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落的太阳》 第一部 第十九章 爱情与友情(3)

张阳luci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9.html[/size][/URL] 这是个没有阳光,寒风凛冽的周末。杨丽萍的丈夫姚江辉正在厨房里忙着蒸包子。 “亲爱的!”杨丽萍来到姚江辉身后,双手环抱着丈夫那肥嘟嘟的熊腰。 “你看起来似有心事,说吧,你老公来帮你解决!”姚江辉放下手中的活,双手往围裙上擦了擦问道。 “我们酒店那新上任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9.html


在这迷人的夜晚里,他们用温柔的眼光凝视着对方,将一切的疑问皆抛至脑后,留下的尽是浪漫的情调。一对痴情男女相依相偎于月下,含情脉脉、窃窃细语、互诉相思。

“明珠,我,我好想你......”黑仔狂热地吻住了明珠,好久好久舍不得放开。

一阵窒息令她满脸羞涩地推开了他。“你为什么要来见我?其实,还有别的女孩在喜欢你......”明珠红着脸问道,她不愿提起她的名字。

“哪里有,你别胡思乱想!别离开我,失去你的日子我无法活下去!明珠......”他急了,可说的都是些掏心掏腑的话。人在酒后总是很脆弱的,因为平时累积下来的一些伤心事都会在酒后尽情地宣泄。他哭了,在这一刻如绝堤的洪水。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的黑仔在明珠的面前就如个迷途的孩子,他的眼泪令她心碎,他的言语令她动容。她感动得再投入了他的怀抱,俩人相拥而立,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绿树浓荫残月辉,

梧桐树下吟相思。

蝶舞蝉鸣百鸟啼,

柴扉半掩丽人醉。


悠悠琴声催人醉,

执手相望默无语。

花前月下俩相依,

明日又将伤别离。


夜半时分,黑仔送明珠回宿舍。

“明珠,等一会儿!”在明珠转身欲离去的那一刻,黑仔拉住了她的手,依依不舍地望着她,欲言又止。

“回去吧,很晚了,明早我早点去找你!”明珠含羞道。说完她缩回了手,向黑仔笑了笑,然后转身上了楼。

楼下的黑仔望着明珠宿舍那微亮的窗户,一副怅然若失之状,在楼下站立了好长一段时间,方才离去。楼上,明珠依依不舍地站在窗口,望着楼下的黑仔,直到他转身离去,消失在夜幕中……


那一天晚上,明珠睡得很香,而且做了个梦。她梦到了自己与黑仔携手漫步在家乡海边的沙滩上,身边还跟着一群可爱的小孩……


第二天早上,明珠在温暖的阳光下缓缓地醒来,慢慢地抖下那散散缀缀的梦意。她走到窗口,倚窗而立,望着头上的太阳,她笑了,笑得那样地惬意......


明珠一大早就来到了宾馆,她用黑仔昨天晚上给的key,轻轻地打开了门。黑仔仍在睡梦中,很安详,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还淌着口水。明珠没有叫醒他,而是轻轻地拿起桌上黑仔昨天备好的五包方便面走出了房间。然后又轻轻地带上门,走进了宾馆后院的厨房里。一位胖师傅正在打理早餐。

“师傅,借用一下锅煮点方便面好吗?”

“没事!我帮你煮就可以了!”胖厨师和气道。“谢谢!我还是想自己动手,”她微笑道。

“好吧!你小心点,别烫了自己就是了,这是碗,你先拿去用,完后请还回来!”

“好的,谢谢!”说完明珠就自己在厨房里煮起泡面来,这是自她长这么大,头一回煮的面。明珠稀里糊涂地顺手拿了片当归,放进锅里,面和当归在锅里沸腾着,香味扑鼻,直到被她煮烂后方才熄火。


回屋后,那位秘而不宣的经典小说嗜好者已醒来,正侧着身,捧着一本《三国演义》看得入迷。

“明珠,你这么早!”黑仔一见面明珠有点手忙脚乱地,他忙放下手中的书,微笑地问道。

“没事!你多睡一会儿,这面还烫着,让它先凉一会儿,过一会儿再吃吧!”明珠道。

明珠小心翼翼地端着泡面放于书桌上。之后便悄悄地随手拿起自己随身带来的那本《魂断蓝桥》,坐在书桌前慢慢地翻阅起来。与黑仔的兴趣所具的不同之处是,黑仔喜欢看中国古典小说,喜欢读些宗教、军事、科幻之类的五花八门书;而明珠则偏爱幽默而富有创意、生动逼真的外国名著。她不但喜欢中国小说也喜欢外国名著,就如她喜欢看中国电影更偏爱外国电影一样,能吸引她的东西总是有它的闪亮点。这点经常被黑仔笑话她崇洋媚外,说她老是感觉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


“黑仔,起来刷牙洗脸吧!”过了一会儿,明珠柔声道。

“一大早的就跑来叫醒人家,你怎么就跟个闹钟似的呀?”这家伙懒懒地起了床,困意喃喃道。匆匆洗漱完后,便一屁股就坐在椅上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泡面。

“咦!这面怎么会有一股当归味?”黑仔问道。

“我在这面里下当归”她回答道。

“哇,你的手艺真是与众不同......嗯,味道不错呀!”黑仔边吃边夸道。明珠缓缓起身走出房间,从厨房端来一碗面坐在他对面。她挑面入口后,口感甚差,并没有如黑仔所述的那样可口;那味道是苦苦的,面是烂烂的。明珠心里很是惭愧。


“我上午就回家了,你不要到处乱跑,这外面的世界很复杂,你一个女孩家单身在外容易出事的!”他边挑着面往嘴里送,边叮咛道。“别随便和陌生人讲话,还有,酒店是个复杂的场所,别老对着人笑,走路时眼睛别到处乱瞄,不然别人会认为你很轻薄......”黑仔象个老太婆似地唠叨个不停。


什么跟什么呀?还没嫁给你就把我当囚犯了!明珠心里不平道,她不耐烦地瞟了他一眼: “知道,我心里自有分寸,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你去看看强仔起床了没,我给他留了碗面。”这对情侣丝毫也没发现到此时门外正站着强仔,房门没关上。

“明珠这么早就出现在明哥房间里,莫非?……完了,这俩个家伙生米已煮成熟饭了,”强仔站在门外,心里胡思乱想地瞎猜道。


十点左右,明珠送黑仔和强仔去车站。

“明哥,再十分种车就要开了,我先进去等你,”临别时,强仔知趣地先进车站候车室。


黑仔本想劝明珠和自己一道回去,但眼前的明珠似乎已脱胎换骨,完全的一副精干之样,他知道想劝她回去并非是件容易之事。想想算了,以后再说。他深情地凝视着明珠,然后依依不舍地对她道:“明珠,不是我太自私,你太单纯了,令我很不放心。单身一人在外要多加小心!”他临走时拥她入怀,对她柔声道,难舍难分,眼睛流露出悲伤的神情。

“哼,我知道了,你也多保重!”明珠深情地对他道,似有许多的话想对黑仔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他眼里的忧伤总会令她为之动摇。


明珠目送汽车离了车站。这时,天空中飘起了蒙蒙细雨,她追了出去,望着汽车渐渐地消失在十字路口,她一阵茫然若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