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六章:惊梦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丰九如逮着香香屁,便再也不肯撒手了。何况家里需要钱的地方越来越多,他也没法儿撒手了。他想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需要钱,想接济两个妹妹也需要钱,更要命的是丰收除了手脚太大外还炒股,炒股还偏偏赔了,一赔还是三百万。鲍晓琴又特别宠儿子,他也不知道鲍晓琴到底给过丰收多少钱,反正丰收在北京买了别墅,又买了宝马车。至于给丰硕花点钱他倒是心甘情愿的,鲍晓琴疼儿子,他亲女儿,女儿有出息,到英国留了学,他一个市委书记,总不能让女儿靠打工生活吧?所以,往往不等女儿张嘴,他就会主动把钱给女儿寄去。

来省城之前,丰九如的心里就有点不痛快。那天和尚小朋去沙梁子乡捐资建希望小学,感动得沙梁子乡的父老乡亲热泪盈眶。他一时情绪激动,也宣布自己将资助乡里五个最贫困学生的学业,从小学一直资助到大学毕业。丰九如的这一决定和尚小朋的善举遥相呼应、相辅相成,立刻博得热烈掌声,电视台记者马上把镜头对准了丰九如。

丰九如没料到一个年过七旬、头发花白的老头拉着个八、九岁的男孩挤过来。老头佝偻着腰,双手做揖,像乞丐一般用浑沌的眼神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说:“丰书记,你真是个好人那!你就帮帮我这孙子吧。我那小儿子快四十了才娶了个寡妇,去年到南方打工,出事故死在了外面,儿媳妇扔下这孩子又嫁了人,你说我这孤老头子自己还养活不了自己,哪儿有钱供孩子念书呢?丰书记,你就帮帮我吧,这孩子灵着呢。”对着摄像机的镜头,丰九如抚着那孩子的头顶笑容可掬地说:“大叔,您别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国家的未来,我们不会让他辍学的。您孙子上学的事就交给我了,只要他学习好,能考上大学,我就一直供着他。”那老头立刻笑逐颜开了,说:“好!好啊!谢谢丰书记了。唉!真是个好领导呀!丰书记,你走的时候到我家去,我给你拉两麻袋麦子回去吃。”丰九如感动极了,握住老头的手说:“大叔,我家里有粮食,麦子留着您自己吃吧。”老头却摇着头说:“哪儿会呢?丰书记,听说供一个大学生一年得一万块钱,你要供五个,一年就是五万呀。你的工资才挣多少?把钱都供孩子念书了,你老婆孩子吃什么?还是拉两麻袋麦子吧。”丰九如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确,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不过几千块钱,就算不吃不喝也供不起五个大学生呀!他没想到这老头对着摄像机竟然提出这么个尖锐的问题,明天电视台一播,全市人民都会问,是呀,你丰书记把钱都资助了失学儿童,你自己如何生活呢?这岂不是明着告诉人们他除了工资还有其它经济来源吗?市里的人敏感,他们喜欢推敲、喜欢联想、喜欢抓住小辫子不放,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还是柳海机灵些,他见丰九如一脸的窘态,忙对那老头说:“大爷,这个您别担心,丰书记代表的是整个北原市委,我们每个人都会为失学儿童献上一份爱心的。”这时,王金贵挤过来,手指点着那老头的鼻尖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啥便宜都想瞅呀?”又对丰九如说:“哥,你别听这老家伙胡说。这老家伙是个守财奴,他怎么会没钱供孙子念书呢?他儿子去年是死了,可人家赔了他八万块钱,他三万块钱打发走了儿媳妇,自己捞了五万呢!”丰九如再看那老头时,老头已经面红耳臊,想惶惶而逃了。王金贵一把将他拽住,咬牙切齿地骂道:“老东西,你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给老子丢人现眼吧,看老子明儿个咋拾掇你个老王八蛋。”本来是件大大的好事,中间来了这么一段小插曲,搞得丰九如心里像结了个疙瘩一样堵得慌。尽管柳海告诉电视台不要播这一段,但丰九如知道,堵住这个的嘴堵不住那个的嘴,那些本来就喜欢嚼口舌的记者虽然不敢在报纸和电视上评说,酒桌上却必定多了道菜。恐怕用不了几天,这件事就会在北原传得沸沸扬扬了。

丰九如一边不停地抽着烟,一边胡思乱想着,脑子昏沉沉地连电视里演了些什么都不知道。若不是已经深更半夜,他真想把尚小朋叫过来推心置腹地谈一会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