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出租车司机月被抽成上万 市政府提六点方案

dongm777 收藏 2 131
导读: 本月28日,温州市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从28日清晨6时起,温州市约有三分之二的出租车停运。   昨日,温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市政府副秘书长江少勇通报称:“28日,在温州市区惠民路等地聚集了100余辆出租车,并出现有人拦阻其他出租车营运、少数出租车玻璃被砸的现象,部分司机因顾虑车辆受损不敢上路营运。”这也是温州市政府首次就出租车停运事件作出公开表态。   而本次出租车停运事件,把一度受到追捧的温州出租车经营权模式推到了风口浪尖。   “出租汽车经营体制为‘挂靠企业、个人经营’

本月28日,温州市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从28日清晨6时起,温州市约有三分之二的出租车停运。


昨日,温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市政府副秘书长江少勇通报称:“28日,在温州市区惠民路等地聚集了100余辆出租车,并出现有人拦阻其他出租车营运、少数出租车玻璃被砸的现象,部分司机因顾虑车辆受损不敢上路营运。”这也是温州市政府首次就出租车停运事件作出公开表态。


而本次出租车停运事件,把一度受到追捧的温州出租车经营权模式推到了风口浪尖。


“出租汽车经营体制为‘挂靠企业、个人经营’,出租汽车的经营权归个人所有。”温州市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此介绍温州出租车模式,而该模式曾备受追捧。


经营证之疯


从3万元爆炒到120万


据介绍,温州出租车经营证是“永久性的”,具有增值性,加上出租车可以随意换而出租车经营证也可以继承和买卖,这是温州资本炒作出租车经营证的基础。


“温州出租车经营权完全成为了投资工具,正面临着巨大的问题。”温州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焦小春已在出租车行业干了近30年,他目睹了温州出租车经营证由3万元炒到120万元的全过程;而温州市出租车车主基本上是私人或私营公司,车主将经营证层层转包到出租车司机手中,层层抽成的景象更是让他摇头不已。


焦小春回忆说,1998年,温州市政府决定对新投放的出租车牌照进行拍卖,通过拍卖,将三权统一起来,消除公司与司机的根本矛盾,“1998年拍卖了300张牌照,平均价格为68.05万元。”


300张出租车经营证转给私人后,运营状况越来越好。温州市政府随后决定,将大约3000辆出租车的经营权通过市场方式重新配置。1999年,温州市政府又发文对原有经营权问题不明的出租车,采用缴纳有偿使用金的方式使之明确,每辆车收费3万元。


焦小春说:“最早时车主投资出租车经营证花了大价钱,这也成了车主不断提高租费,经营证被越炒越高的一个根本原因,怎么也要跑过利率吧。”


私营转包之弊


司机每月被抽成上万元


焦小春坦言,温州出租车经营证归私人所有后,“二包头、三包头甚至四包头的情况都已普遍,有的车主持有好几个出租车经营证,又懒得打理,随即就产生了一帮‘包头’”。


据焦透露,车主给“包头”的月租价格大约是8000元,“包头往往会拿下很多辆出租车的经营权,再转租给司机,每一级包头每月在一辆车上要抽大约上千元,如果他包了20辆车,月收入可达2万元。”


这直接导致出租车司机压力增大,“转包的层数越多,到出租车司机手上的月租费用就越高。”出租车停运的主要原因也就很简单了——司机赚不到多少钱了。


温州出租车司机张银才29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赚钱减少,大家肯定有不满,上面有车主、二包头和三包头的提成,10年未变的计时计程模式又迟迟得不到调整。”


张银才估算了下,他每天要向“二包头”上交420元,平均每小时就是17.8元。每个月要上交的月租费用就是1.26万元。据他介绍,不少温州出租车司机都承受着这样的压力。


一般来说,运营较久的旧出租车白班租金在190元左右,晚班150元左右,每日总计约340元;而新出租车白班租金在210~240元,晚班180~200元左右,日租金平均在420元左右。


司机挣钱之困


运价计算方式跟不上现状


如此高额的抽成,让出租车司机们只有想方设法多揽客多跑路,才能挣到足够的钱。但是,温州现有的出租车计价方式,则成为摆在司机面前的一道更直接的难题。


张银才是湖北洪湖人,来到温州开出租车已经6年。开车行驶在温州市区,碰到堵车时他都会自然地皱一下眉头。原因很简单,温州出租车没有计时计算运价的功能,“也就是说,即使堵上1小时,只要车轮不转,不会收1分钱。”但张银才每个小时都得向“二包头”上交17.8元。


据焦小春介绍,温州现行的“4公里内起步价10元、此后1.5元/公里”的运价模式是在1995年前后定下的,“一直沿用至今,确实有些落伍。”


“温州市区面积不大,4公里内起步价10元,也就意味着每单顾客基本只需花费10元就能到达目的地,而根据一般路况,我们10多分钟才能跑完一单,碰上堵车或空车,有时1小时才能挣30元。大头给了二包头,剩下的还得应付油钱。”张银才如是说。


温州出租车司机对4公里路程后1.5元/公里的计价也普遍存在不满,这成为温州出租车司机28日罢运的主要诉求,他们希望有关方面“给出租车计程、计时合理运价”。


焦小春表示,出租车司机要求将“4公里内起步价10元”改为“3公里内起步价10元,此后每公里1.5元改为每公里2元,“但最后的细则仍在商量中。”


据相关部门人士透露,实际上,早在2006年,温州出租车司机就向温州市发改委等部门提交上述调整计程、计时的方案,但始终没有结果。


解决之道


温州市政府提出六点方案


昨日,温州市公路运输管理处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29日下午到周五,温州市交通、运管、发改、质监、公安和工商等部门将在管理处联合展开接访活动。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江少勇昨日则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温州市政府已提出6点方案来解决温州出租车行业的问题。


一、优化运价结构,温州发改委已拟定了温州市区出租车运价调整方案,近期就要进入听证程序。


二、推进出租车管理制度建设,《温州市出租车客运管理办法》修订初稿已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尽快出台此办法。


三、提升从业人员素质,认真落实《温州市出租车驾驶员诚信考核办法》。


四、设立出租车维权中心,切实维护驾驶员合法权益。


五、整治机场等公共站场出租车不合理收费,即日起取消温州机场对出租车收取的“候客费”。


六、研究制定出租车承包费最高限额标准。


焦小春则向记者表示,说温州出租车司机赚不到钱也并不确切,“我也是开出租车过来的,每月3000元还是能赚到,以前也确实可以赚到5000元。只能说,出租车的‘温州模式’遇到很大困难,我们接下来还是只有走这条道路,毕竟3000多张运营证,每张100多万元,相关部门也不可能再收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