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第二天清早,石头焦急地等待着文婉来,因为文婉昨天答应他,今天就可以出院到战斗队去找谭效虎报到。虽然不能和特别分队一起去滁州杀鬼子,但是,参加训练总是比躺在床上舒服!

李晓芬进病房里来了,有些害羞地走到石头面前递给他一张纸条,说道:“文婉队长刚才来过了,她没有进医护班,就在门口给了我这张纸条说,你要是看得懂其中的内容就可以去找谭队长报到。”

石头有些诧异,不知道文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可是和大家一样都才识字十多天而已啊!石头满怀疑惑地接过纸条来打开一看,那上面却只写了三个字“明白了”和一个问号。

这三个字简单,石头看懂了,可是内容呢?他抬头看看李晓芬,再想想文婉是把这纸条交给李晓芬而没有给其他人,那还能是要明白什么呢?石头看着李晓芬笑了起来,点点头说:“哈,我明白了!晓芬,你应该认识这三个字啊,你没明白里面的意思吗?”

李晓芬点点头,却又疑惑地摇摇头。

石头高兴地问道:“文婉队长今早来的时候还有谁在?”

李晓芬说道:“菊姐也在。”

石头又问道:“她为什么不给李菊呢?哈,你‘明白了’吗?”

李晓芬恍然大悟,看到石头热切地望着自己的眼神,却一下子害羞了起来,赶紧低下头去,低声说道:“啊,你明白了就行了呗,要你来问我!你还不收拾了找谭队长报到去!”

石头看着李晓芬点点头说道:“嗯,是我明白就行,可是你也得明白啊!文婉队长这三个字可是让我们两个人都要‘明白’的啊!我昨晚就已经收拾好了,马上就去找虎哥报到!”

石头背着他的装备兴高采烈地到桥头边上的训练场上,看到三个战斗分队各自按照计划在训练,满场上喊杀声、打靶的枪弹声震天响着。虽然只在医护班躺了一天,石头感觉自己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摸过枪了,于是加快脚步跑向训练场中间正与文婉说着话的谭效虎。

“报告谭队长、文婉队长,石磊前来报到!”

石头的大名叫石磊,因为他妈妈怀了他以后还是每天都在山坡上干农活,最后是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生下他的,正好那天傍晚朱世杰的父亲回到五里墩,石头的父亲就请他给起的名字。

谭效虎看着敦实的石头,再看看文婉,笑着说道:“哈,特别分队的宝贝啊,今天你可得给我们战斗队献点儿绝活出来!”

看到石头来报到,文婉笑着问道:“石头,你可真的明白了吗?不能不懂装懂哦,否则我可要谭队长让你就站在训练场外面看着!”

石头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应该是明白了的,我会对她好的!我保证!”

听到石头的话,文婉点点头,她本来就知道石头对李晓芬有情意,这样给他交代都不能明白的话,那可笨得不适合在特别分队里了!

谭效虎看看文婉说道:“文婉给石头出了什么题做啊?看来石头做得还不错。那我也给石头出几道题吧。”

石头看着谭效虎,不知道他会给自己出什么难题,但是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做出来!

谭效虎看石头有些紧张的样子,笑着说道:“石头,你根本就不用紧张!我不过是想让你给大家表演一下特别分队里最常规的训练内容,给三个战斗分队做下示范。嗯,就是长、短、机枪射击,拼刺刀吧。怎么样,没一点儿问题吧?文婉队长可是说你这次病得不轻呢。”

石头听完谭效虎的话,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这些内容的确都是特别分队里最常规的训练内容,而且,他除了机枪,其他各项都很不错呢。于是,他看看文婉,又扭头看着谭效虎,满怀信心地点点头。

于是,谭效虎掏出铜哨吹响了集合号。

听到哨声,三个正在紧张训练的分队迅速集合,在各分队长带领下齐刷刷地站在了谭效虎和文婉面前。

谭效虎大声说道:“立正!稍息。自从特别分队成立后,我们就没有看到过他们的训练,我听到好多弟兄私下里说,不知道他们特别在什么地方,我们也在刻苦训练着,想见识一下有什么不同!昨天,特别分队离开桥头镇出去执行任务了,战士石磊因病没有一起去,今天他出院来到训练场。我想请他给大家表演一下他们特别分队的常规训练内容,让大家看看差距,要知道,沈剑队长说过,特别分队会定期不定期地筛选新队员的呢!弟兄们想不想看看啊?”

精神抖擞地站在训练场里一百多战士,那都是热血满腔的好男儿啊!看着石头那长短枪、东洋刀披挂着的特殊装备,心里可是早都痒痒的了。闻听谭效虎的问话,立刻大声回答:“想!”

谭效虎说道:“好!现在我命令,三分队准备50米、150米、200米和500米长短枪靶位,准备捷克式机枪和歪把子机枪各一挺;一、二分队各选两位拼刺刀最优秀战士准备挑战。其余战士,成四路纵队集合,按照一、二、三分队顺序站列,各分队长根据表演项目场地变化调整队形。全体都有,立正!解散!”

