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六九、小插曲

中国老坦克 收藏 8 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在虎穴营地的窝棚里,两个米国记者正忙着查看自己的摄影作品,麦迪逊正在认真地写着报告。戴品诚在小声和杰里肯交谈着。

“亲爱的戴中校,恐怕这次您的行动很不顺利吧?这次似乎他们并没有把你这个中央大员放在眼里。”

“这个是他们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只是把我当翻译了,而且这些山里的土包子根本就不知道戴局长是谁。杰利,你们的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

“还不错,党将军已经答应会在合适的时机实施营救。你认为这次他们能打退日本人的进攻吗?”

“您想听真话吗?就这支队伍的能力我不大看好,这些由前满州国军队、土匪、叛军组织在一起的乌合之众还不知道怎么给日本人下的药,才占了便宜。而且从这几天的情况看来他们的纪律跟我们中央军比有很大差距,见了长官都不知道敬礼。不过他们的武器真是很不错,全部都是连发枪,而且训练的弹药很充足。”

“戴,作为朋友我非常想赞同您的话,但是我认为你只看到了问题的一面。你没有发现吗?他们几乎所有的弹药都是日本人生产的。这也就是说他们能够生产一些武器但是无法生产弹药。而且他们的部队是长年在作战,我观察到他们的战术动作相当熟练,也许是因为不熟练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根据林德尔先生的说法,他们是一支很特别的军队,在作战时有的时候表现的非常仁慈,但是有的时候又表现的非常凶狠。”说到这里,杰里肯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整理照片的别林斯基,“别林斯基先生,能让我们欣赏一下您的作品吗?”

“没有问题,您将是我的作品的第一批读者,我会发大财的。我敢打赌我的作品会上《TIME》周到的封面的。”

“您一定会的。非常感谢。”戴品诚一边接过照片一边说。看着照片他的脸逐渐严肃了起来,“别林斯基先生,您这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

“哪一张,这张吗?噢,这个我是借了方的那个高倍望远镜拍的,他对于摄影似乎很内行。这个是他们在炮击日本人的营地, 怎么样,这个作品不错吧,几十发炮弹几乎同时爆炸,很壮观吧?”

“您的摄影技巧真的很高超。”

“戴,现在你明白我的话的意思了吗?”旁边的杰里肯说道。“他们是一支有着严密组织的军队,有强大的火力。我认为他们现在是中国最强的军队,包括你们的那些个德国师跟他们比在作战思想上也落后了。我这几天和他们的士兵谈论了一下,他们的士兵都在认字,而且都在学习使用地图和向炮兵报告目标。他们的部队有足够的后勤人员,在作战中还没有出现过物资和人员脱节的情况,而且据说他们有个参谋部,每次他们都是按照具体的指令行动的。这些都说明我们这位党将军是受过严格的教育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都是黄皮肤的中国人,我甚至怀疑这是一支德国军队。这次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完全消灭进攻的日本人,但是日本人想要轻易在他们身上占到便宜是不现实的。倒是你们的中央军让我们很失望,你们就没有打过一次象样的胜仗。现在我们的压力很大,给你们的援助却无法让我们国内看到胜利这让我们的政府很难向选民交待。”

“如果国军有了这样的武器会比他们打的更好,他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我和许多人交谈过了,他们的成分很复杂。他们有些人在入伙的时候要交投名状,而且这些人似乎还在拿这个炫耀。”

“我建议你好好看一下林德尔先生的这份报导,这个是他亲自看到的一次作战。对于你们很有帮助。你知道吗?他们要狙击枪的目的居然是组建独立的狙击手部队,而这次作战他们的这支部队以七死十一伤的代价至少打死了一百个日本人,还造成了近千个残疾人。还还不包括指挥炮兵打击日军的战果,今天我碰到方,问他有多少战绩,他说由于没有拿到对方的身份证明,他们这次作战的战绩只有七十三个,这其中包括你今天看到的那五个被活捉的日本人。”

