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说过,夏天是诱惑的季节。


的确,夏日的街头,女人妖艳如花,旁若无人地盛开在这个繁华的都市。女人的胴体早已从紧密束缚的衣着中解放出来,敢于直面千万道目光裸露自己得意的肢体,香肩,半个酥胸,带着脐环的小腹,在男人们贪婪的眼神里,寻找一份自信和美丽


我喜欢优雅的男人绅士般的欣赏眼神。那种貌似无意,却从余光中瞥视我修长白皙的腿,雪白呼之欲出的乳房。我就会故意的放慢脚步,扭一下纤细的腰,风情万种地甩一甩栗色的长发,我的目光电石火光般地与他的目光碰撞后,我娉婷而去,留给他一个遐想的空间,我的心情如中彩票般的快乐。


我很鄙视一些男人Y D的眼神,那种要洞穿你单薄裙子的邪恶目光,似乎他随时会有扑过来的野蛮冲动。或许眼神可以躲避,那行为呢?最让我为人愤怒的是每日乘公交途中,一些男人借助拥挤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明目张胆地在我背后做出X L动作。他们身着鲜艳,看起来个个很有修养,其实一肚子的淫秽之水。我开始思忖如何对付这些道貌岸然的男人


又一日,下班回家,62路车永远都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我们挤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如同闷蒸的鱼。我抓紧拉手,幻想有一个庞大的游泳池,水面上漂满了玫瑰花瓣,我游弋在清凉的水中,好惬意。忽然,我感觉我背后被一个人紧紧的贴过来,而且越靠越紧。我侧目,看到一个浮肿的男人的脸,眼角挂着挑衅的淫笑。我努力把身体望前倾,他却锲而不舍地又跟了上来,胶布一样地粘着我的肌肤。


我像吃了个苍蝇一般的恶心。如果我责问他,他一定会装出很无辜的表情,人多嘛,谁又能保持三分的距离?我忍耐着,沉默。这个男人却放肆起来,他竟然开始摩擦我的臀部,他的腿紧贴着我的腿,伴随着车的颤动有规律地撩扰着。在这样人满为患的空间我没有逃避的余地,我忽然轻轻地侧过头,用我最温柔的目光,微笑着看着他;并翘起我臀部,轻轻地摆动着配合着他。这个男人脸上起初显示出惊诧的表情,既而便露出一种征服的很满足的神情,我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下体在迅速地膨胀,一根硬物直抵在我两臀间的缝隙里。他还在抽动着,沉浸在一种骚扰成功的喜悦里。我悄悄地腾出一只手,从包里摸出一根大头针,顺着我的腰部下滑,然后迅速地扎下去!我相信我的判断,应该准确无误,细小的针扎在一个比它体积庞大数万倍的硬邦邦的物体上,我不会失手的。


我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喊,身后这个男人迅速脱离了我的身体,他后退的力量真强大,撞倒了几个人。车里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瞄过来,我若无其事地看着窗外,想必大家应该明白怎么一个事情了。


到站后,下车,微风吹拂起我的裙边,我如盛开的莲花一般。我在车上的作为只是想告戒男人们:女人的美丽,可以欣赏,但不能亵渎,请收起你们的阳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