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卒子 第25章 蚀魂色蛊 第25章 蚀魂色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7.html


张滴转身奔了出去,三菱越野车咆哮着绝尘而去,留下阿香继续躺在床上,痴痴的怀念着昨夜的旖旎……

市区酒店内,郑忠浑身发热,发烫,虽然有冷水浸泡,但是那股热劲依然不断从体内扩散出来,在全身奇经八脉中穿行,特别是胯下,越来越膨大,似乎要炸裂开来,昨夜和阿香的场面竟然异常清晰的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阿香……”

郑忠哼出了声音,他似乎看到了水上人家房间里阿香正在对自己媚笑,风情万种。

“不,不……”郑忠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次又一次的阻止自己不可以去想,不可以喊叫。

几乎是用一种自虐的方式,郑忠在进行着一场天人之战。

虚汗,心悸,什么情况都出现了。

可是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郑忠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鼻孔开始流血,在蛊药面前,人的意志变得脆薄不堪,大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阿香、阿香、阿香!

如此下去,必死无疑,郑忠开始摸索着爬向房门,他要去找阿香,找回属于自己的身体……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开了,张滴脸上冒着汗珠,闯了进来。

看着赤身裸体,面目狰狞的郑忠,张滴露出怜悯之色,不过随即又被羞涩之态代替。

见张滴闯进房中,郑忠如同看到了猎物,眼里喷火,心神荡漾。

张滴明白,郑忠此时已经到了生死边缘,再不施救,即使有大罗神仙赶来也没有机会了。

不在犹豫,张滴蜕掉衣服,露出雪白丰盈的身体。由于高度紧张,神经紧绷,身体禁不住的阵阵颤动,有种要痉挛的感觉。

这一切看在郑忠眼里,更加催动了他的欲望……

张滴羞得闭上了眼睛,郑忠长驱直入……

一种异样的感觉刹那传遍了全身,张滴脸红心跳,不断的喘着粗气。浑身燥热,口里不自觉的发出阵阵原始的喊叫,很刺耳,但这却反过来更加刺激了郑忠。

由于是第一次,张滴一开始时疼得咬牙切齿,她真的想推开身上这个不知怜香惜玉的男人,可一想到唯有如此才能救他,只好默默承受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移过,也不知多长时间,郑忠筋疲力尽,一头栽倒在张滴身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张滴知道是时候了,迅速翻身披衣,从挎包内掏出一个黑糊糊的胶状物,用火烘烤之后迅速贴在郑忠肚脐眼上。再接着又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两条当地特有的红蛇,将蛇放进一个盆子里。随后又拿出一包白色粉末,一一对其喂食。

说也奇怪,那两条蛇在吞食了粉末之后突然全身暴涨,比先前大了近一倍。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这两条蛇竟然毫无顾忌的在盆里开始绞缠起来,行那交配之事。许是想起了刚才在床上自己表露出的疯狂和激烈,张滴不禁再次面红耳赤起来。

那两条蛇一直疯狂的在盆子里交配,没过多久就溢出一些白色的精状物。

见白色的精状物已经差不多了,张滴轻轻的去推睡梦中的郑忠。

疲倦万分的郑忠睁开眼睛,看着面色泛红的张滴,顿时满脸的歉意和爱怜,他一把揽过张滴,柔声在其耳旁说着歉意的话。面对深爱的人如此体贴,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张滴再次流下了眼泪,不过这次是喜悦的泪,是为自己无私付出得到肯定和回报的欣慰。

“你,你那个还行吗?”张滴无限娇羞,不敢正眼看郑忠。

郑忠明知故问:“什么那个?”

“你又欺负人家了”,张滴撅着小嘴,“我不理你了,下次即使你焚烧而死我也不管你了……”

话未完,郑忠已经温柔的用舌头堵在了张滴的樱桃小口,“嘤”的一声,张滴勒住郑忠的腰,强烈的回应着。

美色当前,郑忠触摸到了张滴大腿上的潮润,遂拉过张滴的手往自己胯下摸去。

剑拔弩张。张滴知道是时候了,她推开郑忠,柔声说:“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听我的指挥,我为你解去阿香种在你体内的蚀魂色蛊。

说罢,张滴拽出盆中还在疯狂交配的两条红蛇,掏出匕首割断它们的脖子,滴出猩红耀眼的蛇血,命令郑忠张开嘴拼命吮吸。

忍着就要呕吐的感觉,郑忠乖乖的听着张滴指挥,说也奇怪,蛇血吸进肚里之后,郑忠觉得先前混浊不清的头脑刹时清醒无比。他刚想问张滴这到底是什么蛇。

不料张滴却不让他问这么多的话,香唇主动的迎上堵住他的嘴,一双手也不闲着,不断的将盆中蛇溢出的精状物涂抹在郑忠那东西和自己的私处,在张滴手的抚摩和蛇精状物的刺激下,郑忠打了个机灵,翻身上马,再次纵横驰骋,张滴也躬身迎合,承接着郑忠,咿呀吟哦不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