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四章 中东路事件 第十节 鱼死网破1

我爱奇奇 收藏 1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43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李琮时刻关注着自己部队的进展和苏军的变化,因为自己的部下被放出去之后,立刻像脱缰的野马,无拘无束了一般,自己三令五申不要打击苏军的大规模武装部队,只打击苏军的后勤或者小部队,大多数的时候,自己的部下还是做得很不错的,对于前一点,不打击苏军的大部队,大家都完成得很好,见了苏军大部队之后,都很自觉地撤退、躲避,但是对于后一点,打击苏军的后勤,尤其是小部队这一点上,大家似乎没有达成共识,究竟什么样的规模是小部队呢?有人认为是一个排,有人认为是一个连,更为大胆的是那个叫张强的连长,居然认为是两个连,而且还是在自己只有一个连的兵力情况下,作出的认定,真是快把自己给气死了。于是部下们,只要见着自己认为合适的目标,就会如同狮子见了肉一般,死命咬住不放,坚决把苏军全部消灭后才算是把自己的心愿了了。

这一段时间对苏军的打击,李琮认为还是有点过了头了,甚至有点过份,眼看着这些兔崽子们有点翻天的趋势,李琮再次下令,重复不得打击苏军连以上规模的部队,违令者军法从事。这才稍稍压制了部下的激动情绪。

经过一段时间练兵,李琮也意识到苏军也不全是“粪桶”,自己这么打击苏军,苏军就全是木头人也该有所反应了,自己的部队指挥员们大都是第一次参加实战,毕竟经验不足,万一有个闪失,自己这点儿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本钱,可就要赔光了。而且前一阶段的实战也造成了部队50余人阵亡、300多人受伤的损失,为了避免苏军对自己下“黑手”,李琮命令参战各部队停止打击苏军目标,各自以训练、修整为主,不得参加实战,等待团部命令再进行下一阶段的行动。

于是,各部队纷纷转入修整、训练阶段,短暂是对苏军停止了骚扰战。

1营2连连长朱旺也接到了这个命令,立刻命令部队暂时停止了对苏军的骚扰。不过,朱连长还是恨纳闷:这打得好好的,干吗要停止对苏军作战呢?自己这一段时间可是消灭了100多人的苏军了,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这躲起来偷偷打击敌人还真是有大实惠,自己损失少不说,而且收获大,既消灭了苏军解了自己得恨,又保存了自己,看着这些成果,自己就高兴得合不拢嘴了。

拿着这个命令,朱连长心里想:也好,这一段时间也很疲惫,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休息,这特战队的弟兄们也真的很辛苦,天天出去侦查情况,都这么晚了还没回来,等他们回来了,自己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让他们也好好休整一下,别再向外面跑了。

朱连长又连忙吩咐战士们把前几天缴获的苏军的罐头拿出来,今天晚上做顿好吃的,犒劳犒劳弟兄们。战士们也是一脸的喜色,纷纷舔着舌头,去帮忙拿缴获的苏军罐头,这些天东奔西跑,可把人累坏了,今天晚上要好好大吃一顿,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不一会儿,营地里就飘出了肉的香味,甚至引来了一些动物前来观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诱人啊?

特战队的队员们直到天黑才回到营地,一到营地,朱连长连忙上前拉住分队长的手说:“兄弟,辛苦了,赶紧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开饭,都等了你们好长时间了,今天特意为你们做了好吃的,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吃、好好的睡。哈哈哈。”

看着朱连长高兴的神情,分队长有点诧异的问道:“朱连长,什么事情把你们高兴成这样啊?”

朱连长嘿嘿一笑,说道:“上面来了命令,让我们停止打击苏军,转为练兵、修整。这下子好了,你们也不用在天天出去打探敌情了,所以,今天晚上,咱们庆贺一下,然后就好好休息休息。”

分队长有点惊奇:“上面真的这样说?这不是打得好好的吗?干吗要停止呢?”

