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一群见证历史的先辈 ~ ----卓琳与邓小平相濡以沫58春秋

highgjj 收藏 0 49
导读:凤凰卫视近日制作了《永远的小平》这部专题片,该节目以邓小平的家人、身边工作人员作为主要的采访对象,让他们讲述心目中的邓小平。其中,邓小平与夫人卓琳心心相印、相伴走过58个风云多变的春夏秋冬的故事尤为感人。   卓琳:一开始我拒绝了他   1939年的秋季,邓小平与卓琳在延安相识。   卓琳:“他和邓发都是从前方回来的。我在公安部工作,他们经常到公安部玩。他大概在那个时候就对我有意了,我不知道,他就找我的女朋友来跟我谈,说他想跟我结婚,问我同意不同意,我说我年纪还轻,不想那么早结婚,拒绝了。

凤凰卫视近日制作了《永远的小平》这部专题片,该节目以邓小平的家人、身边工作人员作为主要的采访对象,让他们讲述心目中的邓小平。其中,邓小平与夫人卓琳心心相印、相伴走过58个风云多变的春夏秋冬的故事尤为感人。


卓琳:一开始我拒绝了他


1939年的秋季,邓小平与卓琳在延安相识。


卓琳:“他和邓发都是从前方回来的。我在公安部工作,他们经常到公安部玩。他大概在那个时候就对我有意了,我不知道,他就找我的女朋友来跟我谈,说他想跟我结婚,问我同意不同意,我说我年纪还轻,不想那么早结婚,拒绝了。”


邓小平当时是八路军129师政委,卓琳是一个年轻的女学生。对这位从前方来的长征干部卓琳缺乏了解。


卓琳:“因为当时去延安的那些长征老干部都是工农干部,我就怕跟一个工农干部结婚,不是看不起他们,是怕他们没有知识,跟他们说话说不到一块。延安有个笑话,一个工农干部和一个知识分子结婚了,两个人晚上沿着延河看月亮。那个女的说,哎呀,你看这个月亮多漂亮呀。他的丈夫却说,有什么漂亮的,我看不出来。我想,我结婚可不能找工农干部,我要找知识分子。”


但邓小平并不灰心。卓琳:“后来他亲自找我谈了两次,第一次谈他的情况;第二次谈他的希望。我听听,觉得这个人还可以。他有点知识,是知识分子。而且我想,反正早晚都得结婚。我那时候已经23岁了,就同意了。”


就是砍头我也跟着你


结婚没几天,卓琳便随丈夫离开延安奔赴太行。


卓琳:“结婚以后,他就带着我一块回前方去了。到了前方后,他在师部,我在后方,就是总司令部。他来开会,就见个面;他不开会,我们就见不着面。后来我就说,我们这样也不行呀,你是不是给我写个信啊。他说,我写什么啊。我说,你就写写你怎么生活,你有什么感想……他说,好,我以后叫秘书给我写一个,我印几十份,一个月给你发一份。我一听,就说,算了算了,你别这样搞了,我也不要你写信了。”


后来,妻子渐渐适应了丈夫的性格,也理解了丈夫的心。从太行山到大别山,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邓小平率领部队每解放一个地方,卓琳随后就带着孩子们赶到那里。


卓琳:“以前都是他们在前方打仗,我们家属都在后头。他们打完仗休整的时候,再把我们接去。后来,进军西南的时候,他下命令,不准任何人带家属,连我们也一样。我不干,我说,你们老是把我们‘丢’了,不行,这次我一定要跟着你去,我是共产党员,你砍我的头我都得跟着你去。他没办法了,只好带着家属。”


邓楠:爸妈几十年来没红过脸


1952年,邓小平从西南局调到中央工作,卓琳也带着全家一同来到了北京。担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邓小平对自己的妻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不要到外面工作,不要出风头。


卓琳:“后来我就给他当秘书。当时中央以他的文件最多,所以他的存档要有专人负责。他的文件看完的,就要送到中央办公厅机要室去存档,我就(负责)把那些文件登记。登记完了以后,就坐三轮车送到中央办公厅。”


邓先群(邓小平妹妹):“我大嫂这个人,从来不给我大哥添乱,她不去参政,就做好她的本职工作,而且她特别体贴我大哥。比如我大哥喜欢喝茶,喝龙井,龙井在当时是比较贵的,但是我大嫂舍得给。每天上午,我大嫂都给我大哥泡浓浓的一杯茶。我大哥喝完了以后,剩下的茶根我大嫂接着喝,下午再给他泡一杯。”


邓楠(邓小平次女):“因为我父亲这个人,在政治上,他是不争论的,在家庭问题上也是这样。我父亲平时都在外面工作,家里的事情都是妈妈管,妈妈怎么管,父亲是从来没有意见的,因为他很信任母亲。他们俩的观点也很一致。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他们两个配合得非常好。这么几十年,从来没见父母亲红过脸,或者争论什么问题。”


风云突变爱人心不变


1966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把邓小平一家推向了灾难的深渊。艰难岁月,更显出夫妻间的情深意切。


邓先群:“那个时候,有好多人划清界线。


我妈就跟我大嫂讲,卓琳啊,你可要清醒哦!你们夫妻这么多年,你应该是了解他的,你可别犯糊涂!我大嫂就告诉她,我是了解他的,你放心吧!不会的。”


1969年10月,邓小平被下放到江西劳动,卓琳随他而去。


卓琳:“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把他发配到江西去了,住在一个将军楼。怎么办呢?一个月只给我们20块钱生活费。他说,咱们来种地吧。我那个时候有高血压,不能多动,连上楼,我都说,喂,老爷子,拉着我。那我们种菜怎么办呢?他挖地,我就拿个小板凳坐那里拣石头。拣完石头以后,弄成一亩地的样子,我们就跟老百姓要种子,种那些茄子啊、辣椒啊,这些容易(种)的东西。”和他们一起去江西的还有邓小平的继母夏伯根。比起在北京被监禁的生活,江西的日子气氛轻松了许多。


在江西劳动时,邓小平被分配干钳工活儿,这对他来讲并不陌生,少年时代,在法国勤工俭学时他就干过,但此时的邓小平毕竟已经是将近70岁的老人了。


卓琳:“我们在工厂工作,他搞锉子。我呢?我就拿汽油洗那个油腻。我看他一天劳动(很累),就给他搬个椅子,我说你坐一坐,他不坐。我说,你怎么不坐一坐,偷点懒嘛!他说,不行啊!我要坐下去我就站不起来了。”


花雨寄托长相思


家庭的温暖,是帮助邓小平从容应对政治逆境的一个重要因素。1973年,邓小平结束了在江西的劳动改造生活,回到北京。此后,他主持党政军日常工作,大刀阔斧地领导开展全面整顿,赢得了人民的信任。没想到,仅仅过了3年,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再次把邓小平推到了困境。10年磨难,两度沉浮,世态炎凉,风雨飘摇中,不变的是与他相伴永远的妻子儿女。


2月19日,是邓小平逝世的祭日,每年的这个日子,夫人卓琳和儿女们都要在院子里撒满花瓣,因为邓小平喜欢花,喜欢香味。花雨洒落,情思绵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