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矿成“烫手山竽” 无民间资本敢接手

dongm777 收藏 0 103
导读: 李峥(化名)有点着急,两个月过去了,他手头上代售的17座山西煤矿,一座也还没能出手,尽管他每天都通过各种网络渠道发布消息,甚至开出天价中介费,但问津者甚少。   “你帮我卖掉一座煤矿,赚个100万不成问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峥仍不忘推销。   2009年5月至今,这些山西的煤老板们,都想在最后关头甩手掉手头的煤矿,以避免被“被动整合”的命运。 但这些煤矿现在已经是“烫手山竽”,再无民间资本敢于接手。等待它们的,只能是国有大矿的整编。   此前的3月25日,山西省政

李峥(化名)有点着急,两个月过去了,他手头上代售的17座山西煤矿,一座也还没能出手,尽管他每天都通过各种网络渠道发布消息,甚至开出天价中介费,但问津者甚少。


“你帮我卖掉一座煤矿,赚个100万不成问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峥仍不忘推销。


2009年5月至今,这些山西的煤老板们,都想在最后关头甩手掉手头的煤矿,以避免被“被动整合”的命运。


但这些煤矿现在已经是“烫手山竽”,再无民间资本敢于接手。等待它们的,只能是国有大矿的整编。


此前的3月25日,山西省政府提出,到2010年年底,全省仅保留1000座煤矿,兼并重组整合后的煤炭企业,规模原则上不低于年产300万吨,单井生产规模原则上不低于90万吨。而当时,山西共有煤矿2598座,将压减60%以上。


具体目标是,到2010年底,山西全省共有2012座煤矿要被兼并重组。其中,由山西五大煤炭集团兼并重组的煤矿共1161座,地方兼并重组693座。届时,参与兼并重组的2000多座矿井,将仅保留479座。


目前,山西煤矿大整合的七大主体——山西省五大煤矿集团、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和山西煤炭进出口公司,已在积极跑马圈地。“最近,我们正积极与地方政府搞好关系,以争取在整合方案中分到更多的优质煤矿。”山西省煤炭运销集团一高层告诉本报记者。


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在这场由国有大型煤炭企业主导的大整合中,被整合者有三种选择:直接出售给国有集团,以矿作价入股国有集团,以及联合重组地方煤炭集团。


对于被整合者而言,需要考虑的只是,如何实现自身价值的最大化。


大集团“跑马圈煤”


一切来得如此之快。


身为山西煤运集团宣传部部长的翟安发,怎么也没想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山西煤运就取得超过5200万吨煤炭产能的整合权。如果最终实现全部收购,将使山西煤运集团的产能直接翻两番。


而两个月前,他还对本报记者表示,山西煤运集团此次整合的目标是“至少拿到3000万吨产能”,以保证山西煤运能跨入5000万吨级大集团行列。


当时,山西各市县的整合方案尚未出炉,但山西煤运已启动地方政府“公关”工作,以争取更多的整合份额。


山西煤运集团如今已获得了分布于太原、临汾、晋中、阳泉、吕梁的192座煤矿的“整合权”。不过,山西煤运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取得“整合权”并不意味着最终就能并购成功,只是一个优先谈判的权利。


大型煤炭集团能够快速“跑马圈煤”,得益于山西省政府确立的“大集团先行”战略——“一个矿区尽可能由一个主体开发,一个主体可以开发多个矿区”,大型集团在整合中处于主导地位。


除了“新贵”山西煤运和山西煤炭进出口公司,作为传统势力的山西五大煤炭集团,都在积极乘势扩张。


目前,山西最大煤矿集团——同煤集团,已取得了太原古交地区15座煤矿的整合权,对山西省内另外35座煤矿的兼并重组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中。而此前,据同煤集团新闻处人士介绍,同煤集团已成功兼并重组了大同、朔州、忻州、古交、河曲、柳林等市、县的18座煤矿。


而位居次席的山西焦煤集团,则于2009年5月专门成立了“以煤炭资源整合为首要任务”的子公司——山西煤钢联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目前,该子公司的首要任务就是,参加山西省内煤炭资源整合工作。


