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五百万玩家维权难

qu123 收藏 1 27
导读:7月28日,网易《魔兽世界》项目负责人李日强透露,公司已经向新闻出版总署递交了《魔兽世界》的修改版,如果审查顺利,《魔兽世界》将很快恢复运营。此前,网易曾表示将从7月30日起开始《魔兽世界》的内部测试。届时,凡是拥有《魔兽世界》账号的玩家,都能够登录服务器并免费进行游戏。   但是,对于玩家关心的正式运营日期以及运营后玩家账户的交接和管理方式,仍然只字未提。   因此,网易的“积极表态”以及为测试而进行的“免费”,并不能使《魔兽世界》的500多万玩家领情,他们在数以万计的跟帖中发问:预付的金钱是

7月28日,网易《魔兽世界》项目负责人李日强透露,公司已经向新闻出版总署递交了《魔兽世界》的修改版,如果审查顺利,《魔兽世界》将很快恢复运营。此前,网易曾表示将从7月30日起开始《魔兽世界》的内部测试。届时,凡是拥有《魔兽世界》账号的玩家,都能够登录服务器并免费进行游戏


但是,对于玩家关心的正式运营日期以及运营后玩家账户的交接和管理方式,仍然只字未提。


因此,网易的“积极表态”以及为测试而进行的“免费”,并不能使《魔兽世界》的500多万玩家领情,他们在数以万计的跟帖中发问:预付的金钱是否就打了水漂?更换运营商为什么受伤害的却是玩家?


更换代理权玩家受牵连


《魔兽世界》这款游戏美国暴雪娱乐公司(Blizzard)(简称暴雪)开发,之前四年一直由第九城市计算机技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九城)运营。今年4月16日,游戏的独家运营权被转给了网易旗下关联公司,为期三年。


今年4月27日,文化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进口网络游戏产品内容审查申报工作的公告》,明确表示将严格遵守于2003年5月10日发布的《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变更运营权后批号需重新申报”。不仅如此,更换运营商还须按规定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据此,《魔兽世界》由于运营商的变化,被送去审批,暂停服务。这一去,于6月7日开始停服的《魔兽世界》就没有再开过。


付费不开服网上忙维权


“这么多天不能玩《魔兽世界》,心里空落落的。”家在上海的刘玉亭经营着一家颇具规模的网络公司,“在公司里忙十几个小时,玩玩《魔兽世界》成了让心情放松的不二选择。《魔兽世界》的玩家,绝大多数是80后,其中也不乏成功人士。而且,这款游戏很便宜,一小时才0.4元。”


这个游戏不仅是玩家放松心情的地方,同时又是和朋友交流感情的场所,甚至成为很多玩家的感情寄托。虽然很便宜,但玩家还是在意自己账户里的预付款。有的几十元,有的几百元甚至上千元。游戏不能玩,预付的钱是不是就打了水漂?


于是就有了6月29日声势浩大的网上维权活动。这一天,魔兽玩家以不同方式开始了他们的维权行动,先是5000人突然同时登录网易的“梦幻西游”,造成七个服务器全部瘫痪;与此同时,另一些玩家采取了更为理性的维权方式,6月29日至30日,仅仅两天时间,消费者协会315网站上关于“魔兽”的投诉就达到近3000条。


在网上,许多游戏玩家都抱怨,九城明明知道6月要和美国暴雪公司解约,不再代理《魔兽世界》,但他们依然在6月前后销售游戏点卡;而网易公司呢,在不能保证游戏开服的情况下,同样开始销售游戏点卡,这也让玩家受到了损失。


而有关资料显示,这些玩家点卡里存的钱加起来有两亿元人民币之多,这些钱将怎么处理,是不是就这样蒸发掉?这些损失到底由谁来承担?


“无论九城、暴雪、网易之间存在怎样的是非,都与网络玩家无关,他们就是消费者。”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接受本报记者采记时称:“消费者是无辜的,运营商不能只顾赚钱,而损失由消费者来承担。”


维权难度大专家来支招


对于网络玩家来说,首先,维权受到玩家分布较为分散、受害面大的限制,无法进行有效的维权。其次,他们最大的困惑是不知道向谁维权。对于九城来说,《魔兽世界》就像是已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而网易也非常尴尬,送去的版本还在审批当中,也就是说网易还没有正式接手魔兽。


“但是,不能就此认为他们都没有责任”,邱宝昌说:“玩家只要购买了游戏点卡,他们就和游戏运营商之间建立了服务消费合同关系,理应受到合同法的保护。九城不提供服务了,还收玩家的钱?网易没有接手,就开始销售点卡?现在玩家玩不成,他们都有返还所收费用的义务。”


邱宝昌分析说,“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双方是基于平等主体的关系,是一种有偿的对价关系,那么我付了费你就应该给我提供服务。你没有提供服务,就是违约。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运营商,能做的就是尽量取得玩家的谅解,同时由于你们的违约,玩家有维权的权利。每一个预付了钱的玩家,都可以向司法机关起诉违约方,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这次《魔兽世界》游戏停止服务的事件中,游戏的运营商把“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审核”作为服务延期的一个重要原因,对于这种说法,邱宝昌并不赞同。他认为,有关部门的审核不能成为游戏运营商逃避责任的理由。


通过这次事件,很多业内人士也感到,目前我国的游戏审批制度亟待改革,游戏的审批虽然很必要,但同时应提高效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