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记者被指"潜规则"裸体寻母的上访女[图]

圣旨 收藏 1 8875
导读:  [img]http://www.chn51.com/attachments/month_0907/20090729_2c5301c8a9e16f46c6508zEU71012mm0.jpg[/img]   因在网上发裸照寻找失散多年的母亲,云南女子被网友称为“云南裸女”(图片来自网络)   去年,一个云南少女为能尽早找回失散多年的母亲,同时要回据称被村干部霸占的土地,她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上访寻找解决途径。除此之外,她还在各大论坛发帖,以图吸引网络舆论关注,但都石沉大海。为了吸引网友的眼球,她把自己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因在网上发裸照寻找失散多年的母亲,云南女子被网友称为“云南裸女”(图片来自网络)

去年,一个云南少女为能尽早找回失散多年的母亲,同时要回据称被村干部霸占的土地,她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上访寻找解决途径。除此之外,她还在各大论坛发帖,以图吸引网络舆论关注,但都石沉大海。为了吸引网友的眼球,她把自己的裸照上传至网络。正是有此次的裸体寻母,而被众多网友称为云南裸女。此举之后,虽然受到不少媒体的关注,然而她所希望解决的土地问题及那失散多年的母亲却依然没能解决。

为了讨回自己认为丢失的东西,这位名叫彭春平的云南省女子,迫不急待地寻找各个地方的报社,或者一些能联系上的记者,而这一切,为的就是能把自己的事情尽早地被报道出来。

昨日(7月26日),署名为“中国二肥麦”的网友发帖曝料称,云南某报记者张某以帮助报道她家事情,并担保在报纸上发表为理由,向女子彭春平提出潜规则——陪其睡觉。该名张姓记者与彭春平先后发生8次性关系,然而事情却没有像张某所承诺的那样见诸报端。恼怒之下,彭春平向当地翠湖派出所报警。

目前据了解,彭春平还保留了部分证据,而是否作进一步的追究则尚不清楚。(网易论坛 总边倒)

由某禽兽记者诱奸云南裸女想起的回忆

今天下午上班的时候,同事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我看了后大为之震惊,一年前的事情,到现在......怎么还是这么惨?于是,我把这则信息转载到网易论坛:某禽兽记者诱奸云南裸女。

同时,我想起了一年前的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与大多数网络青年一样,喜欢泡网,喜欢论坛,去年夏天,某位版主朋友把他们发现的一位少女介绍我认识,与她聊QQ,我得知,这位云南的少女名叫彭春平,年纪小小,却经历着很惨的人生经历:

春平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她刚出生那年,父亲因为醉酒而不小心烧毁邻居的房屋而扯上纠纷坐了八年牢,爸爸入狱后,她与母亲还有姐姐三个女的相依为命......

只有三个女人当家的家,在一个农村,是会受到同村人什么样的看待眼光。于是,春平的母亲给同村人强奸,却无从申诉。直到春平的爸爸减刑一年提前释放回到家里,一气这下把强奸妈妈的人打死了,因而给判了死刑.....

雪上加霜再加上一刀的境地是如何?母女三人受到同乡人的威协,流落他乡,在这期间,她们家里的土地与房产,全部变得不属于她们,直到她们回到家中,才发现,一无所有,几经辛苦,却如此下场,妈妈的失踪,留下无望的春平与姐姐。

多年来,春平一直在争取自己家人的权利,争取早日找到妈妈,春平做了一件很出格的事,就是裸体与人网聊,好让更多人关注她。我们几位网友都劝她,叫她不要冲动,冲动只会更伤害到她,毕竟是个没结婚的女孩。可是固执的她只想要自己的家,找到受尽折磨的妈妈。我们一度放弃了对她的关注,原因就是她太固执了。

我以为,在我们劝说无效果之下,春平会离开原来一直工作着的理发店,离开河南,踏上一条充满艰难的道路去找妈妈,我再也不会听到关于她的消息。一个月左右后,我的一位网友也是朋友:小书(化名),他说春平来了广州。我带着怀疑的想法,与小书一起见了春平。我们约了周末在广州中山大道的一个大学校门口见面。我并不是一个容易相信他人的人,我打量着春平,她穿着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而且眉毛也经过修剪,指甲也涂上了淡淡的甲油,稍微有点打扮。我不禁浮想联翩,也许,也许,春平,真的已经受过什么委屈,已经给世尘给染上了一层俗气。

我们找了一个茶楼,吃着点心,我想春平应该会饿坏了吧。但是吃饭时她还不忘向我们诉说着她的故事,说着她是如何跑出来的。

春平指着她随身的枣红色棉袄,她说,“村里的干部来姐姐家抓我,把姐姐家的门赌住,我和姐姐都出不去,好心的邻居帮我,引开那些关我的人,救我出来的,走的时候,他们说天气凉,要拿件棉袄防寒。”

我看着这件厚厚的衣服,再看看窗外这么热的天气,还有这一件不谐调的棉袄,我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好。

小书一直对她说,“你多吃点东西”。小书与我,能帮到她的显然不多,中午过后,我们带着春平在天河上社闲逛,同时也想着帮春平找一份工作,在广州安定下来也好。因为春平的什么证件都给村里的人扣住了,帮她找任何工作都不容易。后来我们帮春平找到一份端盘子的工作,一天也就吃两顿饭的时候出来帮客人下菜单,上一下菜,不用洗碗,还能包吃住,一个月九百块。我和小书很担心她在饭馆里给人欺负,于是看着她在饭馆里试工,看着她工作了一下午,看着她与其他员工一起吃饭,直到老板也对她点头示好。

在这么繁华的广州,900块一个月的工资,明显不高,但是能包吃住,我和小书能放心的安定好学历冻高的春平,最少她再上路的话,也能有点钱防身。

晚上,因为饭馆老板还没来得及安排好她的住处,我们便在上社里面找了一个小旅店给她住。服务员看着我们三个人一起开一个房,那异样的眼光,脸皮薄的我的确有点不好意思。后来,进到房间,春平才把她棉袄里包着的衣服展开,里面一条磨破了的蓝色牛仔裤,一件白色上衣,上面沾的全是黄泥。我跑出去和服务员要洗衣粉,回来时一边递给她,一边问她这泥哪弄的。她说是她邻居助她逃跑时,她翻墙时蹭到的,跑的时候,不能走村里的路,只能是经过农田逃跑,里面都是泥,也只有这样才不被人发现。我真的不知道我要说些什么会好,但是她还是很自然的笑笑,好像逃出来是一种很大的胜利,好像这样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第二天,春平离开了,她说谢谢我与小书的关照,广州不是她应该停留的地方,她应该去往她妈妈在的地方。可是,她妈妈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也没办法帮到她。

数星期后,春平换了个QQ加我,她说“姐姐,我在福建了,他们还一直抓我,所以我换了QQ号,我一定要找到妈妈!”

后来小书把他的媒体朋友介绍给春平,也报道了春平的事,新闻的图片里:春平背着一个挎包在村里的路上行走,村民看着她,是多么异样的眼光......小书对我说,“看,她还背着你送她的包。”我笑一下,想不到应该说什么。

一年后,也就是我发帖子的现在,我看到了这个:某禽兽记者诱奸云南裸女,我真的不知道要以怎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个事情。

谁能帮帮她,我能做的,也只是把事情写出来了。(小老大的马子 网易论坛)


3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