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心(人文关怀类) 正文 第三章  乡村幽灵(3)

刘才友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父亲的木讷已经近乎执著了,他只跟土地说话,只跟风交谈。干活累了的时候,就唱些山歌,调调精神,谁也想不到如此矮锉的父亲的歌声竟然如此悠扬高亢,能拖得山摇地动,河水倒流。然而,母亲也好,整个木头家族也好,谁都不会因为这个自豪。祖父自从那一夜后,再也不敢往小寡妇家跑了。因为有无数的怨毒的眼睛盯着,挖着,刺着,祖父白天很少出门,也不去上工,整天躺在床上,稀里糊涂的灌酒,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老二,打酒去。你这个死人,没有钱,不能赊着?人不死,债不烂;人死了,还有儿子孙子还,怕什么?也不知睡着没睡着。奶奶说,这个人废了。便不再答理他,任他在家里胡作非为。然而,晚上,祖父的精力出奇的好,整宿整宿睡不着,就吵闹不休,搞得一家子不得安宁。这时候,大伯出面,作为这家的长子,此刻拥有了一定的权威。他不声不响地抱起祖父,扔到屋外去,关门,拴紧,不让他搅乱大家的睡眠。祖父先是在门外跳起来骂,骂累了,就指天发誓赌咒,然而。无论他做得多么出格,木头世家依然沉默着,没有人答理,后来,或许是觉着一个人闹没有多大意思,或许是没有力气了疲惫了,他就满村子游走。深夜,像一个梦游者,他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有时害怕得钻进草堆里,有时兴奋得对着满天星辰大叫大嚷。


渐渐的,村子里人就说,某某人疯了,都是让他老婆儿子逼疯的。他跟小寡妇的不正常关系,以前让人恨得牙齿痛,现在成了前朝往事,村民们似乎都遗忘了,反而同情起祖父来,说起奶奶的不好。先是背后言语,终于有一天,几个老奶奶竟然当面数落奶奶的不是。奶奶打碎牙齿和血吞,就关起门来不让祖父外出了。谁知,祖父当夜游神当上瘾了,不让他在夜里出门,根本成为不可能。一到夜里,就坐立不安,连酒精也不能麻痹他躁动的灵魂,他是定要出去,似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很有吸引力。奶奶连续几天不睡觉,带着两个儿子满村找,找到了就往家拉。然而,祖父似乎是中了邪,还是往外跑,九头牛也拉不回。奶奶又不忍心用绳索捆绑他,只好任他去了,听天由命。


祖父的大姐,姑祖奶奶,听到了这件事,大老远的从山里赶了来。一看到祖父,就哭,就骂,从大伯和父亲骂起,骂到全村人,最后来到了小寡妇家,打上门,要找小寡妇理论。这时候,从姑祖奶奶的嘴里,全村人才知道了那个答案。原来,捉奸的那一夜,祖父听到外面脚步声音,便知道不好,连忙从小寡妇的肚皮上爬起来,抱着衣服就往外面跑,东躲西藏,不一会儿,看到满村的灯火,听到人叫狗叫,知道藏不住了,哪儿也不安全,就灵机一动,跳到池塘里,躲过了一劫。但是,那一夜,入冬的塘水冰冷刺骨,似乎把他身上的每一细胞都冻僵了,从此埋下了病根。祖父年轻的生命,其实也被那一夜早早地画上句号。当祖父连滚带爬的来到山里姑祖奶奶家的时候,人已经意识丧失,不会说话了。姑祖奶奶烧了几大锅热水给祖父泡,几床棉絮给祖父发汗。几天几夜地守着,才把祖父的灵魂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