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七 问君能有几多愁 第197章、二次和谈(3)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45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陛下,外臣所说句句属实,如有半句假话,甘愿遭受天打雷劈,丁家后代男盗女娼,不得好死!”丁大全看到刘华不相信自己几十年都难得说一次的实话,非常着急地赌咒发誓道。

“是吗?丁相,你是否可以告诉朕,为什么今年宋国经济状况如此不堪?”刘华好奇地问道。

南宋是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一个国家,由于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南宋的大商船远洋到世界各地,所创造的财富占当时全世界的60%以上。本来南宋的财富创造条件是很不错的,许多人认为中国在明朝才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其实在宋时的商品生产和经营状况更具有资本主义萌芽的特征。有许多史料记载了宋时的一些大城市有许多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生产作坊,这是具有发达的经营流通环节才能出现这样规模的生产经营活动。

由于工商业前所未有地发达,宋朝时期这种生产和经营创造的财富是惊人的。每当人们说到宋朝的财富,总离不了提及《宋史.食货志》:“治平二年,内外入一亿一千六百十三万八千四百五,出一亿二千三十四万三千一百七十四,非常出者又一千一百五十二万一千二百七十八。”南宋时期,南宋除了粮、帛等实物收获外,国家每年维持一亿缗左右银两收入是完全可能的。

由于古时候的黄金白银更为稀少和珍贵,与现在大批量生产的黄金、白银根本不具有可比性,我们只能以粮食来作比较。宋时期的1两白银可以买到6石左右的大米,当时的一石大米相当于现在的66公斤,6石大米就是792市斤。现在的大米价格是1.5~3元一斤,我们按2元一斤来计算,也就是说宋时的一两白银值现在的1584元左右人民币。这样一计算,南宋时期朝廷每年除实物的收入外,还有相当于现在的1580亿左右人民币的收入,相当于现在的260多亿美元,那可是占全世界总收入的60%左右(虽然南宋每年的收入几乎是花光的)。

“陛下,这个……这个经济状况,外臣虽忝为宰相,却也并不明了!”丁大全吞吞吐吐地说道,“本来去年上半年经济倒还可以,不知后来是因为遭了水灾,还是因为打仗的关系,经济急转直下,物价莫名其妙地飞涨,原先1两银子可以买6石大米,现在却买不到1石了!”

丁大全像拉家常一样,将宋国临近崩溃的经济状况娓娓道来。须发尽白的他看上去俨然是个忠厚长者,如果刘华不知道他是历史上的著名奸臣的话,完全会把他当成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

“呵呵,看来是我半年前让长生教在南宋境内秘密散发的宝钞,搞得南宋出现了大范围的通货膨胀!想不到至今他们还没发现假钞,看来我得好好奖励一下毕家4兄弟了……”刘华暗想道,心中一阵得意。

这也难怪,毕春四兄弟本来就是伪造宝钞的高手,加上皇家印书坊先进的印刷机械和油墨、纸张,所以才使他们印出了数以亿计、几乎以假乱真的宋国宝钞,让宋国主管经济的官员如何识别得出来。

“……经济堪忧,如何负担得起花钱如流水的军队,所以现在吾皇和外臣力排众议,坚持议和……请陛下饶恕我们吧!”丁大全又给刘华跪下,在地上嗵嗵嗵地磕着响头,不一会额头上就沁出了鲜血。

“唉,丁相,你快快起来,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千万别有个好歹!”刘华虽然痛恨历史上的大奸臣,但是这么老个老者给自己磕头,心中还是不忍,深怕丁大全磕着磕着突发脑溢血。

“陛下,如果您不答应议和,外臣就磕死在您面前!”丁大全一边磕头,一边声嘶力竭地喊道。

“好吧,朕答应你就是,不过有3个附加条件!”刘华原本就打算议和一顿时间,以便休整部队,所以顺水推舟答应议和。

“谢陛下成全!”丁大全颤颤悠悠从地上爬起来,喜出望外道,“不知陛下有何附加条件?”

“第一,将上次朕捐献给宋国的300万两银子还给朕。如果你们没钱,倒可以用大内的国宝来抵押!”刘华似笑非笑地说道,他一直想搞个博物馆,所以准备从南宋大内中要点珍品,“第二,将李璮、王文统押到山东,朕要拿他们祭奠山东死难百姓;第三,将前段时间你们职方司查封的长生教产业归还,并释放抓获的工匠、佣工以及信教群众,如果被你们迫害致死的,还须对其家人进行妥善抚恤!”