石头赶紧走到一边去检查自己的武器,然后等待着谭效虎的命令。

很快,靶子都弄好了,而射击位置上,文婉又让摆了几个用三支步枪支起来的枪架做为障碍物,要求石头除了机枪射击外,都要有用移动的姿势躲过这些障碍物进行射击。

看到一百多战士分站在两边观看他的射击表演,远处500米靶位上红旗摇动着,谭效虎看看石头,然后把手里的红旗举起来。

石头飞快地跑到射击位置,扑倒在地上,放下手里的步枪,首先抱起捷克式机枪,一串拉动枪栓子弹上膛动作之后,两边看的战士还没看清楚,一梭子子弹就飞到了500米的左边靶子上,然后一个翻滚抓起左边的那挺歪把子机枪,又是快速动作后一个连发打向右边的靶子!

放下机枪,石头飞快地匍匐到自己的步枪旁边,举起枪来子弹上膛,“八勾”一声。退出子弹壳再把一颗子弹上膛,然后右手一撑地,左脚踏在地上右膝跪着,再次举起枪来,又是一声“八勾”。接着又是极快地退弹壳上子弹,然后右脚一蹬,身子低伏着窜出,绕过两个枪架后急停下来举枪射击。

这个时候,200米外的两个靶子已经都打倒了。只看那石头,刚发射完子弹的步枪被左手顺在身侧,几乎是同时,右手抽出插在背后皮带上的驳壳枪,用近乎与枪架还低的姿势绕行在几个枪架中间,右手斜挥驳壳枪,五发子弹射向50米和150米处的靶子,然后一个侧滚翻远离射击位置趴下不动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不超过三分钟,只看得人眼花缭乱,等石头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旁边观看的一百多战士才回过神来,一阵叫好声同时跟着文婉拍起了巴掌!等远处靶位上的战士用红旗报靶后,更是让大家惊叹不已——无论机枪、步枪还是驳壳枪,没有一发是在7环以下的!而这,还是石头拉肚子两天,摔伤了腿以后的成绩呢!

文婉高兴地看了看谭效虎,说道:“虎哥,你可算开眼了吧?说战士们好奇,我看你自己也很想看看他们的水平呢!”

然后转过头看着有些喘大气的石头问道:“石头,你需要休息一下吗?和一、二分队的战士拼刺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虎哥和马宝生对这个训练得可是够水平的!”

石头点点头,问道:“用刺刀还是东洋刀?”

谭效虎说道:“我可是派的两个分队各两个战士啊,你就都用一次吧。”

石头说道:“好吧。”

于是,石头放下手里的步枪,迈步走进了训练场中间,没有看已经环绕着站在训练场边的三个分队的战士们,接过一个战士递过来的一块藤编护胸和一把木质仿三八步枪,然后双手握紧平端着,两脚一前一后站住,神态沉静地等待着,——这个时候的石头,哪里还有半个多月前的浮躁样子啊!

一分队选出来的两个战士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走了出来,两人相距两米,前后相差半步,看着石头由慢而快地冲了过去,看他们那沉稳的步伐、有力的推挡突刺动作、协调默契的配合,就知道这两个战士平日里的拼刺刀训练的确是够强的!

再看石头先退,后躲,寻找战机后快速刺杀的灵巧身形,那中间随处都可见到文婉和兰馨的影子,却也融入了石头沉雄的力道,很快,石头有力的双臂摆动着木棍击打开一个战士的“枪”,然后一个突刺点到了另一个战士胸前,回枪之间拧身侧对被打开木棍的那个战士,枪尖刺向他的胁下。

石头收手站到旁边,没有再说话,那两个战士有些羞愧地站在他对面。

谭效虎看着这一场对阵,很是诧异,他虽然参与了特别分队的教练,但是因为沈剑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特别分队的训练上,反倒把三个战斗分队的训练都交给他在具体负责,他还兼任着一分队的管理,所以并没有多的时间在特别分队里去,尤其是特别分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山里进行特别训练。

眼前的石头不过经过了十多天的训练,已经能够如此轻松地战胜谭效虎自认为是战斗分队里的两个骨干,真不知道今后还会是什么样的距离呢!谭效虎已经不能不信服沈剑要组建特别分队的想法了,最初并不是特别超出的人经过特别的训练方式和训练强度,竟然可以出现这样的效果!

二分队的两个战士有些犹疑地在训练场边上交换着眼神,石头看出了他们的心思,看了看文婉,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大声说道:“报告谭队长,我想下一场可不可以由我用东洋刀,和二分队两个战士对阵文婉队长?”

谭效虎心里知道再进行第二场差不多的拼刺刀对阵似乎意义不大,石头这个提议让他感觉挺有意思的,于是,谭效虎扭头看看文婉,文婉用手捋了一下掉到额头边上的头发,笑着说道:

“石头是在将我的军吗?我一个人对你们三个人啊?好吧,不过,你们用两种武器,也得允许我用两种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