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6.html


“首长,咱们还是把二零七师二团四连撤下来吧?塔山那边打糊了,怕是保不住四连了。”在锦州西郊一个山村里的一家农户里,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军人对另一位瘦瘦的中年军人说道。

那瘦瘦的中年军人此时正倒身骑坐在一把椅子上,手臂撑在椅背上,下巴抵在手臂上,眼睛盯着眼前的地图,地图上几条红色箭头直指锦州,但外围数条粗大的蓝色箭头气势汹汹地向这里扑来,但在这些蓝色箭头前进的方向上,有几道细细的红线拦在蓝色箭头前进的方向上,他仿佛没有听见戴眼镜的中年军人的话,依旧入神地看着地图。

锦州外围仍然枪炮声不断,屋顶的灰尘不时的被攻城炮弹的爆炸振落下来,瘦瘦的中年军人轻轻地吹去落在地图上的灰尘,继续盯着塔山那狭长的地带,而塔山外,是一道粗大的蓝色箭头。

“首长,这可是第三天了,我们是不是考虑从攻城部队中撤下一个团来接替四连的阻击任务?四连可是吴团长的老底子,从延安一直打到西柏坡,要是打光了,首长问起来,咱们不好交待啊!”

那瘦瘦的中年军人仍然没有做声,他抓起旁边小凳子上碟子里的黄豆,扔了一颗到嘴里,“咔咔”地嚼了起来,突然,他问道,“老伙计,你看我们还得几天拿下锦州?”

戴眼镜的中年军人一愣,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瘦瘦的中年军人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考虑了一下,答道,“如果顺利地话,再有三天,就能拿下全城。”

那瘦瘦的中年军人点了点头,拿起小凳子的火柴盒,取出一根火柴,点着了火,随着一股白烟起处,一团火花出现在火柴头上,他把火柴凑到鼻子下,猛吸了一口气,那一小股白色的,充满硫黄气味的烟深深地刺激了他的鼻腔,他拿开火柴,炙红的火焰燃烧得肆无忌惮,一会儿便燃烧到了火柴杆的底部,他的手一抖,火焰熄灭了,他把燃剩下的火柴杆扔在地上,道,“电令四纵、五纵,把所有的预备队都投进去,一定要尽快拿下锦州!”

旁边的作战参谋连忙去电报室发令去了,戴眼镜的中年军人看了看瘦瘦的中年军人,又道,“那个叫于卫龙的连长也是首长极其看重的,如果出了什么事,那麻烦可就大了……”刚要继续说,只见那瘦瘦的中年军人猛然站起身来,道,“电令三纵,塔山一定得给我守住!就是只剩下一个人,也得给我守住塔山!”

作战参谋刚刚跑去电报室,电报室译电员跑了进来,“报告首长,西柏坡来电。”

“念!”

“速将锦州战况报中央,另告二零七吴,令于卫龙带三百人见电进关!此三百人由野战军所属部队及地方选拔。”译电员念道。

瘦瘦的中年军人没有说话,戴眼镜的中年军人趁机道,“首长,要不用我的警卫营把四连替下来吧?”

那瘦瘦的中年军人闻言一愣,认真地看着戴眼镜的中年军人,想了想,道,“也好!就让他们下来!”

“那其他的三百人呢?”

“吴那里出一百人,每个纵队各十人,剩下的你在地方上选,记住,以连排职干部为主,时间来不及就分批进关。”那瘦瘦的中国军人说罢便又低下头去看地图。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于卫龙才被阵地上的枪炮声惊醒,还没等意识完全回到脑海里,他已经抽出了自己的枪,冲到了战壕边,并已经抬枪打掉了一个正在指挥冲锋的蒋军军官,枪炮如织,他记不起他们打退了蒋军多少次进攻,他只知道他的人越打越少,而蒋军进攻的人数却越来越多。

虽然阵地上顽强的抵抗迟滞了蒋军进攻的步伐,但他们还是在督战团的机枪枪口下疯狂地冲上了塔山的前沿阵地,于卫龙看到越来越多的敌人已经冲过了第一道封锁壕,不由得心急如焚,抓起身边的一支上了刺刀的步枪,大喝一声,跳出战壕,冲进敌群,立刻便有两个蒋军倒在他的刺刀下。

战士们见状纷纷跳出战壕,与敌人展开肉搏战,虽然他们人数少,但却个个身手矫健,蒋军根本不是对手,只一个照面,便有数十个蒋军倒在他们的刺刀下,而那些重伤员则依旧伏在战壕边,一枪一个打着数量繁多的蒋军。

鲜血使战士们变得更加骁勇,而鲜血则让蒋军胆战心惊,不知是哪一个喊了一声,“撤!”立刻,所有的蒋军调转身体,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于卫龙再次躺倒在战壕里的时候,心情突然有些伤感,他知道,从延安一直打到东北来的四连现在连半个连可能都凑不起了,也许自己也会在这里留下生命,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王山,这个家伙,刚才为什么一动也不动?也听不到他的机枪的声音,“他奶奶的,这个时候还敢溜号!要是刚才有机枪,他奶奶的蒋军还能冲上来?”

他瞥见王山还卧在那儿,头侧着,仿佛正紧盯着阵地的前方,也下一阵宽慰,“他奶奶的,这小子倒还真忠于职守!看来自己是错怪他了。”想着,伸手推了推王山,王山顺着他的手侧向一方,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了王山的脸,不由得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