“好,陛下,外臣马上下去传书吾皇,除了第一个条件需要吾皇亲自拍板外,其他两个外臣现在就可以答应您!”丁大全非常高兴刘华没有提出割地等条件,他回去后就不怕岳珂、张世杰等主战派刁难了。

“诸位爱卿,你们看看,朕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有?”刘华转头询问金銮殿上的文武百官。

“陛下,微臣以为,还应该让赵昀发道《罪己诏》,向天下检讨自己恩将仇报、发动侵略战争的罪行!”史天泽建议道。

“对,还应该让赵昀斋戒三日,白衣缟素,为山东等地死难的天国百姓致丧!”文天祥也出列奏道。

“还应该……”群臣也纷纷建言献策。

“陛下,请您还是为吾皇留点脸面吧,我大宋朝廷内主战派本来对议和就激烈反对,如果吾皇拉不下脸面,可能外臣这次只能无功而返了!”丁大全哭丧着脸,近乎哀求道。

“呵呵,好吧,除了3条附加条件必须实施外,朕那老丈人可以有选择地同意朕诸位臣工刚才提的条件!”刘华也不想让和谈破裂了,要不然到嘴的肥肉就会飞了。

5日后,丁大全又求见了刘华,报告说理宗赵昀已经答应了附加条件,和谈成功!

等丁大全离开重庆后,刘华召集重臣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议。

“陛下,虽然微臣知道您明鉴千里,但是现在议和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讨伐宋国的时机了?”史天泽有点沮丧地奏道。

“嘿嘿,史爱卿,你终于让朕逮着一次了,刚才你说朕什么?”刘华狡黠地笑道,“明鉴千里!算不算吹捧朕?所以扣发一个月俸禄!”

“啊!”史天泽惊呼道,心中后悔不已,刚才自己情绪低落,说话没有深思熟虑,害得200两的月俸没有了。不过好在自己家中生意越做越大,每个月还是有几千两的收入的,要不然回家非被老伴埋怨死不可。

“呵呵,诸位爱卿,你们别失望,朕之所以和宋国议和,原因以前也告诉了你们。至于以后有没有讨伐宋国的借口,大家不必担心!”刘华点燃了一根烟,优雅地吸了一口,笑道:“朕在安南时,和陈朝余逆打过赌,许诺与[反天联盟]开战后,1个月内征服缅甸,1年内征服宋国。要不然就会把安南白送给陈家。”

“啊,还剩9个多月了,陛下,那你更不应该议和呢!”张珏紧张地说道。

“是呀,陛下,宋国的国力和军事,非缅甸南蛮小国可比,就算打上几年都不一定能完全征服,您……您那个赌注是否下得太大了?”文天祥也焦虑万分,深怕安南被陈朝余逆占了便宜。

“是呀,陛下,安南可是兀良部长当年千辛万苦才打下来的,就这么便宜了陈家,太不值得了!”铁哥当了几个月商务部长,逐渐尝到了主管商业的甜头,从刚开始闷闷不乐、不爱说话,到现在也笑口常开了。

“……”其他几个重臣也议论纷纷,都对在9个多月时间内征服宋国不报希望。

“大家肃静!”刘华吸完烟,摁灭烟头,严肃地说道:“你们还是以原先的惯性思维来看待战争,所以觉得9个月根本不可能征服宋国,但朕却觉得半年就绰绰有余了!”

“半年!我的长生天,我的耳朵没坏掉吧?”群臣一个个都傻眼了。

看着群臣呆若木鸡的样子,刘华哈哈大笑,半晌之后才说话:“你们啦,总以为《孙子兵法》是一成不变的战争法则,以为任何战争都是步步为营,你攻我守、我守你攻。你们说,当初大家都以为四王爷他们会在南方打上几年,但为什么缅甸战役这么快就打完了?”

“陛下,微臣以为,缅甸战役主要在于我军火器犀利,不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制造攻城机械,所以攻城大大节约了时间,根本不需要像历史上的传统战争那样,大家一攻一守搞上一年半载,甚至好几年!”史天泽稍加思索,回答道。

“火器只是其中一个方面,还有别的吗?”刘华继续启发群臣。

“陛下,微臣以为,优待俘虏、瓦解敌军的斗志,也是缅甸战役打得快的一个原因。”耶律铸说道。

“嗯,国丈说的没错,确实这也是一个方面!还有吗?”刘华点点头。

“陛下,末将认为,奇正结合,兵行险招,也是原因之一。”张珏挠挠自己刚剃的平头,说道:“昌盛城第一次大战,四王爷胜在速战速决,让缅军措手不及;缅北战役,胜在兵分四路,全面开花,让缅军无法互相支援;最后的昌盛城总决战,胜在诱敌深入,聚而歼之,陛下的毒药战术,让缅军绝大部分有生力量一夜之间全部被歼,所以缅南、缅西的几十座城池都不敢顽抗,只能全部投降易帜!”

“说的好!你们基本上都说到了点子上。总而言之,概而括之,朕的战争思想就是[短平快],打的就是时间差!”刘华拍掌叫好道,“但为什么一提宋国,大家就觉得没有信心了呢?因为说到底,你们的观念,还是停留在传统战争理念上!”

“短平快?时间差?”群臣默默地思索着这两个新名词。

“如果朕告诉你们,征服宋国只需要2个月时间,你们信不信?”刘华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2个月???”所有重臣全都哑巴了,如果不是刘华的金口玉言,肯定早已经被大家嗤之以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