朱连长说:“上面说,是害怕苏军对我们进行反扑,所以,为了保存实力,暂停对苏军的打击。你就不要多想了,我可不会假传命令的,你就放心吧,带会儿好好吃啊。”

分队长略微思考了一下,点点说:“是应该防备敌人的反扑,这样休息一下也好,部队毕竟连续作战,也很疲劳了。”

说完这话,分队长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对朱连长说:“兄弟,不过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朱连长连忙说:“你说你说,有什么情尽管说,咱们哥俩谁跟谁啊。”这话不假,朱连长的战功很大程度上是特战队帮忙取得的,没有特战队外出打探敌人的情况,自己还真不好找这些战机呢。

特战分队长一脸神秘的说:“今天,我们在距离满洲里50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苏军的后勤基地,守卫力量薄弱,但是物资很多,开始我们还不相信敌人怎么会在这里设立一个后勤基地,但是,经过我们在周围再三侦查,没有发现苏军大部队存在的迹象。你说这是不是个好机会?”

朱连长当然明白分队长所说的 “好机会”指的什么,他立刻有点兴奋说:“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这个后勤基地?而且守卫力量还很薄弱?”

分队长点点头,肯定得说:“这还能有假?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种军情我可不会开玩笑。这个基地的周围的确没有苏军大部队存在,我们把侦查范围都扩大到了10公里左右了。除了遇到几个巡逻队之外,在没有苏军了,只要我们出其不意的解决掉那些守卫,这个基地就算拿下来了。”

朱连长笑着说:“我不是说你在骗我,而且觉得有些奇怪,苏军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设立后勤基地呢?而且守卫力量还很薄弱,他们不是不知道我军最近对他们进行骚扰战,而且是专门向这目标下手啊。苏军这不会是个圈套吧?”

分队长神色郑重地说:“你说的我也考虑过了,但是,我相信我的弟兄们的能力,他们的侦查不会有错的。俄国人对这个基地加强了守卫力量,说明,他们还是对我们有所防范,这肯定是真实的。但是,就他们那样的守卫力量,我认为我们还是可以打下来的。”

朱连长长出了一口气:“哎!这个基地要是早发现该多好啊,现在,上面命令我们不得再次作战,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可不能去违反这个命令,要不然,团长会吃了我的。”

分队长被他说的有点丧气,他还是心有不甘:“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做出判断,在军校学习的时候,教官不是经常这样讲吗?上面的命令无非是怕我们中了苏军的埋伏,可是现在这个基地根据我们的侦察,并不像是苏军舍下的圈套,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错过了,可就没有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去袭击这个基地,把他打下来,团长也就没什么话说了,到时候,大不了我们不要嘉奖,只要能打死这些俄国人,就是背个处分我也心满意足了。”

朱连长其实心里早就痒痒了:这么好的一块肉放在自己的嘴边,怎么能不想去吃呢?说不定,别的部队也发现了这个基地,也在打这个基地的主意呢。但是,这军令实在是难为啊,可是分队长也说得很有道理,只要我们没什么损失的打下这个基地,团长也不会太责罚我们,就算是最后没有嘉奖,也让我打了一个痛快仗。

朱连长的脑海里面两个声音在作着激烈的斗争:打还是不打?

分队长在旁边早就看出来朱连长的心思了:这家伙装什么正经,心里早就在盘算着怎么打这个基地了吧,心动了吧,装模作样的说有军令,其实,和我一样,都是个好战分子。

分队长决定再加一把火:“朱连长,朱大哥,别再犹豫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要想清楚啊,说不定这时候,咱们的兄弟部队正在考虑如何打这个基地呢?”

一句话把朱连长惊了一跳;说的是啊,要是被别人下手,自己可就损失大了,干!大不了,老子给团长背几天行军锅。

朱连长立刻下定决心说:“好了,兄弟,听你的,我们干了。大不了老子这个连长不干了,还是先干掉这些俄国鬼子再说吧。”

分队长顿时喜笑颜开:“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嘛。走,现在我们去好好吃一顿,明天就去把这些该死的俄国鬼子干掉。”

说完,两人立刻奔向自己的饭食,今天的饭菜还真是不错啊,真香!

