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伏击战

身后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从我的内心讲,我并不希望兴安军与苏军直接发生冲突,即使最后双方爆发战斗,我也希望能够控制在一定的规模内,而且可以当作练兵。面对强大的苏军,我最后下了一个决心,放苏军入境。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占领满洲的领土,实际上是进行一个大规模的穿插动作,通过满洲去包抄日军。我决定“帮助”苏军实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从我的内心讲,我并不希望兴安军与苏军直接发生冲突,即使最后双方爆发战斗,我也希望能够控制在一定的规模内,而且可以当作练兵。面对强大的苏军,我最后下了一个决心,放苏军入境。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占领满洲的领土,实际上是进行一个大规模的穿插动作,通过满洲去包抄日军。我决定“帮助”苏军实现这一战略意图。

在苏军的眼里,对面的满洲兴安军真的是一直很烂的部队。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以多欺少。苏联红军的大部队刚一驻扎在两国的边境地区,还没有正式开打,就与不少兴安军的军官派人前来谈判,请求红军不要通过自己的防区。如果必须路过,则希望能得到一部分钱财,然后守军冲天放一通枪炮,演个戏。连满洲帝国的边防军都如此不堪,其他军队就更别提了。看来满洲帝国就是日本的儿子国,他们的国防全靠日军了,没有了日军,满洲帝国就如同一张纸一样脆弱。

满洲里的驻军一直在退却,到了达坝才站稳脚跟。苏军没费吹灰之力就占领满洲里,之后,第18和第19步兵师马不停蹄,立刻折回头向西北方向的外贝加尔斯克的日军攻击前进,仅用了一天时间就将驻防那里的一个日军旅团包围起来。包围了外贝加尔斯克后,苏军并没有立刻发动猛攻,这显然是一个围点打援的战术。苏军迅速向额伦察布挺进,欲将那里的一个师团的日军也围住吃掉。

眼见这一地区的日军危在旦夕,而此时我的兴安军却毫无动静。关东军大本营的催战电报如雪片般飞来,要求我立刻出兵解救被围日军。这些电报口气不一,有的是命令,有的是恳求,还有的是威胁。但是对于所有这些电报我的回复只有四个字——“无能为力”。

我的这个态度对苏军无疑是一种很好的支持,他们本来是想用大部分的主力部队来消灭任何胆敢出兵救援日军的兴安军和日军。现在,兴安军龟缩不动,日军无兵可派,苏军打援的计划落空,于是将作战重心放在了消灭被围日军的战役上。

苏军这一计划的改变,已是在我的意料之内,苏军的部队刚一调动,我的命令马上发给了兴安军的第十六师和第二十一师。这两个师已经按计划秘密潜入到苏联境内。第十六师现在外贝加尔斯克西北九十六公里的哈腊诺尔东侧三十公里的威岚斯山谷内。哈腊诺尔是苏军的重要物资囤积点,南征苏军的所有物资都是从这个囤积点发出的。

有一天我和朱可夫在沙盘上讨论远东的战局时,我就设想到了现在的这种态势,于是激怒朱可夫,故意流露出苏军的确很很强大,但是指挥的将领有问题。假如由我指挥苏军,一定会百战百胜。矛头直指朱可夫。朱可夫这个一向以自我为中心,而且脾气有很暴躁的将军果然上当,就我所设想的这一态势,与我进行兵棋推演。由他指挥日蒙联军,我指挥苏军。朱可夫最后战胜了我,他的一个绝招就是反抄苏军的后路。根据这一情况,我马上派人对这一地区进行详尽的侦查,结果发现了苏军的这物资囤积点——哈腊诺尔。

驻守哈腊诺尔的苏军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十六师很轻易地拿下了这里。苏军大惊失色,补给线被拦腰切断,对于已经土入到马州境内的苏军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灾难。用不了两天,他们的所有坦克、汽车将会因为没有油料而瘫痪;所有的部队将会因为没有粮食而面临饥饿的挑战;更可怕的是,前线部队会因没有弹药补给,而面临日军的屠杀。

面对这一可怕的事实,苏军司令官华西列夫斯基立刻命令:一,围困外贝加尔斯克的第18师立刻绕过外贝加尔斯克,迅速北归夺回哈腊诺尔;二,围困额伦察布的是远东特别集团军,辖远东第一、第二军,从中抽调出第一军,由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亲自带领,向东北方向前进,回攻哈腊诺尔。两路大军从不同方向浩浩荡荡、杀气腾腾直扑哈腊诺尔这一小城。与此同时,华西列夫斯基命令驻守在涅尔琴斯克的一一五坦克近卫旅立刻向南挺进,配合两路大军作战。

首先遭到打击的是苏军第18步兵师。我的兴安军第二十一师早已在距外贝加尔斯克西北三十公里的一处丘陵地区埋伏了近六个小时。苏军进入伏击圈后,我军立刻从中部发起攻击。苏军第18师立刻陷入了慌乱,此时他们只是知道自己中了埋伏却不清楚敌军的兵力到底有多少。慌乱之下,整个儿部队打得毫无章法,其结果就是迅速被兴安军分成了两个部分。由于兴安军先占领了有利地形,又是突然发动攻击,苏军遭到了重大的伤亡,毫无士气可言,没用几个小时就全军崩溃。败兵如同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

在临出发之前,我亲自给两个师的师长打电话作出指示,要他们在战斗中组织神枪手,迅速干掉任何敢于出面组织的军官。这些军果的号召力很强,如果不干掉他们,他们会以党的名义,召集苏军的党团员,组织绝死反扑,这种反扑有可能使整个伏击战斗功亏一篑,甚至造成形势逆转。

果然,当苏军败溃时,有不少党员军官站出来大叫着“布尔什维克是不可战胜的,党团员跟我来”!幸亏这个师长将我的嘱咐很认真地在部队中贯彻执行了。苏军中但凡有领头人冒出来,这边就有神枪手将他爆头,至少是两发以上的子弹击中他们,而且绝不手软,有一个杀一个。面对死亡,领头人终于少了,即使还有,却也不敢挺身而出,只是一边隐蔽一边喊喊口号而已,但这样反而会被士兵看不起,不仅起不到积极的作用,反而使士气更加低落。六个小时后,伏击战胜利结束。苏18师只有三千多人突出了包围圈,返回到了出发地。

苏十八师被伏击,那么远东第一军呢?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