们黄代教导员不愧是军事上的行家,那我也不必过江去了。”

九月说:“不,欧阳同志,你还是要过江去参加大队渡江的准备工作的,另外还得和市委领导取得联系。但是不是抢船过去,而是经过化装安排跟随唯一的那班渡轮走,由岳家进派人护送你过去。”


“好。”

欧阳佳慧早就锻炼的不畏惧敌人的阴险狡诈了,并且她已经学会了许多的对敌斗争的经验。

九月说:“你不仅要过江去,还要回来,因为市委徐兵同志他们很快就要进行营救敌人强迫组织的劳军慰问演出团里我们的女同志了,这些女同志都是好样的,主要的还都是你的战友,就是文工团的那几个战士,你必须把她们接到崇明来,然后转南通到苏北根据地去医治身体和心理的创伤。”


代理教导员黄艳补充道:“佳慧同志,你尽管放心,到时候我们在崇明镇上闹腾起来,满财宝自然顾不上渡口了,到时候你可以安全的上船去上海了。”

欧阳道:“黄艳,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啊,东沙堡是上海地下党的武装基地,想成功的进行美人鱼行动全看你们的了。”


第二天,崇明镇上的“保和堂药店”里来了一个打扮文雅恬静的阔家大小姐,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这“保和堂”是崇明镇上的最大的一家药铺,因为它还经营着西药业务,因此是人气兴旺,财源不断。

药铺是一进五厢。

堂屋是完全敞开式的,有休息等候抓药的椅子,还有伙计做着专门的接待。两边的大先厢房分别为中药和西药部分,后边天井两边的偏房是医生坐诊和老板以及帐房办公的地方。


不用说今天来的这位阔家大小姐真是黄艳。

她是一身米色西装打扮,脚上登着的是米色的中跟船型职业女式高跟皮鞋。

她的“保镖”正是江南大队一中队的中队长盛联山和战斗英雄、侦察员莫虎。


今天,在镇上出现不仅仅是他们三个,还来了很多化了装的江南大队的队员。

目标自然是指向了满财宝和倪复利民团的弹药仓库和医药品的集中地“保和堂”药铺了。


崇明镇和宝山完全不一样,才几千人口的宝山一般人也不见得相互认识,这几乎顶了一个县城的崇明镇那就更是将相互陌生习以为正常的事了。

见到了来了阔家小姐,接待的伙计也不敢怠慢,连连给黄艳等让座,端茶。


盛联山见黄艳落了座,便也坐了下来。

黄艳有心戏弄他一下,故意装端起了大小姐的架子。

只见她一拍桌子道:“小山子,你真放肆,我让你坐了吗!”

这一下吓得盛联山赶紧又站了起来。

“对不起,大小姐,小的冒昧了。”

“恩,不懂规矩,回家我再和你算帐。”

黄艳本身就出身于大户人家,装起小姐架子来那可是轻车熟路了。


趁着伙计去后院禀报的当口,盛联山低头小声对黄艳说:“好你个鬼丫头,你耍我啊,别看你是代理教导员,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一边的侦察员莫虎忍浚不住,差点要笑出声了。

其实盛联山早就迷恋上了这个俊美的代理教导员了,他认为黄艳既漂亮,又能打仗,心眼儿还非常好,简直就是个现代版的穆桂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