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七,一口水缸救了黄明轩的狗命1

北方老驼 收藏 1 1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当黄明轩和麻殿林与怀宁城的日军骑兵一路疾驰,赶到距怀宁二十公里高桥被伏击处时,公路上只有高桥和二十几个鬼子的尸体了。

黄明轩见高桥死了,知道岳林的生死现在掌握在了他一个人的手里,说是场误会把岳林放了可以,说岳林私通八路把他毙了也可以。不过,黄明轩这些年没少从岳家得过好处,他觉得没必要因为这么件捕风捉影的事便把岳林杀了,断了自己的财路不说,还要背上个对朋友薄情寡义的名声。

黄明轩知道,只要放了岳林,不管他如何狮子大开口,岳家都会咬住牙关往出拿的。只是黄明轩突然对钱不感兴趣了,他惦记起了岳林的三太太画眉。

自从那次在十里香酒楼见过画眉,黄明轩只要想起那个绝色女人,便心痒痒得像猫抓一般难受,便羡慕岳林黄土埋大半截的人了,居然娶了那么漂亮个小老婆,真他娘的有艳福呀!心说老天爷也真吝啬,既然什么都肯给老子,又为什么不能给老子个机会,让老子搂着那个小美人快活一番呢?现在见机会来了,便忍不住欲念蠢动,打起了画眉的主意。

于是,刘氏第二天上午又来找他的时候,他阴笑着说:“岳太太,这件事嘛,让我怎么说呢!其实,说岳老爷私通八路没错,说岳老爷没私通八路也可以,嘴是扁的,舌头是软的,这个道理岳太太想必比黄某更明白吧?”

刘氏听出了黄明轩话里的意思,但不知道黄明轩心里的主意。她以为黄明轩是想借机多敲诈些钱财呢,爽快地说:“黄局长,您的话我懂。这样吧,只要黄局长肯高抬贵手,我再孝敬黄局长两根金条如何?”

黄明轩嘿嘿一笑,“岳太太言重了,黄某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长,哪里担当得起岳太太的‘孝敬’二字?不管怎么说,我和岳老爷也是十几年的交情了,咱就别提‘钱’这个字眼儿了。”

“黄局长,您帮了我家老爷的忙,也就是我岳家的恩人了。常言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黄局长既然说不提‘钱’这个字眼儿了,那咱就不提了。但我也不是不懂礼数的人,黄局长若是有其它的想法,尽管直说。”刘氏知道黄明轩不是不吃腥的猫,他之所以这样说,必定另有所图。

果然,黄明轩的脸红了一下,“岳太太既然如此说,黄某也就不客气了。其实,从那次在十里香酒楼见过三太太后,黄某心中就一直有个愿望,如果能有机会和三太太坐在一起说说话,喝杯酒,黄某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的了。”

“黄局长,您这……”刘氏没料到黄明轩居然到了如此恬不知耻的地步,立刻目瞪口呆了。

黄明轩厚着脸皮笑呵呵地解释道:“岳太太可别多心哦,黄某仅仅是想和三太太说说话,喝杯酒而已,绝没有别的意思。当然,岳太太如果觉得不合适,就当黄某什么都没说罢了。”

刘氏可是左右为难了,她知道黄明轩所说的和画眉说说话,喝杯酒是假,想霸占画眉是真。如果不答应黄明轩的要求,老爷的性命就没了,如果答应了黄明轩的要求,老爷虽然可以保住性命,却要把画眉给毁了。何况,事情传出去,岳家的名声必定会受到影响,老爷往后还怎么在油坊镇做人呢?

黄明轩见刘氏犹豫不决,冷笑一声说:“岳太太,如何处置岳老爷,黄某也只能在这一两天做主。你也知道,高桥指导官中了八路军的埋伏,为大日本天皇捐躯了。广平的皇军很快就会再派一个指导官到怀宁来,新指导官来了,这件事黄某怕是就做不了主了呀!”

刘氏陷入了两难境地,她想问问岳林是什么意思,可黄明轩怕岳林抹不开面子,宁死不让他遂愿,推脱不让她见岳林。又不知道马占奎到北平找到少爷没有,权衡再三,为了救岳林的性命,只有咬咬牙答应了。“既然黄局长对三太太如此仰慕,为了老爷,我也只有擅自做主了。”

“岳太太,黄某可没有强求的意思呀!”黄明轩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刘氏轻轻哼了哼鼻子,“反正都是心知肚明的事,黄局长也不必解释了。黄局长说吧,是您亲自到油坊镇走一趟呢,还是我把三太太送到府上来?”

“本该是我亲自走一趟才显得心诚,可高桥指导官死了,城里群龙无首,就靠我这根独木支撑着呢。既然我不方便出城,还是劳驾岳太太把三太太送过来吧。”黄明轩大言不惭,又安顿了一句,“最好是在明天晚上之前,过了明天,岳老爷的生死怕是就由不得我做主了。”

刘氏担忧岳林的安危,急忙赶回油坊镇。

姜氏和画眉见大太太回来了,都急忙过来问老爷的事办的如何了?黄明轩要多少钱才肯将老爷放了?当着画眉的面,刘氏没敢把黄明轩的要求说出来,搪塞了几句问姜氏说:“妹子,占奎到现在还没有一点音讯呀?”

“没有,这都走了第三天了,他也该回来了呀。我从早晨到现在出来进去看了有十几趟,可连他个人影都望不见,真是急死人了。”姜氏也急得团团转,“别是占奎在路上发生了啥意外吧?”

陈管家在一旁说:“二太太别急,到北平来回最快也得三天三夜,说不定马爷现在正陪着少爷在回来的路上呢。”

画眉插嘴说:“可不是,听少爷说,从北平回来要坐两天的火车呢?”

姜氏瞥画眉一眼,“啥两天呀,是一天一夜还要再加上个半天呢。不懂还喜欢插嘴打岔。”

刘氏恍然大悟,“可不,妹子,咱们是急昏了头,还以为到北平和到怀宁城一样的路程呢。好了,既然这样,你们也别急,都先回屋等着吧,说不定晚上占奎就回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