“杰利说的很对,他们对于战果的确认达到了变态的程度。我问过我的那些学生,他们有许多战果都由于没有佐证而被放弃。不过他们对于这个并不在乎,似乎只要是能打死日本人他们就很高兴。”正在写报告的麦迪逊抬起头来。

“谢谢两位的提醒,我一定把这次的见闻写到我的报告里。不过这位党军长的来历似乎我们大家都没有弄明白。”

“是呀,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他有一群死党,这些人平时根本看不出来,据说有一个日本人曾经成为他们的一个高级军官,曾经打算带人哗变,但是居然被他的心腹把枪缴了。”麦迪逊说道。

“中尉先生,您的话太多了。戴,我们不希望你在这里乱来,一旦有什么问题恐怕恐怕都比较麻烦。”

“杰利,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个规矩人。”

“我只是提醒你在我们完成任务之前你不要给我们惹出什么麻烦,否则你那个远在重庆的叔叔也帮不了你。对了,你没有参加对那些日本人的审讯吗?”

“没有。我只是一个翻译。”

“那么我就请翻译先生替我们去沟通一下,看看我们的朋友能不能允许我们分享这些情报。”

“没有问题,我这就去。”戴品诚说着走了出去。

到了指挥部外面,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门口,把他拉住了。

“兄弟,麻烦通秉一声,我有事求见党军长。”

“军长他们正在开作战会议,有事情请您稍后再来。”

“兄弟,我有急事。是米国朋友的事情。”

“那你等着,我进去报告一下。你们几个看着他。”一个士兵看了看,说完就转身向指挥所走去。时间不长,赵树明从屋里走了出来,“呦,镇南兄,什么事儿让他们跑个腿就行了,还用您亲自跑,多不好意思呀。”

“噢,参谋长,是杰里肯中校让我过来问一下,是否可以让我们参与对那几个俘虏的审问。”

“这个事儿呀,没有问题。回头我跟他们说一声,你们想问随时都可以。不过这次逮的这几个点子挺扎手,最好别带出那个洞子,在外面收拾他们不大容易。”

“如此多谢赵兄了,出什么事儿了,这几位兄弟这么严肃?”

“也不是多大个事儿,方队长他们把二十五师团惊了,现在二十五师团缩到山上死活不往前走,我们正找辙呢。”

“不会吧?方队长他们不就百多人吗?还能把二十五师团惊了。”

“说来话长了,这次本来是想让他们把二十五师团吓回去,结果打猛了,让赤柴以为我们的目的是要吃掉他,一下子缩到山上,不进不退。工事修的跟铁桶似的。”

“再结实的工事也禁不起炮呀,我看你们炮挺多的,用炮把他们轰出来不就行了吗?”

“鬼子还有飞机呢,这次鬼子动了三个师团加一个航空师团,好几百架飞机我们打也打不过来呀。”

“这么严重?可是一个师团一天要不少物资消耗,他们能挺几天呀?”

“不然怎么军长正在发愁呢,所有的计划都乱了。不过鬼子的进攻计划也乱了,现在您最好是别打搅他。”

“兄弟也是陆大出来的,能否一起参详一下呢?”

“这个……等我请示一下军座。”时间不长,赵树明出来请赵树明走进了作战室。

进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副沙盘,上面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各种标志。跟党育明打了招呼后,戴品诚认真研究了沙盘后,抬头问党育明,“党军长,兄弟问一句,您在这前面只摆了一个连,怎么二十五师团就是不肯向前呢?”

“我们原来的计划是把二十五师团吓回去,半路上打他一下就完事儿,结果昨天早上炮兵旅把二十五师团所有的储备油料和弹药都炸掉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炸他们居然不进不退,据守一三二五高地,现在敌人的计划已经全乱了套。我们前面所有的计划也都乱套了。”

“您投入多少兵力伏击?”

