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一章:红烛泪(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同一天的上午,日本雾社驻在所议事厅内。十多个警察围着一溜条桌,僵硬如木头般听着龟田的训示。条桌上铺了蓝色的绒布,正面墙上挂着日本天皇的巨幅画像,两边墙上陪衬着不少嘉奖令状之类的东西。

所长龟田坐在上首,一副儒雅的样子,慢悠悠地说:“……种种迹象表明,泰雅人在摩那鲁道的辖制下,野心不小。他们就像我们的祖先一样,干着励精图治的事业。他在我们面前表现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骨子里却仇恨着我们。他们一面在我们这儿俯首称臣,一面在公廨里集中青壮年学习文化,操练武艺。这是要干什么呢?这只能表明,摩那鲁道在使用韬晦之计。当然啰,无论他们干什么,都是不可能危及到帝国在台湾的政权的,却也不能小视呀!诸位讲讲,对待这些还不太相信我们的朋友,该怎么办呢?”

当龟田的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时,警官吉村刷地挺立,仿佛一具僵尸,只有嘴巴在动:“所长阁下,按照总督府颁布的《三段警备制度》,答案如下:第一,山岳边远的生番若有作乱者,以军队扫荡之;第二,平原僻地生番熟番混杂,用宪兵即可弹压;第三,平地市街的顺民,以警察负责警备就行了。也就是说,对付泰雅人只能以血……”

龟田一笑,摆摆手,打断了吉村的发言:“错错错!臭名昭著的《三段警备制度》早已废止,吉村君怎么还念念不忘?事实证明,靠镇压适得其反。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自由民主和民族自决的风潮闹得很凶,我们就更不能动辄诉诸武力了。要怀柔——大家明白吗?譬如说,目前实行的台湾地方自治,让台湾人读书学习,请台湾人出来做官,吸收台湾人进入我们的警宪机构担任巡查等等,都是怀柔……当然,这不是软弱,而是大大的高明。这是一种高深的统治手段,诸位,看来还得加紧学习呀!”

在坐的警察全部起立,好像挺起了一排僵尸,齐声应答:“哈依!”

“所以,今天我将派台湾巡查佐治君带领你们去执行一个非常的任务!”龟田威严地一招手,佐治就从外面跑步进入,直统统地挺立在条桌旁边。警察们都惊讶地盯着佐治,既有不屑,也有愤怒。龟田的嘴角隐隐现出一丝冷笑,以不容辩驳的口气说:“用一个台湾巡查来领导日本警察,这是空前的,却是怀柔的需要!好了,你们出发吧——!”

虽然是不服和愤慨,日本警察们也没有谁敢违抗所长的命令。佐治一言不发地阴冷着,倒也能给人以威慑,警察们只好糊里糊涂地跟着他走。他们走在古老的官道上,沿浊水溪而上,很快就出了一身臭汗。中午时分,他们已走出五十来里,在蛇谷分驻所吃了午饭。一路上有许多日本人的分驻所,分驻所是雾社驻在所的下属单位,既是日本人散布在山里的据点,又是日本人管理少数民族的机构。从蛇谷到马赫坡只有二十多里路了,佐治算了算时间,让大家在这儿休息几个小时。

蛇谷风光怡人,鬼子们饭后就四散开去,到溪边或是树林里玩乐去了。佐治独自一人闲逛着,不觉间也走进了树林。他正要找个地方歇下来,忽然听到树林里有打斗的声音和女人的尖叫声,便悄悄摸了过去。原来是一个泰雅女子被三个日本警察围住了。佐治默默观察了一会儿才明白,那三个警察是见色起心,想在这不为人知的山林里玩弄女性。佐治思考了一下利弊,然后走出去大喝一声:“住手——!”

像一声惊雷劈了下来,日本警察们立即树桩般呆住了。可是,当他们发现喝叫的人不过是一个台湾巡查后就嚣张起来,嘴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继续向那个少女攻击,竟然视佐治为无物。佐治显然是被这种无视激怒了,他看到那个女子机灵地转来转去,而她转动的姿态却是那么优美;那个女子的脸躲来闪去,而她的面容却是那么迷人。片刻工夫,佐治已经认出了那个女子。他虽然不知她的姓名,却对她的面容和身体有着永世难忘的印象。关年前,佐治曾经偷窥过她和特娃丝在浊水溪洗澡的情景。想到这里,佐治便悄悄蹿到那个猛扑女子的日警背后,兜裆一脚,日警立即捂住下身嚎叫着在地下打起滚来。另两个日警回头一看,丢下女子就朝佐治扑来。佐治并不后撤,蓦地拔地而起,撩开两条长腿同时向两边弹出,日警就“唉哟唉哟”地倒在地下打滚去了。

趁这机会,泰雅女子逃跑了。佐治没有跑,而是用两根手指头一起一落地勾着,对倒在地下的鬼子轻蔑地叫唤:“来呀!来呀!”

有个日警爬了起来:“甘薯仔,你竟敢伤害日本太君?不要命了!”

“甘薯仔”是日本人对台湾人的侮辱性称呼,台湾地形如甘薯,加上台湾盛产甘薯,故有这种说法。佐治飞起一脚又将他踢倒:“闭上你的臭嘴!不要把大日本帝国的声誉败坏了!天皇派你们来是为了日台亲善,不是让你们来荼毒良家女子的!走,我们一同去见龟田大人,看他怎么说!如果龟田大人站在你们的立场,我愿以头谢罪!”

说,说不赢;打,也打不过,几个日警被制服了,他所带领的所有警察都服了他。

那个被他救下的女子名叫伊丽娜,正是马赫坡的泰雅人,也是特娃丝最要好的朋友。伊丽娜在树林里捡蘑菇,也是要参加今晚泰雅女子成年礼的。幸亏佐治救了她,才没有耽误她的成年礼。伊丽娜脱开鬼子的魔掌后并没有立即跑远,而是躲藏在大树后面认真地看了佐治和警察们的打斗后才走,于是她就把恩人记到脑子里,刻到心里去了。她一边跑一边发誓,就是死,也要报答这个台湾巡查的大恩大德。伊丽娜飞快地跑着,佐治带领着警察们便远远地跟上了她,一直跑到马赫坡山寨边的树林里,才潜伏下来。

伊丽娜还没跑进广场,就喘息地大叫:“特娃丝!特娃丝——!”

特娃丝立即迎了过来,大声回应:“伊丽娜——!”

藏在树林里的佐治记住了这个美好的名字——伊丽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