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夫人卓琳去世,关注很大。今天在凤凰网看到一个帖子,说起邓小平晚年留给某组织的警告,感慨良多,贴一下与君共勉,另附上个人意见


警告一:国民收入分配要使所有的人都得益。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民收入分配要使所有的人都得益,没有太富的人,也没有太穷的人,所以日子普遍好过(《争取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团结》1986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没实现。



警告二:如果搞两极分化,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


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善于利用时机解决发展问题》1990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看看天涯论坛上此起彼伏的造反之声,就落叶而知秋了。



警告三:如果改革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


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我们提倡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是为了激励和带动其他地区也富裕起来。……提倡人民中有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是同样的道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1985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现在说失败到不至于,但还是任重而道远。




警告四:20世纪末,就应突出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


共同富裕的构想是这样提出的:一部分地区有条件先发展起来,一部分地区发展慢点,先发展起来的地区带动后发展的地区,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如果富的愈来愈富,穷的愈来愈穷,两极分化就会产生……什么时候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在什么基础上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要研究。可以设想,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时候,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这个预见性是惊人的,但在二十世纪,这个问题没解决,现在,才有那么多群体性事件。




警告五:城市搞得再漂亮,没有农村这一稳定的基础是不行的。


中国有80%的人口住在农村,中国稳定不稳定首先要看这80%稳定不稳定。城市搞得再漂亮,没有农村这一稳定的基础是不行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984年)。中国社会是不是安定,中国经济能不能发展,首先要看农村能不能发展,农民生活是不是好起来。翻两番,很重要的是这百分之八十的人口能不能达到(《我们的宏伟目标和根本政策》1984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我想起了李昌平的《我向总理说实话》,三农问题,想起了书中一位普通农民的话:要是国民党回来,我就跟着干。



警告六:思想文化教育卫生部门,都要以社会效益为一切活动的唯一准则。


这种“一切向钱看”、把精神产品商品化的倾向,在精神生产的其他方面也有表现(《党在组织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1983年)。思想文化教育卫生部门,都要以社会效益为一切活动的唯一准则,它们所属的企业也要以社会效益为最高准则。(《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85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现在文化教育卫生部门,完全不顾社会效益,个人利益,领导利益、小团体利益,既得利益集团利益,才是王道。所以,教育、医疗才成了压在人民身上的大山。



警告七:如果教育问题解决不好,就会误大事,应要负历史责任。


我们国家,国力的强弱,经济发展后劲的大小,越来越取决于劳动者的素质,取决于知识分子的数量和质量。……中央提出要以极大的努力抓教育,并且从中小学抓起,这是有战略眼光的一着。如果现在不向全党提出这样的任务,就会误大事,就要负历史责任。……还有相当一部分同志,包括一些高级干部,对于发展和改革教育的必要性,认识不足,缺乏紧迫感,或者口头上承认教育重要,到了解决实际问题时又变是不那么重要了。……忽视教育的领导者,是缺乏远见的、不成熟的领导者,就领导不了现代化建设。(《把教育工作认真抓起来》1985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这个责任负定了。



警告八: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邓翁一语成谶。



警告九: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 政 治 体 制 的改革。


不搞政 治 体 制 改革不能适应形势。改革,应该包括政 治 体 制 改 革,而且应该把它作为改革向前推进的一个标志(《在听取经济情况汇报时的谈话》1986年)。政 治 体 制 改革同经济体制改革应该相互依赖,相互配合。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 治 体 制 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通,因为首先遇到人的障碍。……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 治 体 制 的改革(《在全体人民中树立法制观念》1986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我们的基础准备工作已经可以了,已经晚了,该进行关键改革了。完成邓翁的遗命吧。



警告十:政 治 体 制 改革会触及许多人的利益,会遇到很多障碍。


我们提出改革时,就包括政 治 体 制 改革。现在经济体制改革每前进一步,都深深感到政 治 体 制 改革的必要性。不改 革 政 治 体 ,就不能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不能使经济体制改革继续前进,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障碍四个现代化的实现。……政 治 体 制 改 革……触及许多人的利益,会遇到很多的障碍。……要通过改革,处理好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处理好党和政府的关系。不搞政 治 体 制 改 革,经济体制改革难于贯彻(《关于政 治 体制 改 革》1986 年)。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 治 体 制 改 革和相应的其他各个领域的改革。政 治 体 制 改 革的每一个措施都涉及到千千万万的人,主要是涉及广大干部,不仅是我们一批老人(《改革的步子要加快》1987年)。


猛志常在水一方说:这一点大家都知道,要革命就会有牺牲。就看要不要流血了。



邓翁的十条警告说完了,我想起老舍先生的一句话:什么是伟人,就是比别人多看出一两步的人,人要是能往回活,都是圣人。


邓翁的话无一不验证着今日的中国,某些组织引以为戒吧。

本文内容于 2009-7-30 12:41:45 被网络卫士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