山西阳煤集团也采取了类似模式,其下属上市公司国阳新能,也于近期成立了“国阳投资公司”,以参与省内煤炭资源整合工作。


小煤矿的三个选择


在翟安发看来,虽然,山西省政府强力推行的此轮煤炭大整合,以“行政方式”为起点,但在政府公布整合方案、分配优先整合权后,就应该由“市场”发挥作用。


而这将考验各重组方的谈判策略和资金实力。首当其冲的考验是,资产的评估。


7月11日下午,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宾馆三楼会议室,潞安集团下属潞宁煤业召开煤炭整合会议,主要议题就是“对宁武当地要进行整合的煤矿进行评估和谈判”。参会的十几个煤老板,均是此次潞安煤业整合的对象。


谈判中,一般是由煤老板先出价,但作为收购方的国有大型煤企,一般对煤老板的出价不置可否。“还价还低了,煤老板不答应,高了,又怕担上‘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


为此,山西省政府邀请了十多家评估公司进驻,以显公平合理。


不过,煤老板期望值并不高。“现在,拿多少算多少吧,晚了估计想拿都没人给了。政策已经下来了,谁也改变不了。”一位宋姓矿长对记者说,他在宁武当地拥有一座30万吨的矿井。


被国有煤炭集团重组,这些煤老板有两个主要选择,“直接出售”(现金收购)和“作价入股”(股权收购)。接受记者采访的煤老板,大多与宋态度一致,倾向于将煤矿直接出售给国有煤炭企业。


但据本报记者了解,各大煤炭集团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直接现金收购,将会给各大集团的大范围整合带来资金压力,而将煤矿“作价入股”,在煤炭集团看来,则是“低成本扩张”。


除了大型煤炭集团和小型煤矿,地方政府亦是这个大变局中的重要角色。


虽然,包括同煤集团、焦煤集团、潞安集团等在内的山西省五大煤炭集团,均参与了宁武地区的煤矿整合。不过,宁武县并没有将全县的22个煤矿,全部交给省属煤炭集团去收购。


未来,宁武县仍将保留了5个煤矿,以组合成一个县属的地方煤炭集团,目的是“保障地方财政收入”。


现在的状况是,自宁武县的多家小煤矿停产整顿以来,“现在,县里的财政确实很困难,很多单位已经发不出工资了。”宁武县政府的一位官员表示。


宁武县并非独例。在山西的产煤县,县属国营煤矿一直是县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来源。而为保障地方政府利益,推动地方政府支持整合工作,山西省省政府已同意这一操作模式。


出局者的无奈


在潞宁煤业召开煤炭整合会议的现场,一位张姓矿长最终决定,直接将其30万吨的煤矿直接出售给潞宁煤业。而他最初的想法是,将煤矿作价入股潞宁煤业。


“还是买掉算了,以免麻烦。”他对记者说。套现退出的他,颇为无奈。


在他看来,与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的身份不对等,让他没有安全感。“就算作价入股,一个30万吨的矿,在一个大型煤炭集团里,能占的股份最多也不会超过1%,根本就没有话语权。”


“基本上,你都见不到总公司的一把手,下属子公司的副总工程师能接见你,就不错了。”现场另一位煤老板表示。正因为如此,大部分煤老板最终选择了“套现”,并退出煤炭开采领域。


但希望“低成本扩张”大型煤炭集团,现在却并不着急。山西焦煤集团一位人士告诉记者,有些划入焦煤集团整合范围的煤矿,双方到现在甚至还没见过面。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多个煤老板表示,煤炭集团这是有意拖延时间,最终目的是让小煤矿“主动”入股。


用宁武煤炭局总工程师石福恩的话来说,现在的局面是“两急一不急”:煤老板们很着急,不整合就要一直停产,但每个月的固定成本,比如通风费、排水费,就要几十万;而县政府也着急,财政收入负增长,就业问题也需要解决。“唯独就是大集团不着急,谈过一次后,几个月也不来一个电话。”石福恩说。


“这符合现在的实际情况,如果国有矿不收我的矿,再过一年,我不光要花掉几百万的维护费,到最后等到的,还可能是证照被注销的通知单。”山西河津一位煤老板告诉本报记者,“所以,我干脆把我的矿白送给国有煤炭集团,除了省掉固定成本外,每年还能有点分红。”


而对于山西的煤老板而言,不管是“出售”还是“入股”,都还算是不坏的结果。毕竟,不是所有的小煤矿,都有机会被整合。


正如翟安发所言,整合方案公布后,“走的就是正常市场交易的模式,好的资源,各集团抢着要”,但如果煤老板手头拿着的是煤质较差的煤矿,则最终只能低价贱卖,甚至是“惨遭遗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