诱饵基地的苏军已经等了两天了,可还是没见着半个东北军的影子,苏军旅长心里还在寻思:难不成我们的圈套被东北军看穿了?不会啊,我们把所有的伪装都做好了,东北军应该不会看穿的,他们现在应该是在准备攻击我们这里了,前两天,在树林里面发现了有人活动的痕迹,肯定是东北军在作侦查,然后等待机会攻击这里,我们先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了。苏军旅长不断安慰着自己,提醒自己要冷静下来。

这个时候,基地外面的树林之中,有时候有些树枝才轻微的晃动,乍一看,还以为是树林里面的动物在活动。其实,这是东北军朱旺那个连队和特战分队在悄悄的逼近苏军的基地,他们不断的隐藏着自己的行踪,同时,严密监视着守卫的情况,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刻撤退。

经过观察,这个基地一切正常,显得十分安静,有一些苏军在来来回回的搬运物资,人数不多,巡逻队的巡逻也不是十分严密。朱连长看着这个基地,心里充满了喜悦:这可真是一个理想的目标啊。

朱连长向后面挥挥手,战士们立刻展开战斗队形,凭借着树林的掩护,不断向前潜行。

特战队员们早已经潜伏到了公路边上的树林之中,就等着苏军基地的巡逻队经过这里时,收拾掉他们。减少基地的守卫力量。

不一会儿,苏军巡逻队15人来到了特战队员潜伏的地点,这里正好处在两片树林之间,苏军只要进入到这里,基地警戒的苏军就会暂时看不见这支巡逻队,时间非常短暂。

特战队员们穿着苏军的黄色军装(平时缴获的),匍匐在树林里面,纷纷举着自己的钢努,随着苏军巡逻队的移动而移动,只要苏军来到自己的面前,特战队员们就会立刻射出努箭,射杀这些苏军。

苏军巡逻队越来越近了,基地的警戒哨兵看着苏军的最后一人进入了那两片树林之间,要等一会儿他们才会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之中,哨兵于是把头转向了基地里面,看着那些苏军士兵们搬运物资,还不时地和他们打着招呼。

苏军的巡逻队最后一人刚刚进入树林的遮蔽之中,树林里面立刻飞出了好些努箭,其中还夹杂着几把匕首,因为距离较近,苏军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怒箭带着极大的动能,洞穿了苏军的胸口,将苏军射穿,匕首也很准确的扎进了几名苏军的脖子,苏军士兵们只顾捂着自己的伤口,没料到树林里面忽然冲出了十几个东北军的士兵,这些东北军都穿着苏军的黄色军装,他们将这些苏军纷纷扑倒在地,然后举起自己手中的匕首、刺刀,狠狠刺入苏军士兵的要害部位,一时间,苏军士兵全部被东北军士兵压在地上,身体在东北军士兵不断挥舞着匕首、刺刀的时候不断抽搐着,嘴里大量的喷涌着鲜血和血泡,喉咙里面发出“呜呜”的声音。不一会儿,苏军士兵们都停止了抽搐,身体下面都印着红红的一滩鲜血,土地都被染成了红色。

解决掉了这群巡逻的士兵,特战队员们立刻拿上苏军的武器,排成巡逻队形向苏军的基地走去。

苏军基地的哨兵看见苏军的巡逻队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虽然比平时稍微晚了点,但是,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否则,巡逻队应该早就报警了。

巡逻队离基地越来越近了,只是每个人都低着头,仿佛大家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哨兵看见他们这样很奇怪,开玩笑说:“嗨!你们怎么了?被蜜蜂蜇了脸吗?怎么把头都低着呢?”

巡逻队却没有人答话,而是越走越快,哨兵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一边大声命令到:“站住!别再向前走了。站住!”一面准备摘下枪。

还没等哨兵把子弹推上膛,巡逻队中一个士兵,突然举起枪,对准哨兵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哨兵胸部被子弹击中,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哨兵脑海里突然显现出一个意识:东北军来了,他们终于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