“原计划是用两个团加强炮兵和狙击队吃掉日军大部,现在要攻坚这个计划已经不现实了。而且日军随时可能进行增援。”

“您只用一个团控制二十四师团够用吗?”

“阻滞敌人前进是足够了。”

“那我建议您留一个团阻滞二十四师团,一个团阻滞二十九师团,其余部队全力投入歼灭二十五师团。”

“那是国军的打法,不是我们的打法。”孙长发在旁边说道。“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人往里填。”

“军人就当血洒疆场。”

“但是我们不能让战士无谓的流血。”孙长发寸步不让。

“好了好了,先不要着急,现在我们只是在讨论战场形势。”党育明连忙从中劝解。“不过镇南兄,我们比不得你们中央军,你们有的是人,死了还有补充,我们就这些人,打一个少一个,所以没有特殊情况我们就不会进行攻坚作战。”

“那我倒要听听党兄有何高见。”

“我们现在先把二十五师团控制在这里,用两个团拿下陈家堡子,断敌后路,迫使其回援,由两个团分别阻滞敌二十四、二十九师团,一个连加强部分炮兵牵制二十五师团。如果二十五师团离开其阵地向后方转移,我军将机动到其侧翼对其实施攻击。”

“如果日军从八道江方向增援如何解决?”

“日军最多可以出动两个联队,这样的话我用一个团打援足够了,我手上现在还有一个团作为总预备队。”

“如果临江方向日军也参与增援作战呢?”

“那样的话我们就只能撤回山里,最多是消耗一些物资。我们现在的人员很宝贵,经不起消耗的。”

“但是你这么打弹药消耗会很严重的。”

“弹药消耗了我们可以再去夺,而战士牺牲了就不能再活过来的。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就是有经验的战士。不过如果是伏击的话我们的弹药消耗有限,而且战果较大;而攻坚就相反了,请镇南兄把这个话转告国府,国军的打法应该调整一下了,不能让英勇的战士白白地去送死。他们是我们国家的脊梁!”

“兄弟受教了。”

“镇南兄是军统的人吧?”

“不错,我是戴局长的族侄。戴局长让我给您带句话——党国很重视党兄。”

“我在这里先谢过了。现在还是先考虑如何把鬼子消灭了再说吧。”

“戴局长希望您小心GCD,他们是无孔不入的。您现在是国军中将了,应该服从中央政府的军令政令。”

“我如果没有说错的话这次您来还有别的使命吧,有什么话还是明说吧,至于军令政令之说还是等中央政府把东北收回来再说吧。”

“戴局长早就猜到您对当年中央的行为不满,但是也希望您能理解中央的难处。毕竟当年是中央还是没有能力对抗日本人的。”

“现在我不想说这个事情。我也不是对以前的事情有什么想法,但是我想问一句,我们在东北和日本人打了十一年了,中央政府给了我们什么?连最起码的军队番号都不给。如果上次不是我们发了通电的话恐怕我们这支部队也只能是土匪吧?到现在还把少帅关着。我能理解委员长的难处,但是不等于我们会无条件的服从那些没有道理的命令。我们现在需要的在这里生存下去,我可以明确地告诉镇南兄,我个人不喜欢参与政治斗争,中国人跟中国人斗,没有意思。你回去转告戴局长和委员长,只要我们第九战区存在一天,日军就无法从东北向关内调兵。至于GMD和GCD之间的争斗我是不会掺和在里面的,现在我想的只是如何能消灭日本鬼子,解放我们的家园。”

“党军长,实话说吧,这次兄弟还有个点验贵部兵员,核发军饷的任务。至于其它的也没有什么,就是替上峰代个话,您的话兄弟一定带回去。”

“镇南兄的意思我们明白,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和程副座提出来,我们只要能做到的一定全力以赴。以前中央没有给我们什么东西,我们一样打鬼子了。那些身外之物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只希望镇南兄跟上面美言几句多给我们一些物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